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

韩寒
  我不是韩寒的粉丝,但挺喜欢看他的博客,感觉他写的东西挺像阿磊说的话,有智慧。也时常看到对他的评论。我觉得太多人把事情想得太复杂。
  从内心来说,韩寒是我佩服的一个人,敢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情,敢说自己想说的话,在这个妥协的年代很不容易。韩寒是有能力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车手。如果你真的拿不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一个办法,当然不是去找他聊天,翻一下97-98年的期刊《少年文艺》(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有韩寒发表的一些文章,小说《弯弯的柳月河》、自传性质的《第三人》等。他说自己是凭体育加分考上松江二中的,和《三重门》里主人公林雨翔一样。那时他尚在读初中,文笔稚嫩,写文章也很诚恳。从这些文章可以看出,韩寒是一个善良的人,传统并且略显腼腆,不怎么合群,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后来的一段时间,大概是他退学后,我不看他的书,觉得他有点江郎才尽,只会玩文字游戏。再后来,我又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的问题在于用太严肃的眼光看待娱乐的事情,韩寒写字是为了开心,你读他的书,乐了,笑过了就好,再用“文学”的眼光去看就太折磨自己了。
  人总不能一直都是对的,韩寒一样,陆天明一样,陆川一样,高晓松也一样,可我们总是要把对错绝对分出来,小孩子意气,这样闹剧肯定要上演了。搞到后来发现最可笑的不是名人们,而是我们自己。
 
小学同学
  暑假。晚上十一点,和爱琴吃完螺丝粉回去,在贵港热闹的街头,听到有人用覃塘话叫我的名字。循声望去,一个有点熟悉的面孔向我走来。突然想起来,他是我的小学同学。
  十年未见。气氛有点陌生。我还能马上想起他名字,只因当年我们是好朋友,一起打乒乓球也一起打架。小学六年级我转学,他后来小学念完就辍学了。我妈妈见过他一两次,他很有礼貌,主动和我妈妈寒暄。上高中听妈妈说过一些他的事。他吸毒了,很瘦,没有工作,在外面混。
  现在他站在我面前,眼睛浑浊,脊背微弯。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后说出了他叫住我的原因:借钱。他说他现在要打的回覃塘,他外婆在家没人照顾,身上已经没钱了,借个三十块应应急,过两天就还。听了他这个漏洞百出的谎话,我心里一阵阵发凉。十年啊,十年就可以把一个人变成这样,看起来像个小老头,势利狡猾,说起谎话面无愧色,处境窘迫却毫无进取心。我知道,钱他是不会还的。我把钱掏出来,特别难过。我觉得以后我们不会再有任何交往了,我们的残存的一点情谊就这样被用完。我对他说,你可以还给我妈妈你知道我们家住哪。他答应着。
  互相走了,如两个陌不相干的人。
 
[SvS]Fengzi
  这是中国SvS战队一个职业星际玩家的ID,中文“疯子”的拼音。在PPStream上看了Plu_Friend采访他的录像。
  很憨厚的一个人。和Friend像朋友一样聊。说他最开始玩星际的时候如何菜,后来加入战队好了很多,得到很多帮助;说他没有工作在网吧里当网管糊口,时常有人叫“网管”打断他的练习;说他用网吧的烂机器打星际,后来参加中韩对抗赛CKCG得了名次奖了五千块钱才有钱买自己的电脑;说他闷在家里没日没夜地练习,除了买烟就不出门;说他每天的练习量是四五十场比赛,累得不想说话;说他令母亲很伤心,因为他没考上大学,却天天在家“玩”。
  Friend问,你最过意不去的事是什?他答,让妈妈难过。Friend问,平时喜欢什么娱乐?他答,关在房间里看电影,看很让人掉眼泪的电影,或者听歌,听很悲伤的歌。Friend问,没有女朋友吗?不准备找吗?他答,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不好让一个女孩子跟他一起受苦。
  被他感动。我敬佩那些走在与众不同的道路上的人,他们需要更多的勇气,需要面对更多的怀疑。他们使我惭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