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松,早日康复归队

  昨天去校医院看松松了,这些日子可苦了我们松松了。松松的妈妈来了,和阿姨也聊了一些。松松说就剩10%了,下周能出院了。我们聊起今年拿到亚军的学院杯足球比赛,很开心。
  高纬度的上海,天黑得很早,每天去跑步时,人工足球场已经显得空荡。
  开始听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需要更沉静的心灵。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听完就一个感觉:五脏六腑逐一被击穿。不愧是生日跟我只差一天的作曲家。
  上区域经济课,阿春拿了本《饮水词笺校》,竖排版的,我脸一侧,看到这句:
  “人在小红楼,离情唱《石州》。”

“松松,早日康复归队”上的2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