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

诗人译诗人

     青铜骑士(节选)
           ◎普希金
 
各国的船帆将要来汇集,
在这新的海程上游历,
而我们将在海空里欢舞。
 
一百年过去了,年轻的城
成了北国的明珠和奇迹,
从幽暗的树林,从沼泽中,
它把灿烂的,傲岸的头高耸;
这里原只有芬兰的渔民,
像是自然的继子,郁郁寡欢,
孤单的,靠近低湿的河岸
把他那破旧的鱼网投进
幽深莫测的水里。
可是如今
海岸上却充满了生气,
匀称整齐的宫殿和高阁
拥聚在一起,成群的
大船,从世界每个角落
奔向这豪富的港口停泊。
涅瓦河披上大理石的外衣,
高大的桥梁横跨过水波,
河心的小岛遮遮掩掩,
遮进了一片浓绿的花园,
而在这年轻的都城旁边
古老的莫斯科日趋暗淡,
有如寡居的太后站在
刚刚加冕的女皇前面。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我爱你铁栏杆的花纹,
你沉思的没有月光的夜晚,
那透明而又闪耀的幽暗。
常常,我独自坐在屋子里,
不用点灯,写作或读书,
我清楚地看见条条街路
在静静地安睡。我看见
海军部的塔尖多么明亮。
在金光灿烂的天空,当黑夜
还来不及把帐幕拉上,
曙光却已一线接着一线,
让黑夜只停留半个钟点。
我爱你的冷酷的冬天,
你的冰霜和凝结的空气,
多少雪橇奔驰在涅瓦河边,
少女的脸比玫瑰更为艳丽;
还有舞会的笑闹和窃窃私语,
单身汉在深夜的豪饮狂欢,
酒杯冒着泡沫,丝丝地响,
彭式酒流着蓝色的火焰。
我爱你的战神的操场
青年军人的英武的演习,
步兵和骑兵列阵成行,
单调中另有一种壮丽。
 
呵,在栉比的行列中,飘扬着
多少碎裂的,胜利的军旗,
还有在战斗中打穿的钢盔,
也给行列带来耀目的光辉。
我爱你,俄罗斯的军事重镇,
我爱你的堡垒巨炮轰鸣,
当北国的皇后传来喜讯:
一个太子在宫廷里诞生;
或者俄罗斯战败了敌人,
又一次庆祝她的光荣;
或者是涅瓦河冰冻崩裂,
蓝色的冰块向大海倾泻,
因为感到春意,欢声雷动。
巍然矗立吧,彼得的城!
像俄罗斯一样的屹立不动;
总有一天,连自然的威力
也将要对你俯首屈膝。
让芬兰的海波永远忘记
它古代的屈服和敌意,
再不要挑动枉然的刀兵
惊扰彼得的永恒的梦。
 
然而,有过一个可怕的时辰,
人们还能够清晰地记忆……
 
      (查良铮 译) 

社会实践调查:静安第二日

  昨天静安寺地区第二次调查。不同的就是第一次做20份问卷,这次做40份,我除了数人流量外的时间都在做问卷。这次任务太重,连聊天的时间都少多了。 问卷做到最后,我已经像发传单的一样,“野蛮”地冲上去让别人帮做。请叫我问卷猛男,哈哈。
  午饭和晚饭吃了“桂林米粉”,当然是上海式的桂林米粉,酸笋是甜的,难吃啊!!
  忙中偷闲的我中午和小戴逛久光百货了,去六楼的儿童玩具区看万代的拼装玩具,高达啊,最大的高达一个要两千多块钱,没有船模和飞机模型,也没有圣斗士的模型,有点失望。到了七楼的Mizuno特卖场,那叫一个人山人海,那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啊……本来是陪小戴进去看衣服的,看到一个旅行袋打二五折很划算,正巧一直缺一个旅行袋,就买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倒是小戴没买到衣服。其实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两个上海妇女为了抢一件衣服打了起来,场面甚是热闹,保安很费力才把她们拉开,至此,我心目中上海人不打架的神话彻底被打破,原来到了“关键时刻”动起手来比谁都快啊,哈。
  整整一个下午,我背着一个硕大无比的旅行袋四处做问卷,他们都说,那样子彪悍极了,哪像做问卷的纯粹是贩卖人口的,哈哈哈!
  晚上打了很久的电话,抬头看到彩云追月。回到床上,看到展开的旅行包,突然有一种感动,觉得有一天我会把它塞得满满,去青海湖边背诵诗歌。这是我的梦想,为此要把日子填得充实,就这么办。

城里

  在路上,我突然想起你的这首诗歌,和那些隔山隔水的爱情。
  在晨风中,我头发翻飞,眼神温暖。

     城里
       ◎海子
 
面对棵棵绿树
坐着
一动不动
汽车声音响起在
脊背上
我这就想把我这
盖满落叶的旧外套
寄给这城里
任何一个人
这城里
有我的一份工资
有我的一份水
这城里
我爱着一个人
我爱着两只手
我爱着十只小鱼
跳进我的头发
我最爱煮熟的麦子
谁在这城里快活地走着
我就爱谁
 
              1985

社会实践调查:静安第一日

  今天静安寺的第一次调查。5点多起床6点多出发7点多到达。
  每两个小时数一次人流,早上7点到晚上7点。刚开始还像模像样地站着数,后来累了坐在地上数。
  他们说久光百货里空调很凉快,我没进去,这个传说中打个九五折就能打掉很多钱的地方。
  地铁口来了韦博国际英语的几个推销员,对每一个路人吆喝“看,韦博国际英语!”听多了每一句都像“潘玮柏,国际英语!”
  下午又有推销励志书籍的推销员加入,我们做问卷时就更像推销员。小志在那个地铁口有人发飞机票打折的那种名片,警察一来那帮人鸟兽散,只剩下我们可怜而无辜的小志。
  回来时没披星但戴月了,上海夜晚难见星星。123路经过金陵东路,乐器店里钢琴还是那么多,仿佛一台都没卖掉过一样。

组织生活

  第一次参加了SvS的聚会活动,大家玩得很开心。白吃白喝让我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
  Cloud永远是那副经典的表情,偷拍虫族没事就拿着单反相机咔嚓咔嚓。Mars很man,刚从欧洲回来,很罩坐在旁边的我,以后喝酒坐Mars旁边没错。菜狗是逻辑男,你敬酒的时候被他盯上那你是被罚定了。忽悠是在座中我觉得唯一比我还学生气的人,虽然我还是学生他已经工作。两位主席都很低调,果然厉害的人都是低调的!kidman是个很义气的兄弟,话也很多。名人RooM风流倜傥风采有目共睹,胶泥一看就是那种很好说好的人,kaikai也是。贝贝山、亮亮好像和大家都是老相识了。bly是帅哥,在新奥尔良念书(他说新奥尔良没全部被淹掉),喝酒豪爽,一杯黄酒下肚眼都不眨。
  作为新人,我喝了有史以来最多的酒,发现其实我还蛮能喝酒。晚上送cto回家,他醉了。他住在多伦路边上的一个石库门里,窄窄的楼梯很倾斜。安顿好他走出来,看到晚上10点的四川北路,心情很好,一路走了回来。
  第二天晚上麦兜值班,就在曲阳家乐福对面的曲阳医院,就过去跟他学星际啦。经过一个12级的神族的调教,我长进不少,谢谢麦兜,虽然现在不怎么玩了,但你让我去浩方时觉得那些人都是那么的菜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