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生活

  第一次参加了SvS的聚会活动,大家玩得很开心。白吃白喝让我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
  Cloud永远是那副经典的表情,偷拍虫族没事就拿着单反相机咔嚓咔嚓。Mars很man,刚从欧洲回来,很罩坐在旁边的我,以后喝酒坐Mars旁边没错。菜狗是逻辑男,你敬酒的时候被他盯上那你是被罚定了。忽悠是在座中我觉得唯一比我还学生气的人,虽然我还是学生他已经工作。两位主席都很低调,果然厉害的人都是低调的!kidman是个很义气的兄弟,话也很多。名人RooM风流倜傥风采有目共睹,胶泥一看就是那种很好说好的人,kaikai也是。贝贝山、亮亮好像和大家都是老相识了。bly是帅哥,在新奥尔良念书(他说新奥尔良没全部被淹掉),喝酒豪爽,一杯黄酒下肚眼都不眨。
  作为新人,我喝了有史以来最多的酒,发现其实我还蛮能喝酒。晚上送cto回家,他醉了。他住在多伦路边上的一个石库门里,窄窄的楼梯很倾斜。安顿好他走出来,看到晚上10点的四川北路,心情很好,一路走了回来。
  第二天晚上麦兜值班,就在曲阳家乐福对面的曲阳医院,就过去跟他学星际啦。经过一个12级的神族的调教,我长进不少,谢谢麦兜,虽然现在不怎么玩了,但你让我去浩方时觉得那些人都是那么的菜鸟,哈哈。

王兵:《铁西区》--只能逼视的真实

  一部九个小时的记录片对我的耐性无疑是一次考验。更不可想象的是,导演王兵为了这部片子在铁西区待了18个月,拍了300多小时的素材,再花18个月剪辑出9个小时的成品。《铁西区》分为《工厂》、《艳粉街》、《铁路》三个部分,全部拍摄于沈阳铁西区--中国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重工业区。9个小时分成了4张DVD碟片,从封套里拿出来时我很怀疑自己能否看得完。
  美感在这里是缺失的。没有任何的掩饰,只有真实,还是真实。有的时候我甚至边看边做点其它事情,那种真实的压抑让人觉得闷闷不乐。生活其实是荒谬的,人类只能自寻烦恼,面对这个世界再坚固的哲学都不堪一击。
  记录片没有任何态度,王兵在尽力淡化政治因素的表现,他只想向人们描述他所看到的世界。《工厂》讲述了铁西区几个工厂败落、破产的最后时光。四个小时对于观看者过于漫长、单调,你看到的只是劳动,是工人穿着沾满污迹的工作服走在粉红色的有毒烟雾里,还有夹杂着大量粗口的东北话。这个世界轻描淡写,甚至一个工友淹死了,人们讨论最多的还是他家属能拿多少赔偿金。空气中满是乏味和失望,生命没有意义,它只是需要被填满。《艳粉街》前半段关于年轻人的追逐,他们无聊、不羁、直接,在商店里传看自己追女孩子写的情书。后半段关于拆迁,整个艳粉街最后几近夷平。《铁路》讲的是铁路司机的生活,还有一对相依为命的父子。父亲杜锡云是铁路公安的内线,经常会被抓进看守所里。那个冬天,老杜被抓进去后,儿子杜洋很担心爸爸的身体是否能扛过在看守所里的7天。在他们破败的小屋里,杜洋从床底给王兵翻出了家里的一大摞相片,指着一个衣着清秀的女人说这是我妈妈,再指着一张合影说这是我和爸爸,突然杜洋停住了,眼里似有泪水。就在这个时候,墙上的挂钟响了,镜头摇向挂钟,等敲完11下再摇回来的时候,杜洋已经泪流满面。老杜出来了,和杜洋在一个小饭馆好好吃了一顿,杜洋醉了,老杜把他背回家。在床上杜洋一边说着胡话一边咳嗽,老杜锤打着儿子的胸口,哽咽了。整整9个小时,只有这10分钟的感情外露,甚至可以想见在王兵的300个小时素材里,只有10分钟的动情,只有1分钟的泪水。这1分钟的泪水,让所有虚无与空洞谦卑地后退。
  在回想的时候,我记不得那些琐碎的场景了,我只知道它们存在过发生过,和我们朝朝暮暮的生活一样,是混沌。在脑海中留下来的是北方的大雪,让肮脏的世界一片素白的大雪,是雪地上人们踩出来的一串脚印,是在空旷寒冷的冬天会化成晶体的泪水。生活拥有这些事物,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