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

  老罗,在上海那么久都没去找你们玩是我不对。
  话说老罗春风得意双腿疾一日看尽杨浦楼,最后在复旦地标杨浦牛仔裤的光华楼下留下倩影。同济的建筑还是征服了老罗年轻的心,发出了“其它的都是房子,这才叫建筑!”的旷野的呼喊。
  第一次进中法中心。顺带发现园林植物课期中考查时,那棵最大的被老师免去不考的木本植物是石榴,都结果了,那丫长得可真够畸形的。吃午饭时,老罗点了三个菜,打卡的人打错只打了四块八,老罗发出了“还真是吃在同济啊!”的旷野的呼喊。
  在复旦逛完,两位朋友奔赴陆家嘴。没有变化的我和没有变化的老罗,何日在交大真正的旷野上再聚时,我们共同呼喊。

“老罗”上的一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