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

谈话录

  1.沈春阳:没看出来您还双眼皮哪?
   小沈阳:你看错了,那是抬头纹。
 
  2.小李:她那么大了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啊?
   阿福:是啊,30了。
   小李:30岁?她不是80年的吗?
   阿福:虚岁呀。
   小李:你还算虚岁,这不是要了人家亲命吗!
 
  3.杨哥:怎么回事,你的衬衣和我一样哎。
   阿俊:咦,是哦,撞衫了。
   杨哥:唉!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你们就是不听,不要盲目对我搞个人崇拜!
 
  4.小戴:跟我一起炒股吧,我教你。
   妍子:钱都没有,炒个屁股。
 
  5.小戴:我没看出来全班女生哪个能比我更懒。
   妍子:我也没看出来。
 
  6.挚姐:汗血马就是说出汗的时候像血一样。
   小李:这种马只有一点不好,就是受了伤血哗哗流还以为自己在出汗,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咋死的。
   阿俊:这就叫“汗死”。
 
  7.小李:唐老师好像很喜欢穿衬衫,而且颜色都很艳。
   妍子:对的,他只穿紫色、粉色、黄色三种颜色。
   小李:我们叫他“唐三彩”吧。
 
  8.小李:(愁苦地长叹一声)唉……
   阿磊:你真是剪不断、李还乱。
 
  9.小李:《传闻中的七公主》不是韩剧吗?哎哟,妈你开始看韩剧啦?
   额娘:是啊,以前没看过韩国的。
   小李:会上网好吧?会看网络电视好吧?不用天天等。
   额娘:嗯,不用熬到晚上10点多看湖南台了,广告多多的,很烦的。
   小李:这不到两天你看了多少集?
   额娘:从58集看到82集。
   小李:哇!
   额娘:早上起床就看,看到半夜一点,呵呵。(额娘笑得很不好意思)
   小李:感觉韩剧怎么样?
   额娘:哦唷,男的很帅的!女的也漂亮!有些话讲得很好,很有人生道理,哎哟,意义很深刻的!

老西门

观影记(十二)

《リリィ·シュシュのすべて》(《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我被封面一望无际绿色稻田里的白衬衣男孩骗了,抱着《四月物语》般唯美的预期,岩井俊二展示给我的却是中学生血淋淋的花季。
  星野修介,爱好天文,家境优越,因入学成绩优异而遭众人排挤,在冲绳岛经历一系列变故后,从一个在街头抢钱的混子变成以践踏他人尊严为乐的暴徒。
  莲见雄一,稻田中的男孩,沉默寡言逆来顺受,可以一声不吭地脱下裤子任人羞辱,可以把心里暗恋着的女孩领到荒弃仓库让星野的手下强暴。唯有莉莉周的音乐是他唯一信仰。
  久野阳子,娴静而刚强,德彪西的钢琴曲从她手里弹出,受侵害后剃个光头照常回学校。
  津田诗织,多美的名字,十四岁的她被胁迫无休止地进行援助交际为星野赚钱,莲见负责看护她去“工作”并送她回家。同班的佐佐木健太郎喜欢津田,莲见为给他们安排约会打电话给津田:“佐佐木想见你,他明天在楼顶等你。”津田却问是客人吗穿什么内衣好呢。在天台上,津田拒绝了佐佐木的表白,她一定是喜欢上了莲见,这个在她第一次接客后回家路上一声不吭任她踢打的男生,餐厅里,她打断莲见“佐佐木一定会和星野对抗保护你”的话,说道:“你保护我吧。”
  四个人物里星野和莲见这两个孬种让人恨铁不成钢,久野太过完美。我只喜欢津田诗织,她躲开莲见的视线用花园的水管冲洗自己,她偷来客人的钱包请莲见吃大餐,她问莲见要来莉莉周的CD静静听着,在久野出事后她远远地喊着安慰莲见“没事的,她是个坚强的人”,她伸开双手仰面倒向金黄稻田,秋高气爽。津田对莲见的情意,是电影里最温暖的部分。
  岩井俊二刻意地把自己擅长的绝美影像和残酷叙事放在一起,并且雪上加霜让死亡频频闪现:冲绳岛上星野几近溺水身亡,旅途结识的年轻人冲向疾行的货车留下一地血迹,夕阳里风筝翩跹追逐的下一个画面是津田高处降落的最后姿势,莲见在莉莉周演唱会上发现自己视为精神支柱的“青猫”竟是星野,在混乱人群中从背后用水果刀将其刺杀。
  两个半小时的电影,堵得慌,片中人物的苦楚难以言说,只有那些经历过相似悲惨的人才有资格说“这就是我们的青春”而不显矫情,于我最多只能算作一份解读日本现代社会的参考文本,与他们相比我的青春期幸福无比。我真是搞不明白那些写了上万字影评的,你们又不用和比自己大三十岁的男人睡觉,哪来的那么多这儿疼啊那儿痛,实在受不了您就吃片芬必得呗,药效持续十二小时管用着哪。
 
《心中天網島》(《心中天网岛》)
  筱田正浩代表作,一部出色的学院派作品。英文译名"Double Suicide"已完全概括所有剧情:桥下两具颠倒横陈的尸体,是一对自杀殉情的恋人。一开始就把结局带出是导演自信的表现,必须靠故事展开的紧凑感弥补观众提前知道结果所损失的悬念感。
  我总觉得《心中天网岛》不像一部电影,更像一场戏剧。已有妻儿的纸店老板治兵卫爱上了妓女小春,他决定不顾一切反对抛家弃业与之私奔。可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最后治兵卫发现自己陷入了对妻子不忠、对小春不义的境地,进退两难,剧情冲突达到高潮,自杀只不过是高潮后的结局。
  影片中无所不在的黑衣人,他们旁观、守卫、偷窥,甚至帮忙收拾东西、搬动道具,就像命运安排的使者,按照预定轨迹不可抗拒地把治兵卫向死亡推去。除此之外,电影开始的过场里导演在打电话述说结局拍摄的具体事宜,布景里可转动的大墙面带来时空的迅速转换,屋宇为临时搭建供主角推倒,女演员岩下志麻涂黑牙齿同时饰演小春和治兵卫妻子两个互相支持相互亏欠的角色,所有这些新颖的手法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桃花运》
  在CCTV6看了《桃花运》后半段,“一定要完整”强迫症发作,到网上找了前半段的视频看完。电影属于“看过就忘”型,六个爱情故事都很俗套。一大票演员里我比较中意元秋的表演。
  
《It Happened One Night》(《一夜风流》)
  十一前一天佳姐来我家住下。快睡觉时他问我有什么好的电影推荐,我错误地拿出了《一夜风流》的碟意欲让他稍微浏览一下,后果就是我们看了开头接着一直往后看一直往后看,直到电影结束时针指向两点。我很对不起兄弟,因为次日佳姐要六点起床去赶火车,坐二十八个小时的硬座回家,我很惭愧,我很自责,我应该拿《无极》出来的啊!
  电影的中文译名很噱,我觉得和它的原作故事一样叫《夜班巴士》就挺好。
  在第7届奥斯卡奖上,《一夜风流》历史性地成为第一部赢得奥斯卡大满贯的影片(同时得到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剧本这五个分量最重的奖项),并将这个记录保持了四十一年。直到如今,奥斯卡历史上也只有三部电影取得过大满贯的成绩,另外两部是1975年的《飞跃疯人院》(48届)和1991年的《沉默的羔羊》(64届)。
  《罗马假日》在我个人的“纯情电影排行榜”中的地位并不高,如果你看过这部由克拉克·盖博(Clark Gable)和克劳黛·考尔白(Claudette Colbert)主演的电影,或许会像我一样觉得1953年的《罗马假日》不过是1934年《一夜风流》的“高明抄袭版”。《罗马假日》靠赫本的天使笑容和罗马旖旎风光得分不少,比较起来,考尔白丝毫不输赫本,她深情的眼眸如桃花潭水深千尺,风情万种。盖博两撇小胡子,老练成熟还带点坏坏的痞气,和考尔白搭起戏来浑然天成,再加上俏皮的台词和轻快浪漫的剧情,一笑难忘。
  “我曾经到过一个太平洋的小岛,到现在还无法忘记,我想带着我的爱人到那里去。在那里,有时你会感觉自己和月光、海水融为一体,成为无比广阔和伟大的自然的一部分,住在那里最好不过了,你会觉得伸手就可以摘下天上的星星。”
  盖博扛着考尔白涉过波光潋滟的小河,脚步激起水声,宛如梦境,美不胜收,堪称本人最爱电影桥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