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时间]

马勒《旅人之歌》第四首歌词翻译

  毕业设计的文献翻译老师给我们找了一本美国人写的关于案例研究的书,翻得胸闷,这种纯理论的书,就像学刊上混发表篇数的文章,索然无味。
  因为翻译的事情,想起以前搜索“马勒”时看到的一个论坛帖子,是马勒《旅人之歌》里第四首《那双蓝蓝的明眸》的歌词翻译,很佩服,那是一个叫“汉英”的翻译论坛,高手如云。今天弄完翻译,为了消除文献里那些奇形怪状的句子带来的恶心,我重新找出这个帖子,试着翻译了一把这首歌词,好玩,呵呵。
  《旅人之歌》歌词是马勒自己写的,原文是德文,英国人Lionel Salter把歌词译成英文:

My love's two eyes of blue
have sent me out into the wide world,
I had to bid farewell to the spot I cherish.
O eyes of blue, why did you look at me?
Now grief and sorrow are forever my lot.
 
I went out in the still of the night,
at dead of night across the gloomy heath.
No one said goodbye to me, goodbye;
my companions were love and grief.
 
By the road stands a linden tree:
there at last I found rest in sleep.
Under the linden tree,
which snowed its blossoms down on me,
I knew naught of life's pain;
all, all was well again
all, all! Love and grief,
my world, my dream!

  在维基百科上有歌词的德文原文和中文翻译,不懂德文,把维基百科直译性质的中文译文贴出来:(椴树即菩提树)

那双蓝蓝的明眸,
是我爱人的眼睛。
是这美目把我带来,
这偌大的世界。
我不得不告别这至爱之地!
蓝蓝的眼睛啊,
为何凝视着我?
现在我要面对永恒的哀愁。
 
我走出去,步入宁静的夜,
走过大片漆黑荒野。
没人跟我话别。
再见!
爱与哀跟我作伴!
 
路上伫立着一棵椴树,
在这里,我第一次
能在睡梦里歇息!
椴树花
像雪花般飘落,
落在我身上,
我不知道是怎样活下去的,
一切都已重新开始!
一切!一切:爱与哀、
还有尘世与梦幻!

  接下来是汉英论坛强大的Last Hermit的译本

两眸碧如海
却那堪、情难再
一别走天涯
天阴阴,云霭霭
怎敌卿卿眉黛
今生常伤怀
 
夜茫茫、野荡荡
却无祖帐
唯有泪千行
千种风情,万般悲怆
 
情依依,路长长
菩提树下花作床
悄悄入梦乡
莫悲哀,莫彷徨
原来全是梦一场

  我也来翻,虽然不如Last Hermit翻的好,嘿嘿:
 

想起你的双眼
我在清晨走遍田野
去看河流里的蓝色天空
我的爱人,你为何将我凝望
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爱人,请别熄灭脸庞
荒野中的黑夜过于宽敞
没有告别
爱与悲伤铺满山岗
 
古道尽头我安卧佛祖掌心
菩提花开,长风吹雪轻落双肩
我的胸口是伤风的旧亭子
容纳过多少相送
从今往后,瘦小的亭子芳草连天
再无枫林宿醉,再无离人清泪

 
  我到有间客栈把Fischer-Dieskau演唱的《旅人之歌》下载下来一听,天啊,这首《那双蓝蓝的明眸》的曲子正是马勒第一交响曲第三乐章我最喜爱的那段旋律!“歌词好,歌就好”的选歌标准果然霸道,确实如此!

四大小协决定版

  犒劳自己,买了好几张CD,可能是最近最开心的事情。
  《科岗演奏集》:听了科岗的柴小协,是最喜欢的版本,在难度极高的地方竟能收放自如,大师的大师啊!
  《郑京和:门德尔松小协/布鲁赫小协/苏格兰幻想曲》:小提琴出身的安同学的推荐果然不错,运弓有力,狠,准。
  《斯塔克:德沃夏克大协等》:斯塔克同学啊,什么时候能有你的RCA的巴赫大无呢?
  《中国管弦乐作品》:当年从《瑶族舞曲》走进古典音乐的殿堂,又是咱们中国人的作品,没有理由不支持。《瑶族舞曲》的作者是刘铁山和茅沅,记住了。贺绿汀的《森吉德玛》也非常好听。

不再说永远

  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所幸名字还记得,丰收音乐合作社的《不再说永远》,百度找到了。这是1996年的歌曲,那段时间是我听收音机的日子,经常听到这首歌,忘记了到底是连续多少周的冠军歌曲,当时觉得很好听,其它的就不知道了,总觉得是一个香港的乐队,因为很有Beyond的感觉。现在一查资料,丰收音乐合作社是广东顺德的一个本土乐队,不由佩服。最喜欢开头的一句“赤脚淌着河水夕照下”,画面美丽,并且粤语的美感被唱了出来。1996年,我还在偷偷地懵懵懂懂地喜欢着一个隔壁班的女生;1996年,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了大海;1996年,拥挤的宿舍里熄灯后手电的灯光那么温暖;1996年,下雨的天气我坐在什么地方的天井里看一本什么书;1996年,我告别了从小长大的老房子;1996年,在现在我的脑子中,该忘记的早已忘记,该记得的永远记得。贴歌词,给1996年在小阁楼的台灯下拧开收音机听到这首歌的我。

    不再说永远
       词:梁天山   曲、编曲、吉他:陈辉权
 
童年那快乐 没有牵挂
赤脚淌着河水夕照下
船儿泊岸了 牵着你归去
无愁无虑洋溢在脸上
 
然而这快乐 就要失去
那个雨后黄昏没说话
船儿靠岸了 握着你的手
不想讲再会 难禁泪流下
 
一些好日子 一直在怀念
天真的笑声 梦里依依
 
也许天涯重逢难料是否早已有变化
深情何须又聚又散欺骗你与我
记不起从何时人便学懂不再说永远
害怕只得一些遗憾

四大小协和品冠新专辑

  自从下载了海菲兹的四大小协,我听听听,这个技术猛男确实厉害。但是跟小戴交流后,我知道了自己觉得门德尔松和柴科夫斯基小协不得劲的原因,门小协太刚硬了,而柴小协缺乏老柴那种阴郁的味道。到论坛上发贴问大家认为比较好的版本,众口难调,那是一个混乱啊,还是得自己做决定,最后强大的“习惯暧昧”给出了一个不错的建议:海菲兹的贝勃(RCA五张红印的第一张)加米尔斯坦的柴门(DG画廊)。同样的曲目不同人演绎感觉完全不同,真是有意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决定只下APE不买盘啦,只是到哪下载APE是个问题。把APE转成Mp3格式就可以放到发烧友所不齿的“马屁三”(Mp3)里听啦,很方便。至于CD机,现有的盘够我消化好久的了。小戴向我苦心灌输的发烧理念统统宣告失败,拉我到试听的地方,一千块钱的耳机我就是不听,一万块钱的音箱我就是不听,你就是毒不到我,哈哈哈。发烧友都是一群脑子有毛病的人,不然怎么叫“发烧”,哈哈。
  提前拿到了我的生日礼物品冠的《爱到无可救药》。只想说:这张专辑的录音怎么那么烂!录音师的口味怎么那么差!品冠的新专辑歌不好听、歌词干巴巴、文案写得肉麻花痴就不说了,可是录音怎么能这样!品冠的声音淹没在嘈杂的混音里,让人有扔掉这张唱片的冲动。上一张专辑可是我买CD机和耳机时的试音碟,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Hamasaki Ayumi:CAROLS

头一次相遇那天 你还记得吗 
你害羞地低下了头 
眼睛一直不敢看我 
你的一举一动开始令我感觉可爱 
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让人好怀念呢
 
很快数个春夏秋冬 
已在我们面前匆匆走过 
当白雪染遍了街头 
也让我继续在你身旁 
虽然从今往后 
或许我常常还是会让你烦心 
彻夜畅谈的 未来以及现在 
对我而言太过耀眼 
令人心生敬意 
希望有一天终于可以原谅过去 
一想到这里便会泪流满面
 
当白雪消融 
街头增添了缤纷色彩的时候 
希望我依然会是 
那个无限珍惜着你的我 
无论是在无法心意相通 
只有焦急的日子里 
或者是充满欢笑的日子里 
是的 无论是什么时候 
无论是什么样的你 
我永远都愿意接受
 
当白雪染遍了街头 
也让我继续待在你身旁 
虽然从今以后 
或许我还是会常常让你烦心 
当白雪消融
街头增添了缤纷色彩的时候 
希望我依然会是 
那个无限珍惜着你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