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

正月十一去炮龙

星际争霸2Beta内测版体验

  前几天晚上,收到一条小志的短信:“星际争霸2的内测邀请码会被破解吗?”我随手回了条“不可能的。”
  两天后我才回过神来,难道以跳票著称的暴雪开始星际争霸2的内测了?到论坛一看,何止开始内测,客户端都已经被破解,只需要安装客户端下载破解补丁下载录像三步,就可以在自己电脑上运行星际争霸2的Beta内测版本。虽然没有邀请码仍旧不能上BN对战,但可以观看录像,星际2终于走到我们跟前。
  
截图1 载入页面。星际2自带分辨率调整选项,我的显示器分辨率是1440*900。

 
截图2 和魔兽争霸3一样,滑动滚轮可以调整视角高度。看看人族的SCV如何把建筑物一点一点焊起来。

 
截图3 永恒的经典地图Lost Temple,从星际争霸到魔兽争霸3,再到星际争霸2,多少场战役折戟未尽,多少场战役狼烟又起。星际里的人族单BB双BS堵口演变成星际2里的3BS堵口。

 
截图4 虫族的恶心一如既往。屏幕左侧出现的是部队遭到攻击、建造完成、农民闲置的提醒信息。

 
截图5 神族比较炫酷。编队情况一直显示在状态框上方,可以看到有5个编队(1、2、3、4、0)。我也喜欢把基地编成0队,哈哈。

 
截图6 帮助菜单中的人族单位信息。星际2的单位各项数值设定与星际很接近,例如SCV仍是60的血量,狂徒仍是60的盾100的血。

 
截图7 帮助菜单中的神族科技树信息。列出各族科技树对记不住建筑关系的新手玩家们很有用。

 
个人体验:
  1.暴雪越来越注重游戏的社交性和垄断性。星际2中好友、聊天、邀请等互动功能非完备,播放录像时可查看该场对战的全部聊天记录。第二代BN战网是一个正版才可进入的封闭系统,既可杜绝盗版,又是暴雪公司向代理商们要价的重要筹码。
  2.游戏操作有所简化:建筑物可以复选,一个编队可容纳更多单位,基地集结点设到矿上可自动采集……但操作要求并未降低。上面的截图均来自F91和LX的比赛录像,这两位中国星际超一流高手玩起星际2来,战术、运营、操作、扩张、暴兵、控图都很漂亮,不愧是职业选手。
  3.星际2的录像有5档速度可调(比星际的9档速度少了4档啊),可以观看第一视角,可以像看电影一样随意切到任意时间,可以像魔兽争霸一样查看单位和建筑血量。
  4.粗糙的场景和模型没什么好讨论的,这是Beta版本,好不好看是最次要的问题。相信最后暴雪的美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5. Beta版的客户端有1.6G大,我用的台式机配置是AMD Athlon 2.2G / 2G DDR2 / GeForce 8500GT,画质为默认设置(全部中等),观看录像会不时卡一下,不算流畅。
  6.平衡性似乎还需要更深入细致的调整,当然这是每款即时战略游戏都会遇到的最大难题。
  
  1998年4月1日,星际争霸发售。2007年5月19日,暴雪公司在韩国首尔首次对外发布星际争霸2的消息。2010年2月18日,星际争霸2内测启动。
  2000年,我第一次接触星际,在电脑房里玩了一下午。2010年,我安装上星际2内测版,录像才看三场便觉无趣。作为一个铁杆星际玩家,我对星际2却没有任何期待——那些精美华丽的3D画面没承载过任何东西,形同陌路,与我无关。只有在名字叫“星际争霸”的2D游戏里我才能嗅到些许当年的气息,那时我和猪嘛在网吧打星际在教室考好成绩,那时我和阿磊通宵操机出来走在空荡的大街上,10年弹指一挥间,多少往事在天边。
  星际2正式发售的时候,我想我不会去买,也不会去玩。我毫不怀疑暴雪可以把星际争霸2做得非常非常出色,但是,它永远无法跟“上帝借暴雪之手献给我们的星际争霸”相提并论,因为无论作为一款游戏,还是作为一段回忆,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我心目中神圣的星际:完美。

东湖的水面飘着淡淡蓝烟

  现今的中国,还剩几个诗人?魔头贝贝是我为数不多的答案中的一个。他坐过牢,当过门卫,有一个普通的妻子,我喜欢他的诗歌。
  今天是大年三十,饭桌上有香菇和春笋,电视里有宋祖英和周杰伦,蒋大为又开始《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切好莲藕炖排骨,站在煤气炉边我想起我的东湖,往事如烟,这些诗句亲切得像高压锅此刻放散出的缕缕肉香。
  新春快乐,虎年吉祥。

 敬献与微澜(节选)
  ◎魔头贝贝
 
   1
这么些年从没
给你写过一句话
 
这么些年过去了
你依然摆摊儿
而我
经常喝大
 
这么些年
为几块钱
 
对他们陪着笑脸
 
   2
有时候我喜欢看你
睡觉的样子。
有时候我突然
特别喜欢你。
有时候我看你睡觉的样子会突然
觉得恐惧
当深夜酒醒
明月照临。
 
那是我的身体
未来
的尸体。
那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
曾经年轻。
 
   4
暗下来的一天亮起星星
他们在歌厅跳舞
在大街上
发出笑和别的声音
烧烤的炉子炭红火旺。
我搂着你的腰
给你缺乏的杯中斟满酒。
我们的亲密显得我们好象不是
做了七年的夫妻。
你手腕裸露的部分皮肤粗糙
摸起来涩涩的。
因为洗衣洗菜洗碗
日复一日被凉水侵蚀。
 
   10
山顶上小雨变成
一粒一粒的雪籽。
桃花刚刚绽开
有的粉红
有的深红。
对面悬崖的洞穴冒出白云
一朵一朵。
 
已经这么些年了
我仍可以看见他和她
沿着陡峭的台阶一级一级
小心地往下走。
 
   11
冬天傍晚
我和灰白头发的父母边吃饭边看电视
还有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妻子
粉蒸排骨冒着热气。
许多人注定
也这般如此
并在不经意中发现
窗外一簇一簇往下落的
没有声音的雪。
 
   12
我喜欢你。
黑黑的长长的头发
嫩黄的毛衣。
我喜欢含着你白白的手指时
你看着我眼神里的安宁。
十多年前在武汉华中师范
我们晚上在林荫道散步
树背后一对对情侣
身体紧紧缠在一起
你好象意识到了什么
故意
稍微离我远点儿
从图书馆透过来的灯光
使我们看见
刚刚绽开的桃花。
第二天我们把桃花拍进照片里。
它粉红
你微笑
我显得严肃
我们错开
大约两厘米。
东湖的水面飘着淡淡蓝烟
我喜欢
那时候没有拍进照片的
所有人和风景。
十多年后
风景也许还是那样
有的人
却可能已经死了。
也有的人
比如说我
在河南南阳官庄镇
一个阴天
给你写这首诗。
 
   23
过去的事物经常回来。
这让我有机会
重新审视它们。
背景转换
象置身殡仪馆。
 
象小女孩你蜷曲在被窝。
象可爱
陌生的猫咪。
你给我洗澡的样子象妈妈。
水中的你
散发着好闻的奶味儿。
 
午饭通常是
面条加蔬菜。
晚餐我们到父母那吃。
白米饭
四双筷子。
我有个妹妹在青岛
弟弟在北京。
 
深夜从屠宰场下班我有鲜血和骨肉。
象只猫咪你在被窝蜷曲。
我感到你的温度
在外面的冰天雪地里。
我感到我活着。
这让我有机会
在殡仪馆失声痛哭。
 
 
 幽蓝(节选)
  ◎魔头贝贝
 
   11
多雨的日子
楼底下爬山虎
突然就青翠地伸到了眼前。
我放下书
走进客厅
陪你看电视。
他们在屏幕里忧愁
接吻
生病
因为爱着而流下泪水。
因为长久生活在一起
我和你默默无言。
 
夜晚降临。
隔着窗纱
那些藤蔓黑黢黢地一片。
我离开电脑
走进客厅
陪你看电视。
破灭的憧憬
辛酸的美好
使你眼眶禁不住湿润。
而有时候你会禁不住
哈哈哈哈地笑我也跟着
嘿嘿嘿嘿地笑。
 
关上门
灭掉灯。
听着
水滴自房檐滴答滴答……
梦中
另外的世界来到了。
我和你
两个脑袋里互相隔开的世界
溢出了我们长久生活在其中的世界。
我们不知道满月已经破开云层
到处都是
明晃晃的寂静。
 
   15
在书桌上铺开稿纸我写下
暗淡的句子
在台灯明亮的注视中。
脑袋在漂移
一分钟等于十年。
隔墙的屠宰夫妇睡着了
那些裸体的鸡
堆满嗡嗡作响的冰柜。
 
院子里雨从刷拉刷拉变成滴答滴答
我熟悉这种寂寞。
这不是思考的时间而是
想要喊叫的时间
当那个深夜街道上独自淋雨的男孩再次浮现。
这不是我
以后永远不是。
这不是那个月亮朗照着校园草坪的两个人的夏天。
 
象两朵欲开未开的小花我们坐到天色微明
直到周围有人跑步。
这不是蕊蕊
是陈女士
然后是牵着宝贝的妈妈。
昨天傍晚我和妻子散步碰到她
互相点点头笑了笑
各自反向走去。
 
   17
十二月即将结束
但早晨和傍晚
每天都在重新开始。
某些地方早已连续几次大雪飘飞
这儿还没一点动静。
你去市场买肉准备包饺子。
羊肉暖肾太贵
猪肉凉胃便宜。
 
把白菜洗净你开始剁馅儿
又加了几棵大葱。
湖南小锅烧打了两斤白酒
徐记调味店拎了一瓶米醋。
因为月底工资花完了
你对他们说先欠着。
月亮升起来了
缺了半边。
 
如同酒醒后口渴难耐
你的空乏使你打开几小时前关掉的电视。
调低音量
生怕惊醒隔壁的妻子。
剧情变化
好人原来是坏蛋。
你想起曾对某个人五体投地
后来知道他不过为了骗钱。
 
月亮升到从窗户看不见的位置
屋子外面
冷冷的淡淡光辉。
大街上好象从来
没有走动过人类。
好象手术已经成功——
你无话可说意味着你里面
有什么正在结痂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