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

  天气阴冷了几日。下雨。
  昨天跑去买了些书,主要是课本。还有一本《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竟是译林出的,不似以前的书中建工出版社一大片,还有一本关于SketchUp,真的觉得自己还不会用,做出来的东西杂乱无章,论坛上的高手们做出来的东西看起来是那么干练、干净、干脆。都是在彰武路上的贝图买的,那是个好地方,去的人少所以书比学院里的贝图全,座位没人坐,在那看一天书都行,就远了点。
  整条彰武路在施工,同济联合广场把周围一大圈都变成工地了。
  今天下午在学院红楼门厅看到《理想空间》在搞特价,卖书的阿姨卖菜似的吆喝:“快来了啊,快来了啊,过了今天就是原价了啊!”正好看到周二班会时被哄抢掉的我最喜欢的柠檬黄那本书,一问,修详控详城市设计概念设计等等七本20块钱,比笔记本还便宜,干吗不买,买!还搞了本03年上海获奖作品集。翻翻后面的获奖者索引,看到吴志强、周俭老师等。还有于一凡老师,一看年龄36,有气质永远是年青。
  风好大,跑到专教空无一人。

还是孩子

  一直努力想改变的,还是没改变。终究是个孩子。那些年我每次玩得满头大汗提心吊胆地回家,希望逃过母亲的责骂。如今我推开门,发现当年的孤独和懦弱已经长成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欣喜的是我再也不回避,那个总是说不的我。
  总是这样,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一度觉得生命无解。其实哪用想那么多呢,人固一死。没有爱情就孤独终老。怎么眼光这么狭隘呢,还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呢?一切都好。
  要好好对待自己,要好好照顾妈妈。

张信哲全集

  经过艰苦卓绝坚持不懈地努力,终于把张信哲的所有专辑集齐,炫耀一下,哈哈。
  最近在听张信哲的粤语歌,以前听过一遍觉得不好听的歌,现在听来竟感慨良多。喜欢极林夕了,只有他写的不是歌词:“值得我兴奋一晚的小事/是知道将要跟你独处时/像快乐童年天真放肆/要天边有雨/身边有你/永远造梦也可以”,粤语唱出倍感诗意。

亲爱的你们

  猪嘛,还记得我们一起去打星际的日子吗?网吧总是很吵,我们总激动地大叫,很多人抽烟,空气浑浊。
  英子,还记得你写给我的那张贺卡吗?上面满是善意的批评,不是攻击,没有嫉妒,那些话好久没人对我说了。
  娟子,还记得我欠你的那一顿饭吗?高一的打赌那么久才兑现,没有时间没有心情。竟然一晃就是五年。
  狐狸,还记得我们黯淡的高四生活吗?漫无边际的等待和打击,寝室深夜手电的灯光,打羽毛球到晚自习上课再匆匆跑上教室。
  西西,还记得你高考前给狐狸做的菜吗?我们一个寝室都幸福了,好吃,我还跑到你那喝鱼头豆腐汤,呵呵。
  嘉嘉,还记得高三我们站在熄灯的走廊里说的话吗?我跟你说,往后的三百多天就像要穿过这黑暗的走道。如今你已是要工作的人。
  丹艳,还记得我在教室里放张信哲的歌你却哭起来吗?几年后你在医科大的校园里走路听到《信仰》时,跟花花说你想起了我。
  小从,还记得你那时常听的B.A.D的歌吗?你和达高boy是我们羡慕的对象。你说现在你不听B.A.D了,可我电脑里还有他们的歌。
  中活,还记得高三那些微凉的清晨吗?我们一起跑步,你跑得可真快,我的一千米就是那时练出来的。现在我成了跑个一千米都要三分五十秒的废人。
  阿卜,还记得高三结束后我们一班二班在贵港宾馆的聚会吗?你说,祝我能找到一个不一定要漂亮但肯定合适我的伴侣。你呢?
  宁钢,还记得初中时熄灯后我们讨论的遥控飞机吗?我们都觉得“地狱火”这名字很酷,研究该给飞机配什么外挂。现在你真的有了自己的飞机。
  小羊,还记得我们同桌时喝的蜂蜜吗?那么大一瓶。你经常说夹带平南贵港话的普通话:“筛咯,这么格忍,亮住?”
  骄傲,还记得高一的七班岁月吗?你和猪嘛互写《坐在我后面的兄弟》和《坐在我前面的大姐》,还有猪嘛那许多的诗歌。
  丽丽,还记得跟你同一型的这个人吗?不知你现在过得快乐吗,我相信有许多要自己面对的孤独不会将你打败。
  阿粟,还记得我们一起聊的天吗?有一次聊到深夜,月亮那么圆呢。那时觉得BSB的歌真是好听。
  识文,还记得那些希望杯的数学试题吗?你总是给我信心,一直到高四的时候,在医科大的偶遇,在南宁南湖畔的畅谈。
  佳姐,还记得我们初三政治晚读时出的大糗吗?那些与足球有关的日子,在覃塘三中的足球场上,你大力抽射,我还给过你一脚妙传。
  强子,还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吗?那么多年后我们一起喜欢过的女孩子远在他方。再见到你时,你还是如从前那么消瘦。
  那么多亲爱的你们你们,联系渐少,心觉惭愧。
  当我与你告别,再穿上继续流浪的鞋。异乡晚霞纠结,我为你们看夕阳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