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反省自己的三年,有如下结论:
  对专业技能和软件运用的白痴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对规范用语和理论常识的无知达到了令人发中指的地步。
  对编造数据和大小错误的泰然达到了令人发两个中指的地步。
 
  回想三年里带过自己的老师,有如下几位:
  戴烈老师:戴老师说的很多东西其实都很有道理,“懂行的人看字”这句话虽然给幼小的我蒙上了多年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但非常感谢他,让幼小的我有了最初的感觉,我的德国馆是他给的A。
  汤朔宁老师:汤老师谈作业时很不客气,不谈作业时很和气,而且知道徐志摩的诗歌。画水彩渲染时跟我聊过两句,给了我最初的牛人的感觉。
  朱晓明老师:印象最深的是“大虚大实”,呵呵。仔细回想,朱老师评判的标准还是很公正的,而且有与男老师不同的感观化,不能不说是另一种启发。
  徐甘老师:徐老师一切无所谓,不跟他讲方案无所谓,迟到无所谓。经典语录:“做得慢不是你的错,但做得慢又不认真就是你的不对了。”
  田宝江老师:不厌其烦给我们很多有用的预告、忠告和劝告,可惜啊……我们都当耳边风了。
  黄怡老师:我现在知道了,把焦点集中在一个人的缺点上是大错特错的。
  峦峰老师:峦老师爽快,印象最深的是他拍我肩膀,什么叫亲和力啊。
  王伟强老师:今天早上和强哥下楼时,我问:“大四才觉悟还来得及吗?”强哥哈哈一笑:“来得及,当然来得及。”
 
  上天待我不薄,分组拼人品的关键时刻都给了我好的老师。如果上天给我一次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仰天大叫:不熬夜了!不通宵了!
  哦,天哪,众生得渡我才渡;哦,天哪,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上的2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