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上海父母心

  早上起来到南楼看书,门口有保安卡着不让进,外面全都是人。仔细一看,都是些中年人。想了一下,明白了。今天大概是上海高三的学生考各个上海高校加分的日子吧。上海奇怪的政策不少,这也是其中之一。这些都是高三学生的家长,呵着气搓着手,互相寒暄。上海的父母好像都很疼孩子,这和他们惯常的生活态度一致。还是提不起对这个城市的喜欢,可能是与它的气质格格不入。上海人总处在一种精明而小心翼翼的生活状态,他们有许多优秀的品质,勤劳、能干、周到、有礼、客气,唯独缺少了我最欣赏的洒脱。就如我看到这个场面,就觉得窝囊,高三的人了都不能自己来考试?
  但对这些父母,我还是很敬佩,可怜上海父母心了。中午我在三好坞吃饭,里面有许多父母和刚考完试的孩子。一个妈妈和她一米八高的孩子在我对面放下了东西,妈妈看着东西,孩子先去打饭。一会,孩子拿着托盘回来坐下就吃,这时妈妈才去打饭。我心里说了一句:你应该先让妈妈吃饭啊。猛地想到,以前的我何尝不也像这个男生一样呢?
  我停下筷子,感到了些许安慰,这些年岁总算不全是浪费的,还是学到了点东西。
  专教里好冷。好不容易等到下午一点,赶忙跑下楼,投入到学院图书馆暖气温柔的怀抱中。看道交看到一句话忍俊不禁。第241页,“路面在纵向形成连续、有规律的波浪现象称为搓板。”哈哈。
  寝室的网络时好时差。
  今天是个好日子,在淘宝搜出了《说谎》,在当当买了几本书,《柳如是集》才3元人民币,不买都对不起那书了。有书看了,我觉得幸福。嗯,想起个很好的词语:“晴耕雨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