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

六年后的沪西校区

人生好比扭腰器

  1.别人说怀才像怀孕,久了就能看出来。可惜我是宫外孕。
  
  2.上海的小区里一般都有些户外健身器材,我强烈向大家推荐其中的扭腰器,锻炼效果特别好,我才用了半分钟,就成功地把腰给扭了。
  
  3.女甲:你们做公关这一行的,待遇怎么样?
   女乙:月薪三万。
   女甲:哇,真不错!税前还是税后?
   女乙:睡后。
  
  4.简历:婚姻状况-已婚;健康状况-已昏。
  
  5.我拗起造型来老是控制不好,要么玉树临风,要么玉树地震。
  
  6.Shakespeare:"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莎士比亚说:“蛋疼,还是不疼,这是一个问题。”
  
  7.我去吃七块钱的盖浇饭,摸出一张十元纸币和两个钢镚,收银的小哥拿过去,在一叠五块钱纸币旁边找出三个钢镚,加上刚才我给他的两个,宠辱不惊地把五个钢镚交还给我。
  
  8.这家饭馆的回锅肉盖浇饭挺好吃,而且你可以自由选择和回锅肉一起炒的配菜,只消付钱的时候说一声“回锅肉饭用白菜”、“回锅肉饭用蒜苗”或“回锅肉饭用青椒”,不瞒你说,每到这个时候,我最想说的是:“回锅肉饭用回锅肉。”
  
  9.中午吃KFC,点了他们的招牌菜“新石家庄烤翅”和“技校鸡块”。
  
  10.去同学宿舍玩,拿起桌面上的《同济大学研究生条例》翻到一条:“已婚女生因人工流产或分娩(必须符合计划生育规定)所发生的门诊医疗费用可报销80%。”哎呀,研究生就是好,既能研究又能生。
  
  11.做了一天PPT做到傻掉,想登一下邮箱,发现“无法显示该网页”,定睛一看,我把http://打成了hppt://。
  
  12.干我们这行,老是对着电脑,时常觉得眼睛干涩、痒痛,这种症状医学上叫“痛睛”,如果不引起重视,久而久之,积劳成疾,就会变成“习惯性痛睛”。
  
  13.你要啥我就有啥,你当我是淘宝网啊?
  
  14.《独唱团》的热销说明:原来,中国最牛逼的广告公司叫“中宣部”。

拜拜,世界杯

  1.观看CCTV5《豪门盛宴午夜版》只有两种结果:要么电视机冒烟,要么自己冒烟。傻,常有;如王梁一般,傻得浑然天成,傻得物我相忘,傻得肝胆俱裂,傻得让人感慨“这样的女孩,你伤害不起”者,不常有。各位看球的男同胞,遇到这样的主持人,就嫁了吧。
  
  2.下届巴西世界杯,如果再遇到那种口气嚣张眼神不屑地骂你“伪球迷”的人,你可以这么收拾他:从揭幕战开始,按照“对着干”的原则跟他赌球,放心,最后算下来,赢钱的肯定是你,接下来,你需要做的仅仅是把赢来的钱口气嚣张眼神不屑地拍回他脸上。
  
  3.未来哥输给保罗哥的故事告诉我们,出来混,品位很重要
  
  4.2010年南非世界杯,有这么一支球队,他们全部7场比赛进8球净胜6球,淘汰赛阶段用连续4场1:0气死对手夺冠,据说,他们踢的是“艺术足球”、“攻势足球”、“美丽足球”,是“实用足球”、“功利足球”、“丑陋足球”的终结者,哈哈哈。
  
  5.实用式足球变身少林寺足球,华丽派足球变身演技派足球,他妈的一群贱人,傻逼透顶的决赛。
  
  6.凌晨五点多看完决赛,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对兴高采烈穿西班牙球衣的情侣,女人手里还牵着一条宠物沙皮狗。唉,烦什么就来什么,我好想上去跟他们仨热情地打声招呼:“你们好,狗男女。”

亲爱的马勒

  1860年7月7日,在波西米亚的卡里斯特村庄,一个名叫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的婴儿呱呱坠地;今天,2010年7月7日,是这位地球上最伟大的音乐家的150周年诞辰。
  把时光拨回2008年,某个夏日午后,我光着膀子躺在同济西北三宿舍楼的架床上,音箱里在播放马勒第四交响曲,房间热得像个蒸笼,风扇嘎嘎作响。我没有起身把CD换成格里格或勃拉姆斯,反而神奇地把那部听起来“乱七八糟”的曲子放了一遍又一遍,那时我还不知道,以后我将长久地爱上这个人的音乐。
  接下来半年时间,我唯一听的音乐就是马勒第四交响曲。2009年,我用一年时间,“听完”了马勒的所有交响曲:第四交响曲、第一交响曲、第二交响曲、第五交响曲、第六交响曲、第三交响曲、第八交响曲、第七交响曲、大地之歌、第九交响曲,每天听,反复听,一个乐章一个乐章地听,每部交响曲至少听二十遍,这艰难的“攀登”过程,是一种接近伟大灵魂之巅的甘甜。固执的人没有小时、天数、月份,对于心底的热情,他们用“年”来计量,那感觉,就像爱着最心坎的姑娘,用尽全部心力,默默坐在她身旁,听她把心事讲。
  我认为,一个人最喜欢哪个作曲家,和他本身的个性和气质有着莫大关系:贝多芬是温暖粗豪的,像莱茵河畔冬日的阳光;德沃夏克是儿时屋后的水塘和榕树,是渺渺茫茫的乡愁;柴科夫斯基是宽广的俄罗斯,是大雪天屋内的壁炉;巴赫是严整的,极度的节制中蕴含着博大的爱;布鲁克纳是一团寂静的火焰,在蔚蓝的湖水上熊熊燃烧……可我最爱的,还是马勒,他的静默如此凝重,他的内心如此宽广。你听,他忧伤、脆弱、怪诞,他甜蜜、强大、伟岸,是水穷云起处四下无人的悠远和苍茫,是行至深山时歇斯底里的呼喊和痛哭,是爱情,是死亡,是尘世间所有明亮简朴的笑容和沉郁火热的眼泪,是存在于宇宙中不可磨灭的永恒——人类的情怀,这是所有伟大的艺术家给予我们的,与死神作对的武器和勇力。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听马勒的人大概是孤独的,孤独很好,像水,上善若水。在黑暗中,让马勒的音乐淹没我,让我再一次拥有过去,那像晴空一样辽朗的日子,遥远而荒疏。风,高高吹着,岁月有很多芬芳,很多哀伤,在芬芳和哀伤里,有它的深厚,它的绵长。夜,透亮着,所有的窗户映出灯光,所有的孩子沉入梦乡。我感到周围的钢筋混凝土墙垣渐次崩塌,我看到一脉蓝色远山,一片金黄稻田,碧绿的玉米地响着,村庄响着,小溪响着,心中的块垒,化作一江春水流啊流,时间又苦又香,我老泪纵横旧情难忘,生命中所有美丽的往昔,在音乐中一下子复活,如同你稚气地做了一个美丽的动作,我一下子就爱上你了。
  有些往事,要用一生铭记;有些音乐,要用一生聆听。马勒有大美,曲曲摧心肺。感谢马勒,陪我度过许多的时光。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我亲爱的马勒,最温柔的强者,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