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的幸福生活

  他们都出去了,要么回家,就我一个人。一个人吹两个电风扇,一个人霸占十几个平方米,六楼的寝室没空调也没蚊子,空气清新,风景明媚。有时下暴雨有时出太阳,累了就躺着,困了就眯着。
  去拗了一个造型。我:“剪短一点。”理发师:“多短?”我:“能多短就多短。”……这就是我的出家史。回来后,许多人不认得我了。我气急败坏地想:还不如趁着假期不回家理个光头,不用担心被妈妈骂。
  记性很差,老是忘这忘那。
  看了两位老师的博客。朱大可老师,是同济人文学院的系主任,这个最近才知道,以前只知道他是什么著名批评家,什么中国知识分子最后的良心。最早知道他是因为他写过许多关于海子的文章,虽然有一些观点我不赞同,但写得还是很好的,可以看出来他很爱读海子的诗。朱宇晖老师,大二开学时跑我们班教室里讲了半天,正在我们觉得这个老师不错时,他被告知:走错教室了。他好像是建历保的,和常青老师、张松老师一起的。看他们干的活,好像比我们有意思。朱老师博客内容充实多了,不似永远讲北海城市总规的孙老师,三年不换PPT,三个月不更新,哈哈。

“寝室的幸福生活”上的3条回复

好好干哦!今晚要通宵的吧?加油!考完试咱吃鸭脖子去~~~~~~~

真的好亮仔的发型啊~~~~~~~~我们寝室还是那么多人,考试期间,关了大灯,用功的同学就开个小灯继续奋斗,应试教育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