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8]

色彩

         二月
           【苏联】帕斯捷尔纳克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
用六十戈比,雇辆轻便马车,
穿过恭敬、穿过车轮的呼声,
迅速赶到那暴雨的喧嚣
盖过墨水和泪水的地方。

在那儿,像梨子被烧焦一样,
成千的白嘴鸦
从树上落下水洼,
干枯的忧愁沉入眼底。

水洼下,雪融化处泛着黑色,
风被呼声翻遍,
越是偶然,就越真实。
并被痛哭着编成诗章。

       (荀红军 译)

感冒

  感冒了,吃了两天药,头疼,不吃算了。
  本学期第一次早上睡过头,在星期三。醒来八点十五,想起是道交课,索性再睡。早上的阳光照进来,室内很显阴暗。
  周四去校医院看病,没抱着治好的希望,只希望骗点冲剂喝。第一次去忘带学生证,挂号处的阿姨直接把我的病历扔了出来,这态度。第二次去,是献血体检时帮我测心率的医生给我开的药,如我所愿,他开了冲剂。妈妈一直对我说冲剂是没用的,我却如此喜欢,心理安慰,管它喝了有用没用。药是照例不吃,上海的医生抗生素随便开。只要不在家,就要受庸医的折磨。本人判定庸医有很多标准,如:开的药颜色超过四种,喜欢开贵的药、相同的药,只问了你一句是什么病就开始写处方,开很多的药,态度不好等等。家在医院,两百多职工的医院,病了能去看的医生也不过三四个,外面的情况想想就知道。
  看俞敏洪的访问,觉得有些话说得很好:“成功是活着的人不能说的词,因为只要你想做事,逆境就是你的常态;如果不想做事,失败就是你的常态。活着就是在起起伏伏中往前走,成功就是不管你怎么跌到,还要爬起来。”“失去并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失去了,所以我们的心灵就渴望新的东西,争取新的东西,我们生活中每一点进步、每一点领悟都来自于我们的遗憾和生活的不完美。”
  喜欢斜射进来的阳光,心情总是能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