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太阳·弑》摘

  诗人,你作品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史诗”。

                                    第三场
                            (疯子头人,宝剑)
 
:你从哪里来?陌生的客人,你为何如此忧伤而疲倦?你身上为何有这许多远行的尘土?你那目光表明你飘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国家,这又是为了什么?
:老人,我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为了寻找一个人,不,也许是两个人,也许,我还到另一个更为遥远的远方去,没有人问过我,即使问过我,也从来没有人得到过回答。
:孩子,可你来到这条大河边,来到这个古老而没落的国家,孩子——你要知道,来的时间错了,而且你的的确确是来错了地方。躲开这个地方,躲开这个时间吧,孩子,听从一个老得不知道自已年纪的老人的劝告,也许,在别的地方,你能完全忘了这忧伤,你能克服你的痛苦,也许,在别的地方,你能找到你的亲人和你的幸福。孩子,要知道,在今天的巴比仑,无论你要寻找的是谁,无论你要寻找的是亲人或者是仇人,你找到的都是痛苦。听我的话吧,孩子,离开这条大河,离开这个国家,离开这个时间。你既然是从远方来,为什么不回到远方去呢?
:有人告诉我,我要寻找的人很可能就在这个国家,就在这条大河边,喝着这条大河的河水,在这条大河中沐浴。我要寻找的人很可能就在巴比仑。还有人告诉我,不,是暗示过我,我就是出生在这个国家,出生在这条大河畔。我和我所要寻找的人,都曾在这条大河畔出生。我的胞衣依然埋在这条大河的河岸上,一只用这里的粘土和河水制造的陶罐装着我的胎衣,就埋在这里的河岸上,也许早已变做泥土了。找到的是痛苦还是幸福,我并不是十分关心,只要找到了我要寻找的人。
:孩子,愿你愿望实现。
宝剑(独白):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园,我的祖国。为了寻找我心爱的妻子——也许她已经生了吧,啊,孩子,你是儿还是女——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乡。我看到的一切和我想像的和梦中的景色完全一样。这样的大河,这样的四季,这样的长满粮食的田野,这样的房屋和人们,我都在我最美的梦中梦过。我和我的爱人,不是在这样的地方出生还能在什么地方出生呢?这眼的故乡的风啊!吹在故乡的大河上!让我忘却了这两条劳累和疲惫的腿。我觉得我肯定会在这儿找到我的妻子,还有我从未见面的孩子。
 
                                    第十九场
                                  (红,宝剑)
 
:我一定要替你报仇。
:天上的白云多么美丽。每当季节转换的时候,我多么爱这一切,爱被新的季节换下的旧季节。我爱一切旧日子,爱一切过去的幸福。爱那消逝了的白云。天上的白云多么美丽。每当天上的白云飘过,当你仰望万里晴空,那朵朵白云使你觉得已到初秋——却还只是初夏的时候,每当你暴雨的黑夜里孤灯守剑的时候,每当青草麦儿变黄而穗儿垂得更低,青青豆角盛在篮筐里的时候……每当找出去年的花裙、去年的凉鞋和扇子的时候,我多想留住这即将逝去的春天和花朵的红色……你不要忘了天上的白云。忘掉我吧,不要忘了季节转换的那一瞬,不要忘了眼泪一样的雨滴抹在窗子上,不要忘了一棵灯和北方的九棵树,也不要忘了大河上涨,更不要忘了雪山、草原和我们流浪的日子。忘了我吧。如果有可能,也不要忘了我。不要勉强你自己。不该忘记的就不要忘记。
:我一定要为你报仇。
:不要用我的眼泪和言语去擦亮你的宝剑。不要把你的宝剑磨得格外锋利。它刺入的每一人都会是我,你最爱的人。磨亮它的每一滴鲜血都是我的鲜血。不要在午夜时分把你的宝剑磨得格外锋利。它会在它锋利时突然要走我。我就要走了。来,抬起我的头,让我枕你的双膝休息片刻。一片白光的天空把我背在它的背上,又空又轻,无边无际。会带到一个你我从来都不知道的地方。那儿比天空更高、比大地和远方更远、比子夜更黑、比北方的冬天更冷、比南方的沙漠更热、这宝剑会把我带走,也会把一切人入带走。(死去)
:我一定要报仇!
宝剑(独白):在你们找到归宿的时候,我却要上路了。不要忘记这一点。闭紧你们的眼睛吧。你们放心地睡去吧。我就要背着一只很破很旧的袋子上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