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周末去博物馆,看了两个展览《从提香到戈雅》和《瑞典银器五百年》。真惭愧来上海那么久第一次去博物馆,真对不起只有5块钱的学生票。几张在画册上看过的画终于可以看到原作。人不少,也略微喧闹,但不影响我观看几百年前的色彩。瑞典的银器精美,洛可可繁复的纹饰让人赞叹。
  博物馆前的广场上音乐喷泉开放,小孩子互相追逐嬉戏,许多人在喂广场鸽,尘世的喧闹充沛地显现面前。
  到福州路买马克笔,蹭马克笔的生涯宣告结束,在此不得不郑重感谢所有我蹭过的人,呵呵。
  天冷,洗澡房的地板在我步入时总是干燥的。又想起建筑的老乡,同为洗冷水无敌的广西人,他已经不在了,难免有些难过,人心里的坎怎样去跨过。
  天冷,晚上十点在去打水的路上不免微微发抖。消失多时的冷清再次回归心灵,看东西不觉带了寒光闪闪的干净。
  在街头碰到同学,等红绿灯时对着车水马龙的交叉口聊天;把学生证换成绿色的牌子;一些气味带着冬天的干燥,温暖我心。
  沉默如此美好。

“生活”上的一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