观影记(十四)

《Cloud Atlas》(《云图》)
评分:3.0
  大,烂,片。
  
《Before Sunset》(《爱在日落黄昏时》)
评分:5.0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文艺青年爱说话。
  
《一代宗师》
评分:6.0
  好困。
  
《西游降魔篇》
评分:4.0
  星爷好歹也算我的偶像,所以还能提起兴趣看看他导演的电影怎么个烂法。赵薇这种,就是连看看怎么个烂法都没兴趣的。
  姜文哪有那么好当啊。
  
《The Croods》(《疯狂原始人》)
评分:7.0

  任何时候去电影院,看进口动画片总是最靠谱的选择。
  
《Django Unchained》(《被解救的姜戈》)
评分:6.5
  同样砰砰砰,昆汀是好评,史泰龙是差评,唉。
  
《Life of Pi》(《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评分:8.0

  “在现实主义者身上,并不是奇迹产生信仰,而是信仰产生奇迹。”
  
《October Sky》(《十月的天空》)
评分:8.0
  十五年前,两个迷恋飞行的初中少年总喜欢在宿舍熄灯后靠在一起,谈论那架并不存在的、被他们命名为“地狱火”的微型直升机,从发动机到旋翼,从涂装到外挂,乐此不疲。那时,他的梦想是做一个宇航员,他的梦想是造一台战争机器人。
  初中毕业,他们去了不同的高中,再无联系。
  十年后,他代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来上海参加“挑战杯”,他们在小茶馆里坐了一下午。
  电影里造火箭的矿工孩子Homer Hickam最后成了NASA的工程师,相似的故事是,当年那个在课堂上看航模杂志被老师拎起来扔出教室的男孩,如今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地狱火”,还拿了好几个机器人大赛的冠军,他很快将进入军队,制造自己的战争机器人。
  而当年想当宇航员的男孩,早已变成了一个平庸又无趣的人。

事不过三

  1.五岳归来不看山,双乳峰归来不看岳。
  
  2.景区里的竹子被人刻满“到此一游”,看了很心疼!中国人的素质怎么还是这么差!越想越气愤!看不下去了!我掏出小刀:“在这里刻字的人,注意你们的素质!”
  
  3.离开贵阳前的下午跑去找小何玩,去看她新装修好的家。送我到火车站,她突然跳起来:“哎呀,还没请你吃东西呢!我这个地主太不好了!”我说:“去超市,买两桶方便面,就当你请我在火车上吃好了!”她又高兴地跳起来:“好啊好啊!”
  
  4.半夜饿醒,从卧铺上爬下来,吃小何给我买的饼干,听火车过铁桥钻山洞。
  
  5.十一回家正好赶上高中同学的婚礼。爱情长跑十多年,终成正果。听着新郎安妮宝贝腔的致辞,突然好伤感。这个死清华男,当年抱了一摞安妮宝贝给我们看!
  
  6.过生日,插蜡烛。嗯,三十岁了,就插三根吧。插好抬头一看,群众们都倒下了。

赠友人之渝州

  阿俊者,吾之同窗、同事也。今离沪赴渝为稻粱谋,不知何日再聚首。为友填词一阕,道别离,亦道平生意。吾不通格律,自知平仄不合狗屁不通,勉强为之,博天涯沦落人一笑,不亦快哉!
  
  
               唐多令
                赠友人之渝州
  
  言笑且忘忧,狂歌痛饮酒。举杯酌、劝君抖擞。不信世间多歧路,觅封侯,带吴钩。
  此去意难酬,折尽江南柳。念子衿、青青如旧。他日愿得一心人,同执手,共白头。

老罗

  老罗,在上海那么久都没去找你们玩是我不对。
  话说老罗春风得意双腿疾一日看尽杨浦楼,最后在复旦地标杨浦牛仔裤的光华楼下留下倩影。同济的建筑还是征服了老罗年轻的心,发出了“其它的都是房子,这才叫建筑!”的旷野的呼喊。
  第一次进中法中心。顺带发现园林植物课期中考查时,那棵最大的被老师免去不考的木本植物是石榴,都结果了,那丫长得可真够畸形的。吃午饭时,老罗点了三个菜,打卡的人打错只打了四块八,老罗发出了“还真是吃在同济啊!”的旷野的呼喊。
  在复旦逛完,两位朋友奔赴陆家嘴。没有变化的我和没有变化的老罗,何日在交大真正的旷野上再聚时,我们共同呼喊。

暴雨大作

  两个小时的暴雨让道路成川,下去时欢喜地穿上拖鞋。晚上七点天已全黑,骑着自行车在没膝的水中,车轮为桨,自己就是航海时代的船长,驶过深浅不一的水域。
  晚上十点,积水消散。
  今天中午,看到昨晚水漫金山的西南八地下一条街一片惨状,淘吧的书着了水,一堆堆扔在太阳底下晒。暴雨过后,阳光强烈。
  “阳光和雨水只能给你尘土和泥泞。”
  在七八月上海炎热的夜晚,有时醒来,迷糊中以为外面下起了大雨,仔细一听却是浓密的蝉鸣。想起小时候屋瓦上的雨声来了。
  阿武在这住了两天。我说,好久没有在楼顶睡觉了,闭上眼睛清风流云睁开眼睛繁星满天。我说,感情使人成长。我说了很多话,终于关上嘴巴。
  我说,我们听听音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