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

安妮宝贝:《莲花》

  安妮的新书是在赶图的那一周看完的。累时就停下看看,断断续续看完。
  第一次看安妮宝贝的书是在高四,同寝室一个男生的书,从《告别薇安》到《蔷薇岛屿》。后来从《二三事》开始自己买。其实看安妮的书主要是欣赏她写字的态度并非文字本身,透过文字看到的她对生活的态度,看到的与字面相反的温暖,看到她的疼惜与热爱。
  以前安妮书中有许多对爱情的评论,可以摘抄出很多句子,冷静而接近事实。这种叙述带有自虐的倾向,一个人和太多事实在一起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在《莲花》中我看到了安妮内心的进步,不再絮絮叨叨地阐述真相。我看到了安妮这么多年来自己内心所做的努力,看到了她的坚持与安静。这正是我欣赏的地方,持续的热情与冷静的自知。《莲花》行文也清爽了些,感觉以前安妮的长篇小说有点粘滞。景物描写很多,有时略显晦涩,不过是她一贯的态度。
  看安妮的书最喜欢她所写的日常琐碎,温情脉脉,也是不经意透漏出的真性情。想起她的随笔中提到鲁迅,用了“男子”指代,让我觉得很是贴切。大抵内心淡定如此的人才能写出吧。

交图补记

  交图了。
  那几天熬得很辛苦,不过到后来就不觉得有什么了,这叫习惯成自然。18号晚上通了个宵。在此不得不再次向阿春同学表示我对他的崇敬,一打人通宵去了这厮居然做完了还去看了场球!
  凌晨一点半出去打图,大街空旷。同昆机器没空,满赤峰路的打图店问:“能不能打自带纸?”得到回答都是“我们这打不了自带纸”或“机器坏了”。最后找到一家,打完图已是凌晨三点。骑车回来,张开双手,夜风吹拂。在寝室楼的门厅赶画。身边有很多同学,不过渐渐走光剩我一人。
  凌晨五点天亮起来,门外,玉兰的叶子在清晨的空气中舒展。
  六点多赶到专教,门还没开,小邵也在等着,谢谢她帮我拿板。
  
  P.S.赶图语录:
  1.我:不要以为赶图我就变成了一个没情调的人!
   戴:你本来就没什么情调。
   我:……(一针见血)
     
  2.倪:争取明天午饭时能去打图。
   我:估计差不多。
   (第二天午饭时)
   倪:还不行啊,没做完。
   我:恩,下午努力,晚饭时打图去。
   (晚饭时间)
   我:还没搞完啊!
   倪:今晚十点……
   (晚上十点)
   我:还差一点啊!
   ……
   我:啊,人呢?(寝室只剩我一人)
 
  3.阿春:Impossible is nothing!(说完消失看球去也)
  
  4.老师:大家把图交上来吧。
   (哗啦啦,大家纷纷交图。张同学赶着写字)
   张:呃,那个指导老师怎么写?
   我:就写“徐甘 郭戈”
   张:“徐甘”怎么写来着?
   我:“徐甘”的“徐甘”啊。
   张:哦……对了,郭戈怎么写……
   我:郭戈的“郭戈”啊。
   张:不会……
   我:城郭的郭,金戈的戈。
   张:还是不会啊,你给我写一下……
   我:……
 
  5.赶模型中,小冯发现没买做底板的KT板,打电话给在商店中的同学。
   冯:“对了,能不能帮我买张PK板,我要来做底板……什么PK板?就是做底板用的PK板啊!”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们的目光沿河而下

     缓流
       【西班牙】加西亚·洛尔迦
  
我的目光沿河而下
沿河而下。
  
我的爱情沿河而下
沿河而下。
  
(我的心数点着
时辰,它熟睡着)
  
河流带来枯叶
河流。
  
它清澈而深沉
河流。
  
(我的心在请求
它能否变换位置。)

你们还好吗

  刚才把博客的地址告诉了许多老朋友,如果你们想我了,就到这来坐坐。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虽然很忙,联络很少,但没忘记你们。
  你们还好吗?想念你们。

爱了多年的人都没有白活

      萤火虫
         【挪威】罗尔夫·雅各布森
  
那是有萤火虫的傍晚,
我们等着公共汽车去维莱特里,
我们看见两个老人在
悬铃木下面接吻。就在那时,
你一半对空气说,
一半对我说:
任何爱了多年的人,
都没有白活。
而就在那时,我看见了黑暗中的
第一只萤火虫,围绕你的头
明灭地闪耀着光亮。
就在那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