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水]

雷阵雨

  下雨,下很大的雨。雨水中糊里糊涂地睡觉。
  小提琴中有一根弦谋杀我的耳朵,剩下的三根弦谋杀我的情绪。
  去打水的路上,一只粉蝶飞停到我手臂上,一动不动。看样子它是飞不动了。我带它去找了紫色的花朵。
  “在黑夜里为火写诗,在草原上为羊写诗,在北风中为南风写诗,在思念中为你写诗。”
  谁能告诉我,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男人总有他粗糙的一面 

  哦耶,今天说话换风格。至于哪种风格是我,那种风格是装逼,或是兼而有之或是都是装逼,哦哈哈哈,就不得而知啦。
  这两天,帮小戴卖盘,很high啊,有钱打进银行卡的感觉是那么滴爽。一个上海男要盘,搞了半天原来是同济的,在西南八。跑过去拿盘给他。西南八啊,我第一次步入西南八,和我们的西北三一比,这他妈的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食堂。二楼一个超大图书阅览室,三楼一个露台,还有连通的回廊。站在六楼的露台上,俯瞰同济,太他妈美了,从来没有在这个角度看过同济。以后没事跑上去看看也是不错滴。西南八楼的宿舍充满颓废的气息,一台台电脑前坐着被荧光照亮的脸,噢,这才叫大学宿舍。买盘的同学大四滴,行将毕业,带着个K66在QQ游戏中。他另一个室友也站起来了,我一瞄他桌子,整整齐齐摆了几张古典盘、刻录盘、电脑盘,最上面的一张是普契尼的《波西米亚人》,看一眼他桌子加上他的举止神态,我大概能猜出他的性格:刻板而不刻苦,为人拘谨,喜好文学,有点小小的自卑,内心大方,平时不大说话,朋友不多,好朋友也不多,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女性朋友。哎,我也太贱啦。洞察力强到贱的程度,哦耶。
  这半个月来坚持练习,胸肌恢复,争取学期结束前恢复到高三四分之三的水平。锻炼是个宝,跑步就是好,现在怎么折腾都不累,睡个觉精神百倍,太high了。如果你失眠,跑步去吧;如果你失望,跑步去吧;如果你失恋,跑步去吧;如果你失常,跑步去吧;如果你什么都失,跑步去吧;如果你什么都不失,你去死吧。
  今天乱转看到了学姐的博客,极high很high非常high,有些话灰常经典。譬如“鄙视好学生,鄙视爱学习的好学生,鄙视用功学习才能学得好的好学生”,“好学生、爱学习的好学生、用功学习才能学得好的好学生”这简直是天才般的概括能力。还有许多不一一列举。我看博客就看了一个钟头,要我在电脑前看这么久的字简直是奇迹,只是从学姐的博客点进去一个另一个学姐的博客,写得太他妈好了,从另一个学姐的博客再点进去一个另一个学长的博客,写得也太他妈好了,顿然觉得大五的我们专业真是牛人无数,就他妈的不敢再点了。这他妈的也忒强了点吧。
  说到天才,不得不提一些经典到暴点的语录。蓝波湾,小戴历史课论文中有言“要吃蹄膀,请去周庄。”广告般的杀伤力,口号般的震撼力。蓝波凸,一天我们在讨论“一起……的幸福”是个不错的装逼句式,譬如说“一起吃苦的幸福”,“一起变老的幸福”,结果一个兄弟一句话终结了我们的讨论:“一起卖毛片的幸福--抱小孩妇女和她抱的小孩”,靠,寥寥几字,形神兼备。蓝波苏力,某君:“你们知道吗,上海有条路叫高潮路,高潮路旁边那条路叫新福路。”我不信,股沟了一下,还真是。这起路名的人实乃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德沃夏克,他娘的,太好听了。赶图的时候,听到那首,sleepsong,他娘的,太好听了,歌词写得太他娘的好了。赶图的时候看的《世界建筑》DVD,他娘的,拍得太好了,建筑也太他娘的好了,怪不得小许在她发画的论坛上说她说学建筑的,对比起来我们学规划的就他娘的什么都不是。而且今天去换半年前买的放不出来的第二张碟,教育超市二楼卖碟的大波妹二话不说就给我换了,太他娘的幸运了。买了根冰棒,太他娘的好吃了。
  他娘的,今天真是high大发了。他娘的,我好久没这么高兴了。他娘的,还有那么多好书可以看。他娘的,我怎么鼻子酸酸的。

茅塞顿开

  活了二十多年,有个问题一直没搞明白。
  昨天戴着耳塞听了一天肖邦的夜曲,不知是走上楼梯的哪个时刻,顿时想明白了。
  每件事物每个人都是一个宽广不可测量的小宇宙,我从来没有学会去尊重它们,却浮于表面急着判断,乱下结论妄加喜恶。
  但愿我知道得还不算太迟。
  憋了那么久,醍醐灌顶。心里的结解开了。要开始用新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对比以前的肤浅,希望自己能有一点点进步。

祈祷

  想起来,心里还隐隐难过。4月24日,这一天过得漫长。心灵经过了折叠再展开,会变得更坚强。
  你对我说:“我不能死。”你对我笑了,那是以前我熟悉的笑容。我相信,你一定能好起来。你父亲,一个矮小的中年男子,抽烟的时间都很少。我们走到街上,我给你买了鸡蛋饼,喧闹的人流声汽车声向我们扑过来。你会记得吗?你会记得这个吵闹的世界吗?你会记得以前吗?每个人都坐在你旁边,对你如此宽厚如此和蔼。
  在医院里的等待对我们都是煎熬。光洁的瓷砖地面能照出倒影,三三两两的人和他们的影子走来走去。感谢穿绿色上衣的中年妇女和她的眼镜丈夫,让我感受到了人情的彻骨冰凉。医院的效率和所谓制度让看着你的我心如刀割。
  我不会忘记你的眼神。你不善言辞的父亲说得最多的话是“爸爸是你坚强的后盾”,他抱着你说“明天妈妈来了,我们一家就团聚了”的时候我难过得转过头去擦拭眼泪了。
  我为你祝福,祝你平安喜乐。下面这首诗,给你。 “云朵的门啊,请为幸福的人们打开/请为幸福/和山坡上无处躲藏的忧伤的眼睛/打开!”

 活在珍贵的人间
   ◎海子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1985.1.12

成长

  看《红楼梦》。以前压根看不下去的书现在觉得写得好极,以前一看到就跳过去的诗词,现在最玩味。
  听歌。以前听了感伤的歌现在听没有任何感觉,以前觉得难听的现在听了触动。
  那年夏天,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听到很久都没听到的自己内心的声音。
  回家翻出当年的纸箱,看到那些字,心中依然温柔。
  梦里,过去的日子就会三三两两来看望我。
  昏暗走道上的脚步声,是最初的深的寂寞。
  以为经历了很多,实际这么认为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嘲笑。
  自己一直是个任性的孩子,太不懂事。
  逝去复何如,人生当对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