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南实习日记

  8月27日 星期日
  出发。
  坐了七个小时的班车,到达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大东坝镇。已是晚上七点多,饥不择食。吃完饭后去了镇上。很小的地方,说是镇,和一个村差不多。
  回到住处被告知电线烧坏,在外面坐着聊天到十点多。满天繁星。
  宿舍条件我觉得很好,有空调,不能要求太多。
  
  8月28日 星期一
  清晨起床刷牙,惊讶地发现宿舍楼后居然是一条小河,卵石密布,流水潺潺,心里甚是欢喜。
  早上跟老师逛了一圈就没什么事了。
  回来看《平凡的世界》,看完第一部。
  
  8月29日 星期二
  第一天写生。去石昌村。太阳很大,在晒谷场上画画,多亏老师的雨伞,不然要被晒干了。
  村里有一些古民居,都进去转了转。觉得门上的题字特别好:“云岚环翠”、“曦御晖凝”。
  
  8月30日 星期三
  去后宅村。老师在给我们挑了一个地方,说这个角度好。坐下画到一半后纳闷这苍蝇怎么那么多,一看,后面有好几堆狗屎。真是惨痛的教训。致使以后我们画画前都要看好地形,确定周围没有狗屎厕所猪圈后才敢坐下。
  
  8月31日 星期四
   还是去后宅村。太阳还是很大。穿着凉鞋在河里泡脚。
  
  9月1日 星期五
  早上画画时进了一间老宅子里。老奶奶很热情,给我们泡了五碗茶水,搬来了长条板凳让我们坐。
  厨房里飘出柴草烟味,让我想起了奶奶家的灶台。我帮忙把稻草塞进灶膛里,火光映红了脸。
  下午睡了一个好觉。来到后面的小河边,挽起裤脚趟到河中心的卵石滩上,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能有时间自己待着,且听流水东去,我只属于我自己。坐到傍晚,天空暗下来,远处的河面上出现了两个黑点,呵呵是两个小男孩光着屁股在游泳。噢,我真是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滩/黄昏长存弧形的天空/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9月2日 星期六
  早上搬家了,从大东坝换到丽水市莲都区大港头镇。
  下午看完了《平凡的世界》。阅读使人安静。
  本想给妈妈打电话,可太晚了。
  
  9月3日 星期日
  去大港头,在一棵大榕树下拍集体照。
  下午在连河画画,下起雨来。
  
  9月4日 星期一
  大港头渡口的亭子很凉快。
  晚上去网吧,出来才发觉下雨了。和立鸣一人问老板要了一个塑料袋套在头上走了回来。呵呵,头套超人冒雨归来。
  
  9月5日 星期二
  下午下了很大的雷阵雨。
  晚上停电断水。宿舍漆黑,在走廊发呆唱歌聊天。
  月凉如水,远山如黛。荧火虫的微光在对面的山坡上明明灭灭。
  夜深,人都回去睡觉了。这么美丽的夜晚,喷了花露水没蚊子咬,只有我一个人在,想心事,真好。
  
  9月6日 星期三
  起床了还是没水。决定下午出去。去堰头村看古堰,去保定村看青花瓷古窑。
  吃完午饭步行到大港头,在公厕里洗了把脸,终于洗脸了!在渡口遇到早上去堰头归来的哥们。去了趟网吧,一班的男生都在,气氛热烈。
  坐在渡口等船开。瓯江缎子般光滑。对面的人多了起来,船开了。
  “八月逝去/山峦清晰/河水平滑起伏/此刻才见天空/天空高过往日”
  走了二十分钟到堰头。村子挺干净,一家古民居里墙上挂着许多摄影作品,门开着,我正在看主人回来了,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千年古堰通济堰就在村尾。可惜是涨水,不能下去玩,否则会有意思多。一个渔夫撑着竹筏滑向对岸,青山绿水,就是一幅画。
  没问路,凭看过一眼的写生地图印象,沿公路走向保定村。走了好久,才看到公路远处有个村子,一问才知道保定村不在公路边。进了村问一个老乡:“老乡我想问一下,这有窑子吗?在什么地方?”对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才意识到好像有点不妥,连说:“烧瓷器的窑啊,古代烧青花瓷的。”老乡这才“哦”了一声,热情地给我指路。我没想到的是,找一个古窑竟会如此大费周章,我在村子里问了无数次路,遭了无数次奇怪的打量,钻了无数条小巷,被问的人总是以一句“古窑啊,这到处都是”开头,接着说一大通话给我指路。有人说古窑在公路那边的山那,走到公路那的人说古窑在村子里有山脚下没有,再走进去又有人说古窑在村外,如此反复,“到处都是”的古窑我睁着眼睛就是找不着。事情在我路过一个小土包时终于有了转机。我注意到土包脚的地方露出了齐整的石头,这土包不是天然的!这就是窑吧?没错。但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窑,介绍上说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青花古官窑在哪呢?又找了好久,不知那根筋搭错走进一条很偏也很难找的小路才赫然发现一个大大的土丘立在路边,一问旁边的老乡,他说这就是那个文物保护单位,古青花官窑。土丘上长满了荆棘,还有许多灌木,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窑的样子。虽然知道找到了,但还是无法说服自己这就是古窑。我问老乡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在哪,他指着一堆杂草说就在那。想拨开杂草可上面爬满了荆棘。找了一根棍子捅进去才让知道里面真有一块石碑。顺着土丘旁的一条小道爬上了土丘顶,美景显现:丘顶宽阔,平整,像楼层地板一般,绿草茵茵,而且草长得都是一样高,绝非人工修平的草坪能比,大概是窑顶特殊的土质造就。有头老黄牛在吃草,灌木葳蕤,夕阳暖暖。远处能看到渡口和江水。竟然有那么好的诗句来形容此情此景:“大地茫茫,河水流淌”,我天才的诗人啊。
  走回渡口时天昏暗下来,瓯江的水涨了,我和渡船间有一段路被水淹没。脱了鞋子,涉水而过。上了船,船家在睡觉呢。
  
  9月7日 星期四
   East west, home is best.

“浙南实习日记”上的2条回复

看到第一个把这12天的生活安然享受的人
果然是有境界的高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