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过得艰难,病恹恹的,头痛鼻塞乏力。真不想再进同济校医院,垃圾。
  周一晚上熬夜画图时觉得自己随时会倒下,是最痛苦的一次熬夜。大一在沪西校区,做德国馆时连熬三天也没有那么难受。只记得那时整个四教只有我一个人,凌晨四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感受到那么深的寂寞。这次是身体上的痛苦。《死了都要改》,这首让大家听了都感同身受的歌,我再也不想听到。同样不想听到的还有五月天的歌。因为在C楼熬夜身体最难受的时候,周围的同学在放这些歌,现在听到就觉得恶心。C楼的保温隔热果然很差,冷。
  熬夜时,一次次从五所到厕所的路上,我都在想同一个问题。有种无力感。
  趋于沉默。不写QQ和MSN签名,不在博客里放音乐。不说那么多话。把无关的东西去掉,简单再简单。希望自己成熟点。想努力了,才发现很多脆弱需要收拾。
  对一些东西,还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物质的基础,很空泛。理想主义不等于空想主义。
  收到英子的短信。在困难的时候,我们只需要承受,不需要思考。这句话安慰你,也安慰我自己吧。
  这么冷的天气,无端想起一句词来:“二月春深好放船”。

“病”上的4条回复

谢谢你。
好久没有来了,小花园越来越丰美了。
好好照顾自己!

虽然我感受不到你的寒冷,
但是我感受到了你的寂寞。

我感冒刚好您老就倒下……同样不想听五月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