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的强哥不需要解释

  强哥的工作室其实是同济建筑与城市空间研究所。强哥带我们参观,22楼的办公室窗外是整个鲁迅公园,可惜是晚上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工作室里一干博士、硕士,强哥介绍的时候得说:“他们是本科生,四年级。”要加上一个“四年级”来显示我们还不算很嫩。从晚上七点开始听了两个多小时的PPT,真能讲,什么化学、医学、物理,什么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反熵,这是城市规划吗?博士的视野,“很好,很强大”。强哥叫我们来的主要目的是想鼓动我们参加一个设计竞赛,结果前两个人讲完后太晚,强哥就不讲了。城市规划的同志们,时间观念啊!
  从工作室回来立马去画图。他们去小汤那,我嫌规划院灯光太暗,跑去建筑的专教画。一点多画完,上去看他们,参观了一下同济规划院某个凌乱的房间,就是他们第一组工作的地方。角落放了两摞半人高的某某规划的规划图、施工图,不由感叹:这其实就是两摞那么粗那么高的钞票啊!
  昨天的设计课上强哥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从开始第一个批到倒数第二个,幸好最后还有王同学,不然我们就全军覆没。强哥显然被我们的无能激怒了,对比起来,松叔的那些批评就像毛毛雨。通过好几次课的锻炼,我已经悟到了上课的真谛:要抱着一定会被批的心态讲方案。对于强哥而言,中国的很多规划师做的东西已经是垃圾,我们现在连做垃圾都还不会,能不被批吗?强哥果然跟那些只会赚钱的老师是不一样的。继续强哥语录。
  “你们前面三年没学过吗?”
  “怎么会画出这样的东西?”
  “你们做的时候看书吗?看了?我看就是没看!”
  “就现在这样的水平,我看你们毕业就等于失业。”
  “同济做的?现在就是一帮学生顶着同济老师创下的牌子在外面乱做!”
  还有更劲爆的关于《理想空间》的,不说为好。如果静下心想,强哥说的话都是大实话,没人批评怎么进步。我觉得,批人的老师是好老师,比如强哥和松叔。
  Starcraft真是款伟大的游戏,它告诉我的其中一条人生哲理现在我才有所体悟:在受虐中成长。

“彪悍的强哥不需要解释”上的一条回复

果然很劲爆!有这样的老师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