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祖国

  十天前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下午,我把博客搬到了美国。如果查询lihuazhi.com对应的主机地址,结果一般会显示“美国弗吉尼亚州”,就是那首著名乡村民谣《走国道,我回家》中”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所唱的Virginia,其实不对,那些查询网站的IP数据库有点陈旧,实际上我博客的文件和数据现在正静静躺在一个叫“拉”(LA)的地方继续“拉客”,“拉”有一个极具拉皮条气质的大名“落山鸡”,位于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就是老鹰乐队招牌歌曲《加州招待所》的“加州”。博客的域名是在美国压力桑拿州(Arizona),因为那里有很多中国贪官,压力很大,天天桑拿,遂得名。
  搬到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最大的坏处是访问速度变慢,我这里的ping值从原来的50毫秒增加到250毫秒,也就是说现在访问我的博客比原来慢大概0.2秒,中美互联的海底光缆在中国的上岸地点是青岛、上海崇明岛、香港,在美国的上岸地点是洛杉矶、俄勒冈州戛纳海滩,我的机房在洛杉矶,占了“地利”之便,两百多毫秒的延迟在美国的主机里已算很好的成绩,可以接受。如果机房位置在美国东部,ping值可能会超过300毫秒。搬到美国还有一个坏处,万一地震影响到海底光缆,我的博客会和MSN一样打不开。
  有失必有得,这次搬家最实质性变化是我拥有了自己的独立IP地址。在国内我的博客得和上百个网站共用一个IP地址,到了美国我的IP地址就我自己一个人用,感角像从28层电梯公寓一下搬到独栋小洋房,没办法,万恶的美帝国主义一个大学拥有的IP地址数量就等于中国IP地址数量的总和。
  俗话说好事多磨。我还沉浸在独立IP的喜悦中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网站的流量激增!一番排查,我通过反向链接找出了原因:机房分配给我的这个IP地址是一个成人网站的曾用IP地址。众所周知,成人网站在中国大陆是被封锁的,它们为了保持访问畅通,会隔几个月更换一次IP地址,问题是一些搜索引擎还缓存着旧的IP信息,当广大网友通过搜索引擎搜索这个成人网站时,自然会通过该曾用IP地址解析到我的博客上。我赶忙联系客服说明情况,客服大哥呵呵一笑说,其他站长们求之不得啊,这个宝贵的IP会给你带来大量的流量,你确定要换吗?换,一定要换!想到那些在寂寞的深夜寻找黄网的兄弟们空洞无助的眼神,我的心在滴血,他们满怀期待点开一个地址,打开的却是个破博客,我扼杀了他们对美好生活仅存的一丝希望,我不能这样伤害他们啊!客服很快给我分配了一个新的IP。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天后,我发现这个新IP竟是另外一个成人网站的曾用IP!好比你买一瓶农夫果园,拧开盖子发现“再来一瓶”,赶快喝完高高兴兴去再来了一瓶,拧开盖子又发现“再来一瓶”,运气好到你开始怀疑人生:我操,还来?面对继续激增的访问量,我深深地感到了人生的无常。于是我被迫第三次更换IP,没想到适逢世博盛会GFW发飙,Godaddy的域名解析服务器登陆不上,我仰天长叹:你个一没胸二没鸡鸡三没屁眼的海宝啊,真的要逼我用黄网的IP出来站街卖身?不行,受了气,找兄弟!我打开千年不上同样一没胸二没鸡鸡三没屁眼的抠抠大企鹅,祈祷身在欧洲和美国的同学们能有人在线。多亏了安同学,我跨洋遥控,他帮我修改了域名解析,经过几天的观察,确定终于没再中奖。客服大哥都觉得神奇,他们经营了六年多的美国主机,我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例。你想想,上千万个IP地址,要撞上黄网用过的IP,几率有多小?啧啧,我果然是天生牛逼难自弃。事后,阿武发来贺电:“原滋原味,不是黄网,胜似黄网。”说我的博客和黄网比较起来,性质虽迥,功能相同,面对热情洋溢的赤裸裸夸奖,我受精若宠,鼻血喷涌。
  至此,我的博客依依不舍挥泪告别生养它的热土。“回来吧,回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哦,你听,祖国在呼唤我;哦不对,你再听,祖国在召唤我;哦不对不对,你再听听,祖国在传唤我。噢,亲爱的祖国,忘记我吧,我是天空里的一坨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跨省,更无需追捕,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烂菊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敏感词的忧愁,沙扬娜拉,祖国亲妈!

“再见祖国”上的14条回复

Virginia和West Virginia是两个州……

是的,我得承认那样写完全是为了引用“走国道,我回家”这个笑话,Virginia没有笑点。

兄弟,万一地震把海底光缆弄秀逗了,我会像二奶等待官人宠幸的心情等你博客重开滴~

哈哈!

偶然翻到您的博客,把我笑惨了,不得不留个爪,佩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