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摘抄]

如果长时间走路累了

  罗玉凤诗歌七首。
  

  春天的颜色
  
我不知道春天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是见着一些雪片
在墙根下开花,发芽
一些日子草草的开始
又草草的结束
  
我看到自己的坟墓了
它面朝南方
它端坐云朵之上
我从没吃过紫色的樱桃
  
天空绿了
所有的阳光都很耀眼
一些泥沙心满意足
我永远端坐云端以上
  
      2006.7.28

  

  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
与这个世界无关
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一个
从树上掉下的橘子
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所有树叶开始朝一个方向聚拢
收集从西方来的风
人们把镜子藏在背后
开始赶集
  
      2007.3.13

  

  习惯
  
我已经习惯了在每个夜晚吸烟
习惯于丢开书本,丢弃文字
天是蓝的,永远都蓝
对于一些或圆或方的石头
我已经很习惯
  
布满星星的夜晚
我用手找开黄豆与绿豆
丢弃很多,收藏很多
对于夹在里面的虫子
没有人不习惯
  
如果长时间走路累了
有水喝
对于一些或方或圆的问题
一个角落空了
另一个角落会填满
  
      2007.2.22

  

  致海子
  
海子
今夜我路过你的村庄了
长满麦子的村庄
密密的火焰
蔓延了三尺三丈
  
我不曾听着你的歌
不曾看见你的锋芒
我知道你的坟头面朝南方
我知道你的坟在乱葬岗上
  
海子
是天空中飘过的一丝云烟么
河地里升起的惆怅
那里的一滴水
蔓延开来
浇灭了全世界的火光
  
      2006.8.21

  

  流云
  
芳芳
风累了
风已经很累了
落在木制的地板上
有两只老鼠游到了对岸
  
芳芳
山上的野花开了
山上的野花全开了
我如风的影子
像水一般的平凡
  
那遮阳顶上的日光
雨水中抖落的叶片
在夜的歌声中睡着了
睡着了
我见着夜的光环
  
      2006.7.27

  

  回来
  
我刚从秋天的树林里回来
手里捧着蘑菇白色的睡眠
一粒粒金色的种子
被我撒向海滩
  
蓝色的天空
星星有闪亮的双眼
一个个的村庄,轮船
梦一般的飘过
我曾坐在云端
试图把野地覆盖
  
在月光的照耀下
我将回到故乡
猫头鹰的歌唱
乌云满天
一颗颗的种子在广场上晾晒
  
今夜
剧场外
风雪中的人准备离开
  
      2006.3.30

  

  山的那边
  
我想
我已经走得很远
你们别看我
真的,别看
我已经走得很远
  
那山上的小栅栏
远远的
闪着诱人的寒光
白色的溪流
把天空的另一面撑开
  
风大了
风已经很大了
树丛说
你们别看,别看
我已经走得很远
  
      2006.7.26

他一生只开了一个洞

  黄灿然诗歌四首。
  

  静水深流
  
我认识一个人,他十九岁时深爱过、
在三个月里深爱过一个女人,
但那是一种不可能的爱,一种
一日天堂十日地狱的爱。从此
他浪迹天涯,在所到之处呆上几个月
没有再爱过别的女人,因为她们
最多也只是可爱、可能爱的;
他不再有痛苦或烦恼,因为没有痛苦或烦恼
及得上他的地狱的十分之一,
他也不再有幸福或欢乐,追求或成就,因为没有什么
及得上他的天堂的十分之一,
唯有一片持续而低沉的悲伤
在他生命底下延伸,
      像静水深流。
他觉得他这一生只活过三个月,
它像一个漩涡,而别的日子像开阔的水域
围绕着那漩涡流动,被那漩涡吞没。
他跟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
是一个临时海员,在一个户外的酒吧。
我在想,多迷人的故事呵,
他一生只开了一个洞,不像别人,
不像我们,一生千疮百孔。

  

  诗四十首(节选)
  
32
  
我要走上山岗,我要站到一棵树旁
或者站在它的阴影里,环顾我的家乡:
绿色的原野,蓝色的溪流,晒谷场、房子,
以及另一些山岗,另一些树,更多的山岗
  
和更辽阔的远景,我要深深地呼吸,
深深地感受,深深地凝望我的妻子
和我的女儿,我要看着她们走向山岗,
走向我,怀着深深的爱情,环顾我们的家乡。
  
33
  
我多么希望在冬天回到故乡,
在萧瑟的风景中体验童年;
我将不会漏掉一株挺拔的野草,
一颗坚硬的沙粒,一块寒冷的泥巴。
  
是的,我将把一只冻僵的手,放到
一件平凡事物的表面,抚摸它,
使它接受人类的感情;我还将把另一只手
从温暖的衣袋里拿出来,交给被窝里妻子的肉体。
  
34
  
我多么希望在一平如镜的天空下,
在静如止水的气氛中,在交错的湖光
和纵横的山色之间,在欲望和思想之上
独立苍茫,或者漫步道旁,停停站站,
  
竖起耳朵,或者放眼四野,然后感到
妻子在家中挂念我,女儿在唤我的名字,
而我用内心的声音暗示她们:我正在回去,
于是她们感到安心,继续忙她们的事情。

  

  离别赋
  
认识她将近一年,
每天见几次面,
可这三百多天里
一千多次见面,
总共加起来还不足
不足两个小时!
  
常常,只是打个招呼,
或点点头,经过她身边
或看她从身边经过,
偶尔抓住机会多说
几句话,竟感到时间
飞逝得比没说还快!
  
今晚他和她一起吃饭
——以告别的名义,终于
有整整两个小时面对面:
过几天她就要离开,
到另一个城市,也许
此生再无缘相见。
  
整整两个小时面对面——
多可惜、多浪费!
他宁愿把它们敲碎,
分散成另一年,
另三百六十五天,
另一千多次见面,
  
即便每次只是打个招呼,
或点点头,经过她身边
或看她从身边经过,
甚至最好没机会多说
哪怕一句话,不让那时间
飞逝得比没说还快!

  

  祖母的墓志铭
  
这里安葬着彭相治,
她生于你们不会知道的山顶,
嫁到你们不会知道的晏田,
丈夫娶了她就离开她,
去了你们都知道的南洋;
五十年代她去了香港,
但没有去南洋,因为
丈夫在那里已儿孙成群。
  
她有两个领养的儿子,
长子黄定富,次子黄定宝,
大媳妇杜秀英,二媳妇赖淑贞,
秀英生女黄雪莲、黄雪霞、
男黄灿然、女黄满霞,
淑贞生女黄丽华、黄香华、
男黄胜利、女黄满华。
  
七十年代她把儿孙们
相继接到香港跟她团聚,
九十年代只身回到晏田终老,
儿孙们为她做了隆重的法事,
二〇〇〇年遗骨迁到这里,
你们看到了,在这美丽的
泉州皇迹山华侨墓园。
  
世上幸福的人们,
如果你们路过这里,
  请留一留步,
注意一下她的姓名,
如果你们还有兴致
读她这段简朴的生平,
  请为她叹息:
  
她从未碰触过幸福。

我们就是两只绵羊

   冬日
   ◎杨键
  
一只小野鸭在冬日的湖面上,
孤单、稚嫩地叫着
我也坐在冰冷的石凳上,
孤单、稚嫩地望着湖水。
  
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就是两只绵羊,
正走在去屠宰的路上,
我会哭泣,你也会哭泣
在这浮世上。

这也是多么漫长的忧伤

  雨:少女和云
   ◎骆一禾
  
雨水,十一月好客的雨水
少女和小云
羞涩的少女 轻盈的小云
吃粮食的哥哥,醉如朝霞
也吃着你种下的蔬菜
家乡里姐姐们脸如桃花
  
妹妹美丽,采摘蔬菜
就像蔬菜是爱情
女儿们在神圣的土地上
一勺一勺地喂大了我,女儿们
雨水和小的云,你们是
民族的花园
美丽的花园
  
扯着淡话的人们,给他一点盐
病倒了的人们
给他十根菠菜
少女在月亮里面笑着
天晚的时候,给我们一盏油灯
万里之行,照亮
那片暗暗飞过你头顶的小云
  
我确实在油灯下面
被姐姐们的右手握着 习学
少女们的字迹
弟弟们,这一点也不是我的耻辱
你们这些发笑的孩子
谁能像我一样写下十一月的雨水
你们纯朴的声音
可不能像那些城里头的大叔
多少年了,他们已经昏头昏脑
欲望烧毁了多少村子
  
小云长大,雨水长大
都和麦子一起长大
这也是多么漫长的忧伤
那么多的小云绕在天堂
那么多的雨水洒在地上
那么多的青春
已经流逝
  
         1987.12

相看恍如昨

         满江红·怀子由作
           【宋】苏轼
  
  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灭。宦游处、青山白浪,万重千叠。孤负当年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瑟。恨此生、长向别离中,添华发。
  一尊酒,黄河侧。无限事,从头说。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衣上旧痕馀苦泪,眉间喜气添黄色。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
  
  
         行香子·过七里濑
           【宋】苏轼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虚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