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记录]

小灯周岁照

事不过三

  1.五岳归来不看山,双乳峰归来不看岳。
  
  2.景区里的竹子被人刻满“到此一游”,看了很心疼!中国人的素质怎么还是这么差!越想越气愤!看不下去了!我掏出小刀:“在这里刻字的人,注意你们的素质!”
  
  3.离开贵阳前的下午跑去找小何玩,去看她新装修好的家。送我到火车站,她突然跳起来:“哎呀,还没请你吃东西呢!我这个地主太不好了!”我说:“去超市,买两桶方便面,就当你请我在火车上吃好了!”她又高兴地跳起来:“好啊好啊!”
  
  4.半夜饿醒,从卧铺上爬下来,吃小何给我买的饼干,听火车过铁桥钻山洞。
  
  5.十一回家正好赶上高中同学的婚礼。爱情长跑十多年,终成正果。听着新郎安妮宝贝腔的致辞,突然好伤感。这个死清华男,当年抱了一摞安妮宝贝给我们看!
  
  6.过生日,插蜡烛。嗯,三十岁了,就插三根吧。插好抬头一看,群众们都倒下了。

你好,二五仔

  我今天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搞的,人生的三分之一就这么没了?每晚听马勒才能入睡,这哥们用他拉风的音乐和刮风的发型让我懂得,要像爱护前列腺那样爱护大好年华,才不会举而不坚坚而不挺挺而不久,随时需要随时把困难压在身下干个半死。
  失望是为了不绝望,孤独是为了日后执子之手时能对她说:“我和别人过完衰老的日子,再来和你一起过年轻的日子。”
  二五仔,生日快乐!

完结

  李京生老师站起来转过身对我们说话,答辩完时间快到六点,加上阴天天色昏暗,室内只有投影机打出的光,李老师成了一个黑黑的剪影。鼓完掌站起来那瞬间,无数个选项涌入心头:好好睡一觉、把星际装上打它一晚、看偶像的直播比赛、把那本赶图时看的书读完、喝罐啤酒、看个电影、洗衣服……可一想到五年来我唯一的这次小组组长身份,拉同学们去吃饭,必须的!我们在小饭馆开心极了,吃完饭让服务员把碗筷一收,聊到十点多。
  再之前两天,我把论文加图的本子交完,去大天池吃饭碰到阿春和国魂。国魂给阿春递完烟,把烟盒转向我,摆手时国魂说的一句“毕业了”让我抽出一根,阿春给点燃,Davidoff,一根燃烧物体夹在指缝间的感觉牛逼坏了。
  再之前一天,在立鸣他们的“奔三”工作室一起通宵赶图,老吴带着雪糕过来,吴院长之大牌之和蔼,高山仰止。
  眼角膜发炎红肿起来,以前也有过一次,翻出校医院的病历看上次涂的是什么药,跑到药店把金霉素眼膏买回来,不想再进校医院这破地方。15号毕业旅行因为选修课考试无法参加,略显遗憾。

整理内务

  出于处女座的劣根性,从寒假开始到今天用琐碎时间慢慢地从头到尾整理了一遍博客:统一排版;统一称呼,让博客内对每个人的称呼前后保持一致且不重复(为此我专门列了张称呼姓名对照表),不出现全名和相关个人信息;改正日志里的错别字和错误标点;整理分类、标签和链接。
  看过去的日志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例如一篇日志里我写道:“今天很难过。对我来说这道坎必须跨过去。真是个不一般的日子。2006年5月27日,我会记得。”什么玩意啊,我抓破头皮也想不起来那天发生了什么,一丁点印象都没有,没啥事啊,怎么当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唉,真是好笑。
  或许吹毛求疵只是次要动因,就是想赶在毕业之前,趁心情比较平静,回顾一下这几年的日子吧。看看第一篇日志的日期,我居然已经写了三年,我算是个能坚持的人吗?我总是对自己缺乏信心,这样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