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节日快乐

  我总是不懂事,让你操劳。亏欠你的,恐怕我一辈子也无法还清了。
  妈妈,祝你一切安好。 

          
  
妈妈又坐在家乡的矮凳子上想我
那一只凳子仿佛是我积雪的屋顶
 
妈妈的屋顶
明天早上
霞光万道
我要看到你
妈妈,妈妈
你面朝谷仓
脚踏黄昏
我知道你日见衰老
 
  (海子 《给母亲(组诗)》之四)

“妈妈,节日快乐”上的一条回复

经受那些所谓的顽症也不一定就是对自己不好啊,心里能有一份深刻的感情在,不也挺好的吗?想必要比那些心里空聊无寂来的好受些!那位叫磊的朋友,把它放到心儿最深处吧!但不一定要尘封起来,偶时回味也另有一番滋味.开始新的生活也并不意味着遗忘和背叛!可路还是要走啊,生活也还要继续啊!

站起来 不回头 摇摇手 向前走

冒昧了,不好意思!

谢谢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