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秋山又几重

  毕业前一个月,每天黄昏时分,我会拉开一罐啤酒,站在宿舍窗前边喝边听下面足球场喧闹的踢球声音,落日给西南楼的黛瓦飞檐和铅笔头一样的水杉涂上点暖色。我两只爪子趴着外墙的马赛克面砖探出半个身子,西南二楼如同一只老狗,伸出我这条舌头。为何我的眼里写满忧伤,不是西天的云彩,也不是河畔的金柳,是因为手中的二百五啊,二百五十毫升的三得利实在难喝。我需要力道更足的嘉士伯或喜力,好微醺地坐在椅子上,回想往事。
  六月的末尾是毕业的日子。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滚车轮般找不同的人合影,散伙饭上我们把酒都喝没了,我们再也不见外,和每一个兄弟姐妹拥抱,我们第一次去迪吧蹦迪,笨手笨脚地扭动身体,我们后半夜在南楼前的大草坪围成一圈玩游戏唱歌……
  和小许在饭桌上的聊天让我有英雄惜英雄的感动。我没有去送阿春,没有去送朵拉,我怕难过。和春燕在食堂吃最后一顿晚饭,回去的路上说起那时我们和阿俊三个人在苏州河边上下雨跑用地,心里一阵离别的难过,想起奔赴外地的同学,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今天我坐在这里敲打键盘,你们已经远在他方。
  感谢缘分把我带到牛逼而又可爱的你们身边,你们是如此优秀,我受益匪浅,祝你们在牛逼的路上越走越远。毕业光盘的封面上写着“永远的零四规划”,是的。我们离开二零零九年的六月,从此往后,时间会让我们回望的目光越拉越长,可总还是会落在这些六月的日子,落在更早的那些言语和欢笑、风花雪月和风华正茂。
  我成为最后离开的人,一卡通再也无法刷开宿舍的大门。曾经想离开前给校园拍些照片,可我知道,对于最爱的人和景物,我拍不好。我把CD和书装进一个个纸箱,一辆小厢货就足够把所有的痕迹都拉走。翻看旧物,竟然有些庆幸我的浪掷青春,那些日子,唯有被浪费,才能让它们美好得无法再被超越,让我有最深的眷恋和敬意。那些年月,我独自一人坐在漆黑的四教里,我走过施工中的上海南站和安静的交通路,我站在医院的十几层楼上,我在冬天的风中骑车回家,我盲目地登上开往异地的班车,我还是不懂表达,唯有送出满怀歉意的花束后,在路灯下用惯有的方式默自告慰逝去的青春韶华。
  再一次回头,对走过的道路挥手。成长是对又一次的相爱和离别拥有更丰沛的感情,而不是相反。
  那天凌晨四点,我扶着醉酒的立鸣走在同济的南大道,路灯亮在树丛里,天竟下起一些雨丝,凉凉的,就是这样了,大学生活最后的样子。再见,朋友,珍重,朋友。明天,我们之间青山隐隐碧水迢迢,今夜醉笑陪君三万场,饮尽杯中的酒呀,我们永不相忘。

“明日秋山又几重”上的4条回复

醉笑陪公三万场,不诉离觞。

最近很热的致青春里的电影场景,09年的楼主已经自导自演过。

我毕业那年,百年校庆的喜庆冲刷掉了仅存的一点点感伤。

07年毕业,你应该只比我高一级,因为我们专业学制是五年。不算“老”,哈哈!

看得跟我又毕了一回业一样,真残酷又真TM的美。下星期就要离开柏林了,发现照样舍不得,虽然在这苦过一回来着。

^_^

那段时光,那段日子,我总是不敢回首……

^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