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1]

陌生人

  去打水,一卡通没钱。借了旁边一个长得文文静静的男生的卡。看他的样子,猜想他是大一的,一问却是大三。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美好气息。
  在华理的一个小店里买奶茶,老板是个四五十岁黝黑的妇女,听口音好像贵州人。我们坐下后,她还不住地隔着柜台和我们说话,手里织着毛衣。她的寂寞显而易见,也许丈夫孩子都在远方的家里,她只是想和人说说话。
  在校园里碰到一个问路的男生,嘴唇干裂,天津口音,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听了一会我才明白,他要借钱坐车去嘉定校区,是外校来同济考研的。他的话语中充满了尴尬,说没人愿意相信他。他从嘴里说出“我不是骗子”的话,又怯生生地担心这句话更加让人觉得他是骗子。下午四点多了,他还没吃午饭没喝过水,北方人的性格使他对现状很是困窘,自信全无。我给他买了个面包,给他坐公交车的八块钱车费。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是需要帮助的人。就算被骗,我仍为善良感到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