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译诗人

     青铜骑士(节选)
           ◎普希金
 
各国的船帆将要来汇集,
在这新的海程上游历,
而我们将在海空里欢舞。
 
一百年过去了,年轻的城
成了北国的明珠和奇迹,
从幽暗的树林,从沼泽中,
它把灿烂的,傲岸的头高耸;
这里原只有芬兰的渔民,
像是自然的继子,郁郁寡欢,
孤单的,靠近低湿的河岸
把他那破旧的鱼网投进
幽深莫测的水里。
可是如今
海岸上却充满了生气,
匀称整齐的宫殿和高阁
拥聚在一起,成群的
大船,从世界每个角落
奔向这豪富的港口停泊。
涅瓦河披上大理石的外衣,
高大的桥梁横跨过水波,
河心的小岛遮遮掩掩,
遮进了一片浓绿的花园,
而在这年轻的都城旁边
古老的莫斯科日趋暗淡,
有如寡居的太后站在
刚刚加冕的女皇前面。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我爱你铁栏杆的花纹,
你沉思的没有月光的夜晚,
那透明而又闪耀的幽暗。
常常,我独自坐在屋子里,
不用点灯,写作或读书,
我清楚地看见条条街路
在静静地安睡。我看见
海军部的塔尖多么明亮。
在金光灿烂的天空,当黑夜
还来不及把帐幕拉上,
曙光却已一线接着一线,
让黑夜只停留半个钟点。
我爱你的冷酷的冬天,
你的冰霜和凝结的空气,
多少雪橇奔驰在涅瓦河边,
少女的脸比玫瑰更为艳丽;
还有舞会的笑闹和窃窃私语,
单身汉在深夜的豪饮狂欢,
酒杯冒着泡沫,丝丝地响,
彭式酒流着蓝色的火焰。
我爱你的战神的操场
青年军人的英武的演习,
步兵和骑兵列阵成行,
单调中另有一种壮丽。
 
呵,在栉比的行列中,飘扬着
多少碎裂的,胜利的军旗,
还有在战斗中打穿的钢盔,
也给行列带来耀目的光辉。
我爱你,俄罗斯的军事重镇,
我爱你的堡垒巨炮轰鸣,
当北国的皇后传来喜讯:
一个太子在宫廷里诞生;
或者俄罗斯战败了敌人,
又一次庆祝她的光荣;
或者是涅瓦河冰冻崩裂,
蓝色的冰块向大海倾泻,
因为感到春意,欢声雷动。
巍然矗立吧,彼得的城!
像俄罗斯一样的屹立不动;
总有一天,连自然的威力
也将要对你俯首屈膝。
让芬兰的海波永远忘记
它古代的屈服和敌意,
再不要挑动枉然的刀兵
惊扰彼得的永恒的梦。
 
然而,有过一个可怕的时辰,
人们还能够清晰地记忆……
 
      (查良铮 译) 

“诗人译诗人”上的一条回复

昨晚受惊的心终于安静下来,看看你的部落格,有种娴静温暖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