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

泰国小笼

  1.无锡惠山古镇上,远远瞧见一家小吃店:泰国小笼!难道人妖也学会做包子了?定睛一看,原来招牌上写的是:秦园小笼。
  
  2.太湖边,导游介绍道:“大家看前面,突入湖中的巨石酷似鼋,故此地得名鼋头渚……”幸好像鼋,像龟的话就毁了。
  
  3.横街口一个衣着沧桑的大叔在卖烤串,脸上一副“我真的是新疆人”的表情,摊位上刷着大大的红字:“正宗新疆羊肉串!2元一串,10元3串!”
  
  4.从前有个小朋友,他有一个iPhone5,有一天他升级了iOS7,然后,然后他就瞎了。
  
  5.我住的地方后面那所小学,据说是上海市的Top5,学校周边的房子全被家长买光了。人家广播操跳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江南Style》,毕业典礼能放半个小时的焰火,老牛逼了。每天早上做操各班级列队进场时,女教导主任尖利的叫声响彻云霄:“四(三)班后面的同学!腿抬高!!XXX(名字),说的就是你!最差就是你!!”
  
  6.早操后,女教导主任拿着话筒,站在升旗台上训话:“看儿童电影本来是好事,可是,五(七)班有两位女同学,擅自跑出电影院买零食,这是什么行为?!孙老师自从担任学校德育老师以来,还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无组织无纪律!目中无人!!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唉,这位人类灵魂的攻城师,你还是去卖泰国小笼比较好。
  
  7.神舟十号顺利返回,佳姐说:“每每看到返回舱要打开舱门的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走出来的是贝吉塔和那巴啊,然后用谷歌眼镜测了一下工作人员的战斗值,轻蔑一笑:“愚蠢的地球人!卡卡罗特怎么选了这么一个破星球……”接着举起右手打开手掌,放一个波,方圆百里立马夷为平地……”

苏州一瞥

耳间风(一)

Dvorak: String Quartet No. 12 "American";
Tchaikovsky: String Quartet No. 1;
Borodin: String Quartet No. 2

Emerson String Quartet

  还记得自己买的第一张古典音乐CD:德沃夏克第十二弦乐四重奏“美国”、柴科夫斯基第一、鲍罗丁第二弦乐四重奏,DG Masters中价系列,封面是康定斯基的油画《骑马的夫妇》。借着这三首曲子,我推开了古典音乐的大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Dvorak: Symphonies No.5, 7, 8 & 9"From the New World"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 Istvan Kertesz

  德沃夏克第五、第七、第八交响曲,比起他最著名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来毫不逊色,只需一套DECCA Eloquence系列的2CD就能一网打尽,价廉物美量足。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克尔特斯指挥伦敦交响乐团的版本,录音师是旷世奇才Kenneth Wilkinson。Wilkinson让我知道,好的录音绝不是Sony式昂贵仪器和浅薄品位的堆砌,录音是天才的艺术。
  每当心浮气躁,我会拿出这张CD,放碟入仓,按下播放。大提琴声响起,仿佛分隔多年的知己,一句话便说到你心窝里。
  德沃夏克的音乐是一种热烈、欢乐、思恋、忧伤的综合体,就像九月含着乡愁的天空,微云渺渺,秋风浩荡。

  

Dvorak: American Suite; Silent Woods; Prague Waltzes; Mazurka
Alexander Trostianski, Russi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 Dmitry Yablonsky

  我是这么听古典音乐的:找一个喜欢的作曲家,听完他的作品,再寻找下一个喜欢的作曲家。所以我听过德沃夏克的交响曲、小提琴协奏曲、大提琴协奏曲、钢琴协奏曲、钢琴三重奏、钢琴五重奏、弦乐四重奏、弦乐小夜曲、歌剧、交响诗、安魂曲、弥撒……却没听过几首贝多芬的交响曲——现在我才喜欢到肖斯塔科维奇,可怜的乐圣估计要排到2014年了。这种做法很不科学,但很有乐趣。
  某些不那么流行的曲目,常常能给人惊喜。如果你只知道德沃夏克的谐谑曲,那么不妨试试他的美国组曲;如果你爱听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那么他的马祖卡也不会让你失望。

  

Tchaikovsky: Swan Lake
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 / Wolfgang Sawallisch

  柴可夫斯基和德沃夏克都很适合古典音乐的入门者,《天鹅湖》优美的旋律没有人不记得。古典音乐是美好的,它将使你受益终生。

  

Tchaikovsky: The Symphonies
Oslo Philharmonic Orchestra / Mariss Jansons

  中国的爱乐者喜欢把柴科夫斯基称为老柴,仿佛一个亲切的长辈。老柴和所有伟大的俄罗斯灵魂一样,有西伯利亚北风般的凌厉和暴烈,有俄罗斯土地横跨亚欧的广袤,有对人类命运不可遏止的悲伤,高贵善良。
  杨松斯指挥奥斯陆爱乐乐团的柴科夫斯基交响曲全集是企鹅三星带花的名版,买来听过之后略感失望,演绎上我更喜欢穆拉文斯基指挥列宁格勒爱乐的版本。
  第一次现场听到老柴的交响曲,是在同济百年校庆艺术节的开幕式上,上海交响乐团演奏的柴四第四乐章,高潮时感觉乐团都快把大礼堂的屋顶掀飞了。后来还听过一次莫斯科交响乐团的柴五。一直忘不掉的是赤膊在宿舍里听第一交响曲和第六交响曲《悲怆》的日子,青春啊。

  

Mahler: Symphony No.1; Symphony No10-Adagio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 Claudio Abbado

  听古典音乐之前千万不要去看别人写的乐评,伟大的作品会完完全全告诉你它的美丽。你听到的每一段旋律只可能属于你自己,这个世上再没其他人能够拥有。
  一个人的内心要有多么纯净才能写出这样的曲子?一个人要有多么坚强才能拥抱黑暗起舞?葬礼进行曲的鼓声一下下敲在心脏上,美好得只想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