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

Time to say goodbye

  下雨的夜晚,我的声音陪你走夜路。
  雨下太多,觉得很冷。骑车的时候手很冷。冷也没什么不好,使人清醒。
  那天在路上骑着车,我竟然开始唱起歌来。走出图书馆,好冷,冷得人舒服,图书馆前两块大片的草坪落满悬铃木的叶子,有人把落叶拢成一堆,在拍照片。
  寝室经过一次彻底的收拾,好干净。
  我唱起歌来,该是跟昨天说再见的时候了。P说,你回来了我好高兴。其实,我自己也好高兴。

GG/GL

  StarCraft, you are part of me; [SvS]Aso, you are so yourself. You are a hero of silence.
  StarCraft, [SvS]Aso, GG/GL

再想起

  当时共我赏花人,检点如今无一半。

吃火锅及其它

  周四吃火锅,吃肉吃得爽。红锅红锅,火锅就应该这么吃。杀红眼了,搞了几十盘肉,呵呵。
  下个不停的雨,是我最讨厌的那种,淅淅沥沥的,一点都不爽利,衣服干不了,鞋子都湿透。
  品冠的新专辑听了。起了个那么难听的名字,还是阿信主创,品冠你自己不会写歌啊?丢什么别把自己丢了。歌词更是糟糕,都不忍心听了。
  雨停了一天,又下……
  星际在VS上终于升到了Lv2,证明我还是会打星际的,我还是很聪明的,哈哈。嗯,我觉得我的极限是Lv3,差不多了,就这样吧。杨贵庆老师说的"That's it"真是句经典。
  累,于是疯狂睡觉。感觉被子有点薄了。
  听报告,听上海青年建筑师新秀章明老师扯了一大堆,暗房那段很高明啊!记住的都是两个字:经历,理想,青年。

Jean-Jacques Annaud:《The Lover》

  湄公河,一个15岁的女子遇见了他。
  河流的两岸。他向她走去,拿烟的手不住颤抖。她隔着车玻璃亲吻他。她来到他的屋子,她和他在中午的喧闹中做爱。她赤裸着身子在屋后的水缸舀水帮他浇花。纯白的衣服。越南的雨季,人物时常出现在雨水中。他和她坐在晚风中,他为她披上外衣。都很沉默。
  他来送她,远远地停车,他们隔着所有事物相望,一直相望。印度洋的夜晚,她听着琴声痛哭不已。
  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绝望的爱情。
  他说他依然爱她,他根本不能不爱她,他说他爱她将一直爱到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