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

你永不会注意夜晚的太阳

 我们将在彼得堡重逢
   ◎曼德尔施塔姆
  
我们将在彼得堡重逢,
仿佛我们把太阳埋在那里,
然后我们将第一次念出
那个幸福的、没有意义的词。
在苏维埃的夜晚,在丝绒似的黑暗中,
在漆黑的丝绒似的空虚里,那些幸福的女人
她们可爱的眼睛仍在歌唱,
不朽的鲜花仍在盛放。
  
首都像一只野猫弓着身子,
一个巡逻兵站在桥上,
一辆汽车在黑暗中飞驰而过,
咆哮着,布谷鸟一般叫嚣着。
今夜我不需要任何通行证。
我不害怕哨兵。
为了那个幸福的、没有意义的词
我将在苏维埃的夜晚祈祷。
  
我听见剧院一阵沙沙响
和一个姑娘“啊”的一声,
是塞浦里斯的双臂
正被那不朽的玫瑰压弯。
我们无所事事在篝火旁取暖,
也许很多世纪将会逝去
而那些幸福的女人的可爱的手
将会把轻灰扫成一堆。
  
某个地方楼座一排排红座位,
包厢衬垫擦拭的熠熠生辉,
一个循规蹈矩的官员
正瞧不起这世界。
我们不在乎蜡烛是不是
在这漆黑的丝绒般的空虚里熄灭。那些幸福的女人
倾斜的双肩仍在歌唱。
你永不会注意夜晚的太阳。
  
                 1920
  
                (黄灿然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