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24]

不再说永远

  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所幸名字还记得,丰收音乐合作社的《不再说永远》,百度找到了。这是1996年的歌曲,那段时间是我听收音机的日子,经常听到这首歌,忘记了到底是连续多少周的冠军歌曲,当时觉得很好听,其它的就不知道了,总觉得是一个香港的乐队,因为很有Beyond的感觉。现在一查资料,丰收音乐合作社是广东顺德的一个本土乐队,不由佩服。最喜欢开头的一句“赤脚淌着河水夕照下”,画面美丽,并且粤语的美感被唱了出来。1996年,我还在偷偷地懵懵懂懂地喜欢着一个隔壁班的女生;1996年,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了大海;1996年,拥挤的宿舍里熄灯后手电的灯光那么温暖;1996年,下雨的天气我坐在什么地方的天井里看一本什么书;1996年,我告别了从小长大的老房子;1996年,在现在我的脑子中,该忘记的早已忘记,该记得的永远记得。贴歌词,给1996年在小阁楼的台灯下拧开收音机听到这首歌的我。

    不再说永远
       词:梁天山   曲、编曲、吉他:陈辉权
 
童年那快乐 没有牵挂
赤脚淌着河水夕照下
船儿泊岸了 牵着你归去
无愁无虑洋溢在脸上
 
然而这快乐 就要失去
那个雨后黄昏没说话
船儿靠岸了 握着你的手
不想讲再会 难禁泪流下
 
一些好日子 一直在怀念
天真的笑声 梦里依依
 
也许天涯重逢难料是否早已有变化
深情何须又聚又散欺骗你与我
记不起从何时人便学懂不再说永远
害怕只得一些遗憾

台风已过

  台风的日子,每天下雨,每天听雨,今天彻底地放晴。早上的专业英语课,真是不开口不知道自己的英语退化到何种地步了,脑子里想不出一个会说的单词。我要捡回英语的武器!我要向都很猛的同学们学习看齐!
  在台风的日子里,表妹当年的同桌蔡同学开学了!欢迎来到同济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部,欢迎来到我从没去过的沪东校区,呵呵。我们具有远见卓识的蔡同学暑假已经把她的主要家当寄来上海,我给搬回了寝室,其中包括一床棉被,无论是目测还是我的肩膀实际受力测试,绝对不小于25斤。我充分理解第一次来到高纬度地区的蔡同学对寒冷的恐惧,但现在上海的冬天因为有了越来越多的汽车尾气,已经没那么冷啦!你打的来拿行李走得匆忙,不然真想和你说两句贵港话。不管怎么说,热烈祝贺同济又多了一位00级的贵港高中校友。蔡同学,这里不是广西了,没螺蛳粉啦,享受甜得恶心的饭菜吧!幸运的是你选择了糟糕中的最好--“吃在同济”,他们都这么说,嗯!
  台风来了,告别凉席,垫上被褥,搬出被子。
  台风来了,在沪西买的用了3年的电风扇突然坏了。

社会实践调查论文

  《轨道交通与城市的接驳空间调查--以上海轨道交通2号线静安寺站为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出这个纠结(容我时髦一把吧)的题目的。发现自己还是想做些什么东西的。虽然过程和结果……
  就当一步一个脚印吧,回头看时,走得不好的地方,也是财富。
  体会最深的一点:图表杀伤力巨大,永远比任何解释的文字言简意赅而又意味深长,讲解图表的文字完全可以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