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8]

一路有言笑

  上海冬天的天空,如果是放晴的日子,蓝得像温柔的眼睛,里面有树,有风,有飞鸟。走向公交车站时,晃荡在闲散平淡的老街上时,坐出租车时,坐三号线时,拖着箱子绕过半个南站时,阳光落在身上,分不清是它抱着你还是你抱着它。
  火车从黄昏开进黑夜,火车是一个悲伤的傻子,一条道走到黑。另一个悲伤的傻子在说话,说到最后人家问“来,抽根烟”,哈哈。深夜看到丈夫抱着婴孩靠在妻子身上,三个人都睡了,甜蜜安详。爬到上铺躺下来,感到自己是一条肮脏的大河奔向海洋,越来越清澈,平静而宽广。早晨醒来,小朋友和昨晚啼哭的小小朋友安睡如常,火车过江,江水静静流淌。
  四千里路云月竟不觉得漫长。跳下火车,闻到南宁清新的空气,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在喧闹的声音中走向出站口,广场上黄色的灯光给人无尽温暖。这是南方的冬天,紫荆花盛开,那些紫色的花瓣让我想起少年时的梦想。在南宁的两天,走了好多路,GMP作品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前有十几公顷的树林作为摩托车停放场地,著名的中山路小吃街炒菜的火苗窜得老高,南湖的水位比夏天时低了许多,民族大道的人行道上树木参天,工作日正午市中心的朝阳广场上人们悠闲地跳着舞,水果店里的水果琳琅满目从店里摆到街边,公交车上有和善的微笑。在南宁的两天,吃了好多菜,结识了可爱的“老师”,其实她是一个魔法师,她拥有让我一直吃东西的超能力,她让我吃什么我就会吃什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哈哈。
  太阳照常升起,我收拾好行囊,关上酒店的房门。谢谢你,这段旅程我很快乐。
  走在路上,我们应该为每一个崭新的时刻欢欣鼓舞,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