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4]

乘着歌声的翅膀

  我爱胡思乱想的坏毛病早就初露端倪。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教我们班小朋友唱当时7岁以下流行劲歌金曲榜排行第一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因为听错歌词,当时在我脑海里这哪是一首儿歌,简直就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我听到的歌词是这样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份铅,交给人民警察叔叔收里边,叔叔拿着铅,对我把头颠,我快乐地塑料绳,叔叔再见,叔叔再见!”我一边跟着周围的小朋友摇头晃脑地唱,一边在心里想象着这个离奇的故事:一天我在马路边捡到一根铅笔,交给警察叔叔,警察叔叔“嗖”一下就把这根铅笔“收”进肚子里边(他是个长得像警察叔叔的自动铅笔刀),接着他开始削铅笔,脑袋像安了弹簧一样疯狂地抖动,我高兴极了,拿出跳绳的塑料绳边跳边说“叔叔再见”!
  很多年过去了,我也从五行缺奶的小帅哥出落成五行缺钱的小摔哥。子和爱因斯坦都曰过,江山易改,本性难易。那是20世纪末平常的一天,走在街上,我突然就被音像店里传来的歌声打动了:“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大声地告诉你,愿意喂你,我愿意喂你,我愿意喂你,忘记我性命……”一个女子忘情地向心爱的男子表白,愿意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既特立独行,又丝毫没有女权主义者咄咄逼人的架势,含情脉脉深情款款,这是一份多么深沉的感情啊!
  后来我又聆听到了许多好歌。羽泉,这个名字像玄幻小说题目的组合有首歌叫《彩虹》,教育我们在恋爱中要敞开心扉有话直说:“我的世界从此以后多了一个你,每天都是一出戏,无论情节浪漫或多离奇,这猪脚就是你……”台湾普通话六级考试资深考官周杰伦的《完美主义》让我懂得了如何骂起人来也像R&B:“你的完美主义太彻底,分手的话像语言暴力……这贱人这贱人这贱人,这贱人这贱人,这贱人,这,贱人这贱人……”有段时间在大街上听到好多这样的歌,什么“如果你真的需要什么理由,一万个够不够”“不要在寂寞的时候说爱我”,这些歌共同的特点是,歌词曲调听起来就像同一首,这其中能给我留下印象的只有一首表达拳拳孝心的歌曲:“不要再来伤害我爷爷,自由自在多快乐……爷爷爷,爷爷爷!”
  再后来看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听片尾曲《菊花台》,觉得其中一句甚好:“手摸独桨,愁心拆两半,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直到有天和同学去K歌,才发现歌词其实是:“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我半喜半悲,喜的是我觉得自己填的歌词更好,悲的是听错的歌词越来越像正确答案了。
  现在回想起,25岁的我感觉到其实这辈子早就被5岁的自己打败了。只有在乘着歌声的翅膀听错歌词时,才能感一丝丝的安慰,咧开嘴哈哈大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