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大作

  两个小时的暴雨让道路成川,下去时欢喜地穿上拖鞋。晚上七点天已全黑,骑着自行车在没膝的水中,车轮为桨,自己就是航海时代的船长,驶过深浅不一的水域。
  晚上十点,积水消散。
  今天中午,看到昨晚水漫金山的西南八地下一条街一片惨状,淘吧的书着了水,一堆堆扔在太阳底下晒。暴雨过后,阳光强烈。
  “阳光和雨水只能给你尘土和泥泞。”
  在七八月上海炎热的夜晚,有时醒来,迷糊中以为外面下起了大雨,仔细一听却是浓密的蝉鸣。想起小时候屋瓦上的雨声来了。
  阿武在这住了两天。我说,好久没有在楼顶睡觉了,闭上眼睛清风流云睁开眼睛繁星满天。我说,感情使人成长。我说了很多话,终于关上嘴巴。
  我说,我们听听音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