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君再来

          送别
             ◎王维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闻,白云无尽时。

Bisu又夺冠了

  IEF中韩星际对抗赛上,韩国人囊括了前三名,Bisu再次击败了IPXZerg,夺得冠军。Bisu已经达到了见神杀神见佛杀佛的境界,这种高度只能用天才来形容。
  中国星际和中国足球一样“恐韩”,历史上战胜韩国人的场次屈指可数。在这次比赛中,小组赛PJ赢了oov,F91赢了Nada,LX赢了Bisu(这是Bisu唯一输的一场比赛),让刚听到这个消息的国内星际玩家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韩国三大天王就这么被我们干掉了?在三四名决赛中罗贤LX还是有机会战胜oov的,而且还赢了一盘,怎奈oov内力深厚,LX决胜盘惜败。真为自己人的出色表现高兴。
  虽然国内玩家的偶像都是韩国选手,但大家还是很希望我们中国人能赢。同时,你不得不佩服韩国人实力的可怕,可以把一样东西研究到没人能打败他们。中国足球也好,星际也好,赢不了韩国不简单是罗列出来的这个那个原因,那是境界上的差别。
  前两天在ABBS上看到有人说韩剧都是垃圾看韩剧都是浪费时间应该禁播韩剧……不懂得求同存异是没有进步的,且不说韩剧如何,一件事物只看它的坏处和强加给别人自己的标准都是内心粗浅的表现。就如足球,踢之前想如果输了多么耻辱如果赢了多么出气,浮躁的自卑只会让中国男足在韩国队面前屡战屡败。中国足球,学学中国星际吧。

老罗

  老罗,在上海那么久都没去找你们玩是我不对。
  话说老罗春风得意双腿疾一日看尽杨浦楼,最后在复旦地标杨浦牛仔裤的光华楼下留下倩影。同济的建筑还是征服了老罗年轻的心,发出了“其它的都是房子,这才叫建筑!”的旷野的呼喊。
  第一次进中法中心。顺带发现园林植物课期中考查时,那棵最大的被老师免去不考的木本植物是石榴,都结果了,那丫长得可真够畸形的。吃午饭时,老罗点了三个菜,打卡的人打错只打了四块八,老罗发出了“还真是吃在同济啊!”的旷野的呼喊。
  在复旦逛完,两位朋友奔赴陆家嘴。没有变化的我和没有变化的老罗,何日在交大真正的旷野上再聚时,我们共同呼喊。

榜样

  班级群里金老师推荐看的方案想法很厉害,应该是学姐做的吧。手绘和机绘的功力都很强大,很佩服。
  详见这里

韩国综艺节目:《情书》

  阿武来的几天里,窝在寝室里无聊得终于看了传说中的韩国综艺节目《情书》。我不喜欢他们的搞笑,不喜欢那些重放矫情的慢镜头。能看下去是因为他们跳舞跳得好看。最喜欢看的人不是神话也不是“申千金”,是主持人姜虎东先生,这位大叔和选手一起边和着节拍跳舞边大叫“嗷”的样子太high了,看得我也很high,每到这时纯男阿武一定笑得比我还high。
  有一个收获是知道了经常听到的韩国星际解说里”hangbong”为什么是极端战术“一波流”的意思,”hangbong”在韩语里是“一次”的意思,所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一波流”会叫做”hangbong”。还有一个收获是发现韩国人加油喜欢说”fighting”,而且是嗲声嗲气地说成”hwai ting”,韩国人说还好,但只要听到中国人说或看到哪个地方写了”A ZA”和”fighting”,特别是连起来的”A ZA A ZA Fighting”,我就会由衷地感到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