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

雷阵雨

  下雨,下很大的雨。雨水中糊里糊涂地睡觉。
  小提琴中有一根弦谋杀我的耳朵,剩下的三根弦谋杀我的情绪。
  去打水的路上,一只粉蝶飞停到我手臂上,一动不动。看样子它是飞不动了。我带它去找了紫色的花朵。
  “在黑夜里为火写诗,在草原上为羊写诗,在北风中为南风写诗,在思念中为你写诗。”
  谁能告诉我,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浮躁

  昨晚晚饭没吃,找出两袋泡面。一袋是西红柿牛腩,一袋是酱香排骨,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都是自己不喜欢吃的口味。
  也搞不清楚为什么那么晚才睡。歇斯底里。
  泡茶叶喝,总是效用延迟,看书时困,睡觉时开始清醒,接着就在犹豫是睡觉好还是起床乱搞好,就更睡不着。
  天气热,一群人都往有空调的图书馆跑,还有人搬椅子坐在学院图书馆门口,接受里面吹出的凉风阵阵兼一屋子人的二氧化碳。我偏不。都这把年纪了,逆反心理还是那么强。就算在蒸笼专教,也不去图书馆。这破落学校,搞个百年校庆,教室都没有空调,笑死人了。
  园林植物课复习到十二点。去打了把星际,发现我的对手太菜了,就和他聊天。我问他你多大?他说19,刚高考完。他说他要做职业选手,做中国的boxer。我说你知道做职业选手有多难吗?接着再聊下去,我就发现无法和这个小朋友沟通了。突然想起一个说法,差3岁就会有代沟,这个小朋友幼稚得我都想骂人了。所以现在我知道了:我老了,就不要再和小朋友们聊天了。
  植物课是门挺有意思的课,能接着往下详细上就好了。老听到有人问白兰花和白玉兰有区别吗,有,区别大了。我家楼下的白兰花树,每年开花时落了一地,在上海有老婆婆在地铁站出口卖这东西,五块钱一朵,还是蔫掉的。上海芒果荔枝那么贵,还不好吃。上海只有超市里卖的干巴巴的叫做桂圆的东西,小时候觉得做桂圆的人真傻,把好好的果肉搞成那样,谁会吃,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很多没见过龙眼的人。如果你没钱,上海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垃圾地方。
  荔枝和龙眼都是无患子科的……植物课后遗症。垂柳把白玉兰给欺负了,白玉兰叫上了紫玉兰、广玉兰回去算帐。半路碰到龙爪柳,一把揪住,说:“小样,烫了头我就不认识你了?!”
  今晚晚饭吃了西北食堂的冷面,那个难吃啊……
  多久没听我的CD机了,多久没去跑步了,多久没十二点前睡觉了,多久没背单词了……不能这么下去了。现在就开始,现在就在听CD机,继续看新买回来的迟子建的小说,累的时候,睡觉比写博客好,写博客比看电影好,看电影比玩星际好。
  下载了德沃夏克的全部交响曲,一到九,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不是最能写交响曲的人写的交响曲,为什么不是贝多芬、马勒、勃拉姆斯等等。而且我发现,第一遍听不觉得好听的东西比较耐听。当然如果你听周杰伦的歌不看歌词,也是相当耐听的,听一百遍也听不出歌词。
  感情生活方面,我们又有一个男子的春天到了!一直游离在大家关注视线外的隐藏人物,看不出来啊,哦哈哈哈。最近一段时间的体会,让我感觉到一个说法确实有道理:处女座、金牛座、摩羯座的人相互间很好相处。真的。刚来上海玩的小姚是金牛座的,P告诉我小妹妹叫她姐了,我多了一个善良的妹妹,也是金牛座的。我接触到的金牛座女生都是那么的有礼貌、善良、宽容、努力。至于摩羯座,是因为觉得它的强迫症跟处女座太搭调了,处女座其实犯起强迫症来,比摩羯座可怕多了。两个人一起强迫症,那强迫症就是一种幸福!
  去图书馆还书,看到同济人著作展。自己真孤陋寡闻,他们都是同济的:宗白华、戴望舒、冯至,同济人文也有这么牛的曾经。

夜游神

  通宵供电后,大家都睡得很晚。
  熬夜要多喝水喝水喝水……
  不想做夜游神,不得不做。
  楼下的道路好像有毕业生散伙饭归来,喝醉还是什么的缘故,大声唱歌,在六楼的我都听得清楚,唉……

罗沃尔特音乐家传记丛书:《德沃夏克》

  只用两天就看完了这本人民音乐出版社的德沃夏克传记。急切地想了解Antonin Dvorak,他的音乐打动了我。顺带说一句,这套罗沃尔特音乐家传记丛书很不错,比较严谨,接近史实,而且书后附有作曲家年表和所有作品编号汇总。
  传记的开始--德沃夏克,这个屠夫兼小旅店老板的儿子生于1841年9月8日,处女座,生日和我只差一天。德沃夏克的父亲让他做学徒,并且拿到了屠户满师的执照。可是,在德沃夏克的坚持下,他的命运之路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始延伸了,十六岁的他进入布拉格风琴学校学习。从那开始的十二年时间,是一个苦涩的青年默默成长的历程。“人们怎样想像德沃夏克一生中这十二年里表面贫困与精神丰富之间的差异都不过分。”在这精神狂飚突进的十二年,德沃夏克只能到别人家里弹琴,靠一些演出补贴家用,他追求的约瑟芬娜拒绝了他,最后他与约瑟芬娜的妹妹安娜成婚。这个心地如孩子般天真的人喜欢家乡的美景,喜欢在空闲的时间里走到铁轨旁看火车头,并且记住车头编号,在车站和火车司机攀谈,他了解过往的所有火车和火车上的司机。他坐在窗边写谱,他在半夜里因灵感迸发弹奏钢琴而被房客赶出住所。就算在他成名的后来,德沃夏克还保留着许多习惯,比如说看火车头,养鸽子,在大自然里散步,对家乡的依恋。
  在他的音乐中,总有如诗般的温柔与忧伤,那种淡淡的美,轻轻的若即若离,听得人幸福得想叫喊出来。还有生命的欢快,是盛夏走在路上,树木的影子和阳光同时加重,世界变得晴晴的朗。
  小戴称德沃夏克为“牛头犬兄”,说他长得像牛头犬,呵呵。如果说老柴带领我进入古典音乐的殿堂,那么具有天才的旋律才能的牛头犬兄,和我同一个星座的牛头犬兄,让我知道了音乐的动人,在他的旋律深处,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同样的我,那是内心的细腻和不讲道理的偏执,是一个孩子。

极点现象

  通宵供电后,无尽地乱搞。在VS上被人狂菜,居然也能升Lv3,不明白。看不下书,写不下论文,做不下设计。
  应该安装如下步骤治疗:写篇布落格,看部电影,睡个好觉,想个好人--搞定。
  夏天真好,天天洗冷水澡,睡觉吹电风扇。
  今天是端午节,谢谢给我发短信的朋友。可惜没有粽子吃。
  我那该死的鼠标,微软极动鲨,老是接触不良,用起来非常不爽,回想起以前用它打星际也很不爽,以后再也不买微软鼠标了。好像微软定位还是不如罗技的准,打星际、画图和平时用都不舒服。打星际习惯了,看他们打魔兽,鼠标都点得那么慢!
  进一个学长的博客,原先的背景音乐一直是摇滚,不想学长即将毕业,点开竟然是无印良品的《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趴在桌面听了好一会。我还以为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