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水]

还乡

夜色
  从气象大楼11楼的办公室看出去,徐家汇的车流连成长串,多么温馨啊我猜每辆车里都坐着回家的人。就想到了那个词语:“落地窗”。
  跟着阿武回宿舍,小区里白玫瑰开了。在破旧的筒子楼水房里刷牙,打点好第二天的行李。在窗口张望下面的徐光启墓。半夜冷醒。清晨出发,走过徐家汇天主教堂旁长长的画廊,提着沉沉的皮箱走下地铁口。白天,不过是黑夜的另一个样子。
 
火车上
  车不知在哪个站停下,有叫卖声。有些人下去有些人上来。老人刚把行李放好,扶着椅背站着。我起身让座,老人谦恭卑微。是个庄稼人,粗糙的手上有钝物划伤的豁口,古铜的面色,解放鞋,衣服想必是他所有中最好的――齐整的旧皮衣。和老人搭讪。他老家在贵州,先前在江西伐木,坐这趟车是要去广东的湛江,帮人收割甘蔗;自己六十岁了,家里孙子初中辍学去打工了;在江西一天下来斧子锯子辛辛苦苦伐了五六十个立方,老板只给算三四十个立方。老人每说完一句话就解嘲地呵呵笑上两声。
  车又停了。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一把抢过老人的包裹垫着一屁股坐下。老人急了:“这是我的东西……”中年男人一脸无赖相:“这是你的,整个车厢都是你的。”老人陪着委屈的笑反反复复说的只有一句“这是我的东西”,声音越来越小。中年男人再次要拿老人的包裹来坐时,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们的对话火药味十足,周围的眼睛都看过来。老人拿回了包裹,赶紧心疼地解开袋口的绳子向里张望。我问里面是什么,老人一边说是给小曾孙的皮鞋和衣服,一边把重新系上的绳子紧了又紧。中年男人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对旁边的人口若悬河。我不喜欢这样的人,说话时头头是道,对自己不知道的事物照样可以夸夸其谈大加评论,不是踏实之人。
  半夜,人们横七竖八昏昏睡去,老人拍了拍我问,你是汉族人吗?我说是。他说我是侗族人,接着他突然压低嗓音,用着我不懂的语言唱着山歌。我感到快乐。我会记得,某个日月某辆寒冬的夜行列车上,一个老人曾对我唱起山歌。
 
冰雪
  车在湖南衡阳已经停了两个小时。我觉察出了问题,这不是一般的调度需要,因为整整两个小时没有任何一辆上下行的列车通过,前面的路断了。在人挤人的硬座车厢里等六个小时是令人丧气的,我开始担心能否回得成家。人们猜测和埋怨,如果不停车现在该快到家了。
  火车终于喘着气开动了,大家欢呼起来。当看到铁道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上被困的车辆排成不见头的长龙时,人们停止了抱怨,或者有些人幸灾乐祸。1月25日京广线湖南衡阳至郴州段供电中断、轨道冰冻,我在湖南看到了北方的玉树琼枝。
 
回家
  视线被石灰岩山丘阻挡不再看得到远处的地平线,甘蔗田成片,到家了。走出火车站,和三轮车夫砍价,久未练习的方言听起来很是僵硬。
  走向那个楼梯口,那个锈蚀的扶手还是一年前的样子。到家了。

一个人必须走过多少路

  也许是自幼感情丰富,自觉察人能入微。乘坐地铁,喜欢观察车厢里的人,从他们的服饰、动作、眼神里,从他们手腕戴什么、两只手如何摆放、依靠栏杆的样子、坐的姿势、说话的语气上,猜测这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和人相处,有自己的看法:哪些人浮躁,哪些人善良,哪些人敷衍了事,哪些人勤勤恳恳,哪些人什么都无所谓其实什么都在乎,哪些人什么都在乎其实什么都无所谓,哪些人用表面的坚强来保护内心的虚弱,哪些人用表面的卑贱来隐藏内心的骄傲。
  以前以为这是优点,其实不然。感情丰富的人,容易伤人及自伤。优秀的同龄人能多线程处理问题,做事和做人同时推进,没有什么能困扰他们;没那么优秀的同龄人不能多线程处理问题,但他们的能力在于可以把生活单极化,保证什么时候都单线程地考虑问题,所以也没有什么能困扰他们;剩下我这类的,只有单线程的能力,因为感情丰富,硬要运行好几个任务,所以老是死机。无数次死机后,我终于明白了,刷硬件才是硬道理。现在,虽然比主流配置迟了一点,我也步入了酷睿2双核的时代。
  许多事情是不能够回避的。没必要羡慕那些善于回避的人。以前很多事情做得很傻,比如说,会计较,会和人争论试图说服他,会对某事某物某人大放厥词,会为不值得付出感情的人难过。还是太幼稚了。
  也不小了,做人man一点OK?就像《阳光小美女》里Dwayne说的:"Do whatever you like and fuck the rest."
  做人要沉默、诚实、善良。不要对人付出那么多感情了,人家不需要那么多,否则你只能觉得自己受到伤害。

陌生人

  去打水,一卡通没钱。借了旁边一个长得文文静静的男生的卡。看他的样子,猜想他是大一的,一问却是大三。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美好气息。
  在华理的一个小店里买奶茶,老板是个四五十岁黝黑的妇女,听口音好像贵州人。我们坐下后,她还不住地隔着柜台和我们说话,手里织着毛衣。她的寂寞显而易见,也许丈夫孩子都在远方的家里,她只是想和人说说话。
  在校园里碰到一个问路的男生,嘴唇干裂,天津口音,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听了一会我才明白,他要借钱坐车去嘉定校区,是外校来同济考研的。他的话语中充满了尴尬,说没人愿意相信他。他从嘴里说出“我不是骗子”的话,又怯生生地担心这句话更加让人觉得他是骗子。下午四点多了,他还没吃午饭没喝过水,北方人的性格使他对现状很是困窘,自信全无。我给他买了个面包,给他坐公交车的八块钱车费。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是需要帮助的人。就算被骗,我仍为善良感到坦然。

箴言

  这些朴实的话总能点醒我。现在和将来的日子,我要努力做到。

古典的美是充满真诚的智慧的,没有一点造作。 
        --nevin4315 (From 耳机大家坛)
 
一知足成千古恨。 
         --Lavi(From ABBS)
 
一切如来,亦皆随喜。 
         --佛说圣佛母波若波罗蜜多心经
 
差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差距。 
         --马云
 
学这个关键是热爱。 
         --朵拉

暴雨大作

  两个小时的暴雨让道路成川,下去时欢喜地穿上拖鞋。晚上七点天已全黑,骑着自行车在没膝的水中,车轮为桨,自己就是航海时代的船长,驶过深浅不一的水域。
  晚上十点,积水消散。
  今天中午,看到昨晚水漫金山的西南八地下一条街一片惨状,淘吧的书着了水,一堆堆扔在太阳底下晒。暴雨过后,阳光强烈。
  “阳光和雨水只能给你尘土和泥泞。”
  在七八月上海炎热的夜晚,有时醒来,迷糊中以为外面下起了大雨,仔细一听却是浓密的蝉鸣。想起小时候屋瓦上的雨声来了。
  阿武在这住了两天。我说,好久没有在楼顶睡觉了,闭上眼睛清风流云睁开眼睛繁星满天。我说,感情使人成长。我说了很多话,终于关上嘴巴。
  我说,我们听听音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