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谈话录

  1.沈春阳:没看出来您还双眼皮哪?
   小沈阳:你看错了,那是抬头纹。
 
  2.小李:她那么大了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啊?
   阿福:是啊,30了。
   小李:30岁?她不是80年的吗?
   阿福:虚岁呀。
   小李:你还算虚岁,这不是要了人家亲命吗!
 
  3.杨哥:怎么回事,你的衬衣和我一样哎。
   阿俊:咦,是哦,撞衫了。
   杨哥:唉!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你们就是不听,不要盲目对我搞个人崇拜!
 
  4.小戴:跟我一起炒股吧,我教你。
   妍子:钱都没有,炒个屁股。
 
  5.小戴:我没看出来全班女生哪个能比我更懒。
   妍子:我也没看出来。
 
  6.挚姐:汗血马就是说出汗的时候像血一样。
   小李:这种马只有一点不好,就是受了伤血哗哗流还以为自己在出汗,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咋死的。
   阿俊:这就叫“汗死”。
 
  7.小李:唐老师好像很喜欢穿衬衫,而且颜色都很艳。
   妍子:对的,他只穿紫色、粉色、黄色三种颜色。
   小李:我们叫他“唐三彩”吧。
 
  8.小李:(愁苦地长叹一声)唉……
   阿磊:你真是剪不断、李还乱。
 
  9.小李:《传闻中的七公主》不是韩剧吗?哎哟,妈你开始看韩剧啦?
   额娘:是啊,以前没看过韩国的。
   小李:会上网好吧?会看网络电视好吧?不用天天等。
   额娘:嗯,不用熬到晚上10点多看湖南台了,广告多多的,很烦的。
   小李:这不到两天你看了多少集?
   额娘:从58集看到82集。
   小李:哇!
   额娘:早上起床就看,看到半夜一点,呵呵。(额娘笑得很不好意思)
   小李:感觉韩剧怎么样?
   额娘:哦唷,男的很帅的!女的也漂亮!有些话讲得很好,很有人生道理,哎哟,意义很深刻的!

华东五日游

  早晨新鲜的阳光照在上海火车站南广场,我走出地铁找到旅游团班车旁的妈妈和二舅一家时,舅母正不停地抱怨着上海的空气。五年了,我终于能在上海的土地上说起家乡话。有些遗憾家人是跟着旅游团来的,身不由己,剩下我能做的只是请假、交钱和全程陪同。
  旅游团的名目是“华东五日游”,五天五个城市,真是疯狂。我们是个小团,只有14个人,听着车厢内的白话和桂柳话格外亲切。跟团旅游也没什么,但如果碰到一个差劲的导游,那真是天下最扫兴的事情。我们的苏州籍导游和我同岁,可俨然已是一个社会合格品,撒谎从来不用打草稿,谎话穿帮时装聋作哑游刃有余。
  一开始我就和导游有点不愉快。她提到杭州的安排包括自费景点宋城,就在西湖边上,景色非常优美。这不撞到枪口上了吗,我的毕业设计就是宋城所在的之江度假区,我更正她宋城离西湖6公里,周边都是荒地。接着,关于上海母亲河的问题我再次提出异议,她鄙夷地看着我说了一句“苏州河在苏州”,无知还一副拽样,我彻底怒了,想都没想就回敬她一句“没文化真可怕”。三秒钟后,心里该死的成熟稳重替换下年轻气盛,在她咄咄逼人的反击中我服软了。妈妈说你不能这么不给人家面子,我说我就是看不惯她。我不能容忍她欺负我家人和乡亲的忠厚老实,若不是因为顾虑争执影响大家心情,我一定跟她死磕到底。此后,我对导游表现得很低调很友好,她愈发得寸进尺,连蒙带骗、巧立名目收钱、克扣景点还要我们写保证书,太过分。钱的事就罢了,她言语里的优越感和对我们的看低真让人受不了,最后一天,连二舅都忍无可忍发飙和她吵了一架。吵完她还絮絮叨叨一通,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这里的人吵起架来没个尽头,原来他们都要说上最后一句话啊。临走前二舅还是请导游吃了顿饭表示感谢,可惜二舅这种以德报怨行走江湖的襟怀以她的人品是永远学不会的。
  既然运气不好,那也只能将就一下,不管怎么说去旅游应该开心一点,特别是能和家人一起。
  第一天行程上海。第一站是参观淮海路新世界里的世博会展览馆,时间半小时。进去才两分钟家人就在我的带领下甩掉导游溜出来,哈哈。沿黄陂路朝南走五分钟就到新天地,这宝贵的三十分钟里家人玩得很开心。第二站,不用想都知道,城隍庙,我一直不喜欢城隍庙这种游客拥挤东西奇贵的地方。舅母买了两包五香豆,咸得一家人直摇头。第三站,外滩和南京路。外滩在施工,处于残废状态。南京路是个展现逛街实力的好地方,经过长期努力,我已由焦躁型牢骚选手成长为持久型陪练选手。夜游黄浦江,旅游团的好处得到体现,我们第一批登船,抢占到露天层靠近船尾的六个三百六十度视角全景稀缺座位,灯光璀璨,御风而行,难怪表弟会像杰克抱着肉丝一样抱着铁栏杆大叫"I'm king of the world"了。晚上回旅馆时表妹说对上海好失望,我说你是不是以为全上海都像新天地那样啊,她说是啊,我说哎呀你的初恋会很美好的。
  第二天行程南京。参观大屠杀纪念馆。如果再叫我写《南京!南京!》的评论,我一定会把陆川骂得更惨。参观结束去夫子庙的路上,导游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有智力活动迹象的讲话让我真想替中国妇女和日本妇女把鞋底拍在她脸上,而她似乎对自己狭隘民族主义的言论颇感自豪,乘机讲起了黄笑话,作为荤段子爱好者的我此刻却像吃到了苍蝇,团里可是有3个小学一二年级的小朋友的啊,无脑妹!夫子庙草草逛完,和上海的城隍庙差不多。晚上二舅在南京做餐饮的老友要请吃饭,一问,我们下榻的酒店厨师长就是他表弟,大家刚要说巧,不想却被告知我们那个小镇有三四百人在南京做餐饮,所以无论哪间酒店厨师十有八九是我们那的,在南京要找工作随便进一家酒店的厨房说家乡话就行。这还得了,客场立马变身主场,不用吩咐厨房自动按家乡的口味给我们做菜,面对一桌子没有凉菜且先上汤的粤菜,我们(尤其是我)感动得哇哇直叫,吃得风卷残云。我从席间的聊天中得知,小学时小镇上青龙帮、斧头帮的飞仔们后来找了姑娘成了家,为养家去广东做起大排档的伙计,学好手艺后说不上为什么大家逐渐聚集到南京,再也不分哥们和对头了。就这样,家乡小镇的治安好转了,南京的餐饮业发展了,就这样,20世纪混黑社会的21世纪都改行混餐饮了,人民安居乐业了,和谐社会建成了。夜里十一点吃夜宵,二舅一个电话,大概一百五十号人就过来喝酒了,不愧是混过黑社会的,打起架来随时保证至少一节火车皮的编制。南京让第一次到来的我感到亲切,无论是人还是城市。房间的闭路电视有点问题,来修的大叔讲着温温吞吞的南京话,一点都不着急,真可爱。班车开在市区里,感觉南京与南宁竟有几分神似,如果把道路旁的法国梧桐换成芒果树,没准会有种回到家的错觉。阿武和阿磊前后在这个城市六年,我竟一次都没去找他们玩过,回来后和阿磊打电话提及,我叹了口气说:“爱情真是蒙蔽人的双眼啊!”他呵呵地笑了许久。
  第三天行程无锡。从南京去无锡路上导游又开始七荤八素滔滔不绝,妈妈愁眉苦脸地对我说:“她一拿话筒我头就痛。”到了景点该讲解时她倒是安静了,只有一句“大家自由参观吧”。在无锡停留的时间是五个城市中最短的,只去了央视影视基地和紫砂艺苑购物点,家里缺个茶壶,花230块钱买了套绿色的鲤鱼吐水紫砂壶,是不是真的倒无所谓。下午去周庄的路上暴雨倾盆,我心里暗暗高兴,但愿坏天气能赶走大部分游客。没想到,周庄人还是那么多,只给不到一小时的参观时间,走得很赶,我和妈妈在小店买点东西,就已经落后到找不着队伍。旅游团早上在三国城和水浒城这种假地方竟然花费了三个多小时,妈妈不住惋惜能在周庄呆久点就好了,水乡是她期望已久的地方。
  第四天行程苏州。游览枫桥景区和定园。定园号称刘伯温的私家园林,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个靠旅游团养活的无人问津的普通园林而已。在定园里,我们发现昨天在无锡紫砂艺苑卖的紫砂壶套装这都有,随口问一句那个鲤鱼吐水壶的价钱,小贩开价60块。我倒抽了口凉气,昨天买壶时想好购物点会比较贵,被砍个五六十就算了,不料今天看到一个差不多便宜两百块的。我把壶拿起来端详,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淘洋垃圾CD的眼睛功夫总算没白练,这个60块的紫砂壶无论砂质、做工还是曲线圆润度、壶口密合度、壶底印章都比真货差得远,是个劣质的冒牌货。哎呀,人生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下午五点车到杭州,导游要拉我们去宋城,说票都订好了,无奈人心尽失,没有一个人理她,只好作罢。对付这种人,你跟她认真你就输了,不用管她,“用事实说话”,嗯哼。晚饭后,集体去武林广场逛街。杭州有些斑马线设置得不太合理,没事在杭州别走斑马线,真的,不要以为是网络搞笑。
  第五天行程杭州。西湖很美,就是人太多。最近经常下雨,水位高,“欲把西湖比西子,西子是个小胖子”,我喜欢肥版的西湖。艳阳高照,人们缩在游船的空调房里,我站在甲板上,眺望烟波浩淼,不觉前胸后背流出汗水,和水在一起是安静的。中午吃饭,大家照例觉得百分之八十的菜味道过了,照例把太咸太甜的鸡肉鱼肉推到我这个唯一能吃得惯的异乡人面前。
  下午,我和亲人告别,离开杭州。坐在价钱贵三倍时间却只快20分钟的冤大头D5652次上,昏昏欲睡。到上海已经天黑,下车往外走,整个城市的喧嚣把我笼罩,孤独涌上心头。

给母亲

  我对西洋节日的态度有两种:一定不会过的和一定会过的。一定不会过的如情人节、圣诞节,一定会过的如母亲节。情人节不送花和礼物的人能找到女朋友吗?哈哈!只过母亲节不过情人节的人老婆会有意见吗?哈哈!
  祝妈妈节日快乐,永远年轻!

   云
 
母亲
老了,垂下白发
母亲你去休息吧
山坡上伏着安静的儿子
就像山腰安静的水
流着天空
 
我歌唱云朵
雨水的姐妹
美丽的求婚
我知道自己颂扬情侣的诗歌没有了用场
 
我歌唱云朵
我知道自己终究会幸福
和一切圣洁的人
相聚在天堂
 
  (海子 《给母亲(组诗)》之三)

母亲节

  祝妈妈节日快乐!

还是孩子

  一直努力想改变的,还是没改变。终究是个孩子。那些年我每次玩得满头大汗提心吊胆地回家,希望逃过母亲的责骂。如今我推开门,发现当年的孤独和懦弱已经长成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欣喜的是我再也不回避,那个总是说不的我。
  总是这样,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一度觉得生命无解。其实哪用想那么多呢,人固一死。没有爱情就孤独终老。怎么眼光这么狭隘呢,还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呢?一切都好。
  要好好对待自己,要好好照顾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