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1]

流水帐型人才不需要年终总结

  在家,冬至是最盛大的节日,会煲老鸭汤,大鱼大肉,装菜的盘子摆满桌面,爽啊,我就喜欢过这种主要靠吃的节日。冬至这天早上特别冷,我起晚了,去买包子时遇到钱同学。我们排着队,突然飘来好多白白的东西,钱同学问我是什么,我想都没想就答了一句:鸟毛。直到专教楼下,才发现那是雪花,下雪了!俗话说得好啊:没文化,真可怕。
  我对洋节日向来没什么感觉。感恩节,给印第安人的火鸡没我的份;万圣节,我从小就害怕鬼;圣诞节,钉死的又不是我大爷。圣诞节早上讲完PPT,收到朋友短信:“圣诞过过无妨,也算有个理由开心嘛。”是啊,干吗不呢?
  大五的课程再一次雄辩地证明,能叫“叔”的都不是一般的生物。常年潜伏在C510已修炼成精的松叔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城市历史保护课。松叔语重心长地说,女生的腰和北京的城墙一样,它们都是不存在的事物;要用容积率来理解女生的体重,90斤就是容积率1.5低层低密度,140斤就是容积率7.5高层高密度。而我们可爱的冬叔,设计课时会持续在30平米的教室内走动,盼望同学提出问题他好热心回答。如果不听内容,只看肢体语言,冬叔说话时活像打太极:小碎步、交叉步、垫步、小马步,一招一式有声有色。所谓的设计课已名存实亡,随便迟到,到了之后大家在教室里愉快地吃包子,也只有大五和很锉的总规项目能营造出这般美丽的生活场景。总规答辩结束,提前吃过散伙饭的组员们四散离去。
  上海冬天天黑得早。下午五点去跑步的时候,楼房上面是长出头的水杉,再上面是暗橘黄色的天空,格外美丽,空气冷冷的。心里不平静的时候,我能看下书了,一本接一本,真令人快乐。万一书看不下还可以看网站代码,真好。去火车站环龙婚纱摄影城买镜头,四周逛逛,心情大为开阔。我真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不能老窝着。
  在亚洲战网混迹一年多,饱尝被韩国人修理的屈辱后,我非常不舍地把我的正版星际打补丁打成盗版,上以前被虐过无数次的国内VS对战平台,随手就拍了个11级的人族,顿时觉得他们都好菜鸟,而我神功已成法力无边,一抬手心安理得地把星际给卸了,连同战网上一千多场战斗留下的十几兆满是韩文的地图文件一并删掉。人就应该在受虐中成长,真理啊真理。希望新的一年里生活能来虐待我,让我成长。
  2008年的最后一天下午,我去西南八下打印原理课要交的文章,看着纸张从打印机里吐出来,我突然想到,这个学期结束了。到规划院五所画图到天黑,到球馆打球到关门。肚子饿了叫上大伙去大天池喝酒吃肉,第一次喝加了姜丝的黄酒,香郁,辛辣,呛口,一看表0点6分,2009就这么悄悄到来了。回寝室路上收到一条条因网络拥堵延迟的短信,一个个回。
  2008是我不会忘记的一年。祝大家2009年平安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