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

2007年总结陈词

  每天都要比昨天进步一丁点。

不诉离伤

  望君珍重。

新江湾半日游

  校园里的水杉叶子都黄了,现在知道什么叫“锈色”叶了。
  水货年华,以及超女、快男等等许多我不认识的名字明天要来,中午大学生活动中心领票的队一直排到海洋楼再到瑞安楼再到电信楼。
  下午骑车去新江湾城,去一个小时,回来四十分钟,这么好的天气!
  复旦新江湾校区那么大的地啊,那个大呀,大得斗转星移!复旦新江湾校区那么少的人啊,那个少呀,少得摧枯拉朽!一百年前复旦的先生们透过那晶莹剔透的水晶球看到公元2007年的复旦新江湾城校区,悲愤交加,为警后人,于是提笔写下的复旦校训: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日月的光华依旧,可是复旦还是复旦吗?--原来,这就是复旦校训的来历。哦耶。
  新江湾城确实是块好地方。现在人很少,除了我们基本上就剩民工。很荒,杂草丛生,没建设的地块保持着原样。虽说新江湾城是先做“环境”后建设,但我为此感到担心,看看已建成的地方,基本上找不到原来的痕迹了。一条路旁,即将建设的广阔场地上原生的植物全被推平。我觉得还是保持原来的湿地不开发好,虽然这只是一个妄想,政府只认得钞票。
  我和小志在微光粼粼的湖边坐了好久,噢,这才是生活。

四大小协决定版

  犒劳自己,买了好几张CD,可能是最近最开心的事情。
  《科岗演奏集》:听了科岗的柴小协,是最喜欢的版本,在难度极高的地方竟能收放自如,大师的大师啊!
  《郑京和:门德尔松小协/布鲁赫小协/苏格兰幻想曲》:小提琴出身的安同学的推荐果然不错,运弓有力,狠,准。
  《斯塔克:德沃夏克大协等》:斯塔克同学啊,什么时候能有你的RCA的巴赫大无呢?
  《中国管弦乐作品》:当年从《瑶族舞曲》走进古典音乐的殿堂,又是咱们中国人的作品,没有理由不支持。《瑶族舞曲》的作者是刘铁山和茅沅,记住了。贺绿汀的《森吉德玛》也非常好听。

醒醒,冬眠

  气温下降后,状态像冬眠。睡眠不好,头很不舒服,讨厌现在的状态,极度讨厌。
  系统工程作业在提交前发现数据代错,一度不想改,估计老师看不出来。最终说服自己,改!九个Excel表,每个Excel表九个页面,九九八十一,西天的经就是这么取的!看着漂亮的折线图和打包后1M多的文件,心里是快乐的。
  刚开学时苏州河跑现状那一天,居然在脚底磨出了个鸡眼,我总以为这是天天穿高跟鞋的女人才会碰到的问题。贴了好多鸡眼膏,肉整块掉下来,居然还没好!还要再贴一轮,再掉一块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