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

落花无

                          临江仙
                            【宋】晁冲之
 
  忆昔西池池上饮,年年多少欢娱。别来不寄一行书,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
  安稳锦屏今夜梦,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问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无。

观影记(七)

《活着》
  《活着》是一部不适合改成电影的小说。余华改得很聪明,效果差强人意。
 
《Shakespeare in Love》(《 莎翁情史》)
  编剧还真会偷懒,大段引用莎士比亚的原句。服装不错。电影看了没什么感觉。
 
《午夜凶铃》
  三个男人在熄灯后一起看。小志一边看一边说真不恐怖,像文艺片一样,没意思。当然,电脑音量太小、互相说话讨论和知道最后会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一个人,这几个因素使恐怖效果大打折扣。
  恐怖片祖师爷地位《午夜凶铃》受之无愧。比起西方恐怖片怪物、血腥、僵尸等等场景来,《午夜凶铃》的手法高明多了。未知是最恐怖的东西,日本人真是厉害,把故事描写得丝丝入扣,恐怖就存在讲述的某个角落。如果让我一个人看并且不知道剧情,我肯定会害怕。别忘了,这是98年的电影,那时候我们的神经还没那么强壮。
  看的过程中我们叫出声跳起来的情况还是出现了:那是男主角爬下井里,看到……(略去具体描写)时,电脑“啪”的一下黑屏,整个寝室一片黑暗。高潮要开始,电脑却没电了--太不爽了!真是谁都没意料到的结果,没被吓得跳起来,却被郁闷得跳起来。唉,只能第二天早上来电后爬起来看最后的精彩部分。
 
《Trois Couleurs:Bleu/Rouge/Blanc》(《蓝红白三部曲》)
  很喜欢这几部电影。
  《蓝》里喜欢那串蓝色吊饰,一个人可以把许多东西放弃,如果尚有无论去到哪里都执意随身带着的东西,那他(她)一定不是个对未来无所谓的人,回忆带来盼望,盼望是好的。
  《红》里两个主角都喜欢:法官和模特。他们在下午阳光照进屋子里的时候对话,在黄昏点亮白炽灯坐在桌旁饮酒,人生难得遇到这样的人。三部曲里我最喜欢这部。
  《白》讲了一个人自尊的历史。没有自尊的人要寻回自尊时的力量多么可怕,“人至贱则无敌”,就是这样的。两个大男人在结冰的湖面上滑行、摔倒,真是好电影。
   既要深刻又要好看的电影不好拍,基斯洛夫斯基做到了。

重返嘉定基地

  第一次去不懂得珍惜包车的幸福。基地离学校那么远确实太不方便了。
  仔细走了一遍基地,许多想法受到毁灭性的打击,闭门造车真可怕。要重新考虑考虑。来回四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有点累,走的越多越沉默,很好。
  坐无比绕路的937到沪西校区再转沪唐线。自从大一离开后,第一次回到沪西,许多地方变样了,中环线高架已经修好,地铁在建校门被端掉,马路对面一幢超高层办公楼在建,校门旁的小店换了内容。没变的还是没变,流动小摊小贩有增无减,马路缘横流的污水还是那么脏,甚至当年怀揣一束羊肉串也敢出来烤的那位大叔都在。
  937转过校门口交通路的那个拐弯,一样光叶子的悬铃树,一样稀稀拉拉的行人,我承认,我难过了。

嘉定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