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25]

真受不了这种男人

  在食堂排队打饭时,排我前面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上海中年男人,穿着得体。他打完菜,食堂阿姨要打他饭卡了:“五块八”,他放饭卡的手缩了回来:“不是五块六吗?”,阿姨看了一下,原来是一份菜的价格标错了,应该是一块二的只标了一块钱。阿姨说不好意思标错了,那男人不肯了,说应该按你标的卖标错是你们的责任。接着就是争论,那男人还有点火了,说话特激动。那男人的老婆也来了,真够热闹,我们排他后面的十几号人在那尴尬着,陪他一起被围观。我最讨厌的场景出现了,上海话飞来飞去飞来飞去飞来飞去飞来飞去,唧唧歪歪唧唧歪歪唧唧歪歪唧唧歪歪,磨磨唧唧的还有完没完了!后面十几个人被你耽搁着呢!又不是公交车你爱吵到终点站随你便!不就两毛钱吗你会死吗?!
  不知道多久过去后,死男人获胜告终,散场。那时我的感受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我想砍人。
  ……
  好,说正题:中秋快乐!中秋的校园草坪上都是一堆堆人,我们城规两个班也搞了一堆,大家点亮应急灯玩杀人游戏。后来和小志逛了一下校园,真的是哪里都是人,没有感觉。提前走掉了,回到寝室给妈妈打电话。熄灯后月光照进来,灰常漂亮。这个中秋没吃一个月饼没赏月,睡觉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