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途中]

新江湾半日游

  校园里的水杉叶子都黄了,现在知道什么叫“锈色”叶了。
  水货年华,以及超女、快男等等许多我不认识的名字明天要来,中午大学生活动中心领票的队一直排到海洋楼再到瑞安楼再到电信楼。
  下午骑车去新江湾城,去一个小时,回来四十分钟,这么好的天气!
  复旦新江湾校区那么大的地啊,那个大呀,大得斗转星移!复旦新江湾校区那么少的人啊,那个少呀,少得摧枯拉朽!一百年前复旦的先生们透过那晶莹剔透的水晶球看到公元2007年的复旦新江湾城校区,悲愤交加,为警后人,于是提笔写下的复旦校训: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日月的光华依旧,可是复旦还是复旦吗?--原来,这就是复旦校训的来历。哦耶。
  新江湾城确实是块好地方。现在人很少,除了我们基本上就剩民工。很荒,杂草丛生,没建设的地块保持着原样。虽说新江湾城是先做“环境”后建设,但我为此感到担心,看看已建成的地方,基本上找不到原来的痕迹了。一条路旁,即将建设的广阔场地上原生的植物全被推平。我觉得还是保持原来的湿地不开发好,虽然这只是一个妄想,政府只认得钞票。
  我和小志在微光粼粼的湖边坐了好久,噢,这才是生活。

苏州河基地的周边

  骑车再次去了趟基地。主要是去上工批里面买文具。进去后才发觉这是非常庞大的批发市场。和店里的老板聊天,得知这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文具批发集散地。她说两年后这个地方就要拆掉,整个市场搬到嘉定那边的一个“国际文具用品批发中心”,一听这么大的名头,就知道是搞规划的人起的。
  后来沿着浙江中路往南,出了我们基地,再过两条街就是南京路。跑现状时看到新世界、百联世贸的楼,知道离南京路很近,可骑车过去,才真正意识到基地和南京路有多近。经过南京路时真有冲动骑进去,看看骑车逛南京路是什么感觉。到了福州路,非常奇怪地非机动车道消失了,我只好在人行道上骑。文具批发中心的门口停了一长排自行车、助动车,它们都是怎么过来的?走人行道或者干脆和机动车混行?从来都是步行,没想到在南京路周边非机动车的组织如此混乱,没有标识。自己步行时为什么没注意到这些问题呢?观察还太粗线条。
  从福建中路骑回来,福建中路桥是封死的。福建中路上有家餐馆,保留并改造了老里弄的外立面,大部分元素留存下来,加进现代主义的风格,既是现代的又是中国的,做得非常精彩,论单体胜过新天地。餐馆旁边紧挨破破烂烂的里弄房子,两个老外和他们雇用的一个英语很烂的中年人从我身边经过。
  许多里弄虽然现状已经很不堪,但入口的过街楼、门牌考究得还像七八十年前一样,用相机框着拍下来看,仿佛那个时代并未走远。
  发现北起天目东路,过苏州河南北两岸,到福州路这个区域,我想甚至到老城厢,如果骑自行车参观将是非常惬意的。步行太累,可对自行车就是刚刚好。新事,旧物,它们间的冲突,都一览无遗。
  想起《阿非正传》里张国荣和养母的对话,一个用粤语,一个用上海话,从听觉上两种性格完全不同的语言激烈碰撞。上次课强哥说了香港人、台湾人对二三十年代上海滩那个黄金年代的好奇、向往和渴望,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王家卫的电影,除了粤语,如果还有其它语言的话,只会是上海话。

苏州河的一天

  强哥说:“我们就做苏州河吧。”在这个细雨绵绵的早上,我们出发去苏州河边,这个学期的控规把我们带到这里。我以前去过一次这个地块,是上次去四行仓库看NeoTV的星际线下决赛。很巧的是,四行仓库在我们三人小组做的地块里。
  1平方公里的1/3被打成4张图,我们决定从情况最复杂的棚户区做起,天气不好,雨点不时把图打湿。在棚户区里花花草草很多,被那些善良的人种在墙角或者低矮屋顶的屋顶上。有那么一个时刻我打着伞路过一户人家前,看到盛开的扶桑花、凤仙花、太阳花,真想就住在这,每天把房子收拾干净,下雨时有一个自己的屋檐。好久没听过瓦片上的雨声了,这些拱形的泥土和雨点撞击的声音让人热爱生活。在另一处,丝瓜蔓爬满了房子,黄花开满绿叶,小丝瓜也在生长。棚户区是拥挤混乱的。早上九点多,人们出来倒马桶,铺开一张桌子开始打麻将。中午十一点,搭在过道边的小房间里传出爆油锅的声音,2、3平方米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厨房。人们缺乏安全感,我们到一个地方,他们总会窃窃私语,讨论我们是干什么来的。
  做完棚户区,剩下的地块就比较容易了。走了很久路的阿俊累得开玩笑对我说:“我发现我不适合这个专业。”跟我们两个男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春燕,看来走路方面由于缺乏逛街的训练,男生不如女生啊。还剩最后一个地块的时候,我们去四行仓库看了一个展览,陆元敏、华克健、蒋振雄、潘育川摄影作品展和李坚油画展。
  阴雨一直没怎么停过。下午跑完最后一个地块骑车回来时,雨变密了,一反今天一天对下雨的厌恶,我莫名地快乐起来。上一次在雨中骑车是多少年前了,想起那时在雨中的心情,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我爱着一个人,雨点打在脸上再从下巴滴落下来,我默念那首诗歌“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穿街过巷。这些年过去,仍能在一样的俗世的雨水中开怀,我为自己高兴,为自己骨子里的浪漫主义情怀高兴。
  非常喜欢陆元敏的摄影,回来后在网上搜了许多他的东西来看。有一个让人看了很舒服的对他的访谈,还很幸运地找到了在四行仓库的展览里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它被摆在一个角落,我蹲在那,看着,觉得疲劳的四肢又充满了力量。

西溪春正好

  大雾的早上,我们坐的班车在沪杭高速上缓缓移动。从不晕车的我竟觉得恶心。加油站里都是等待的车辆,下车走动的我好些了。
  原定三个小时的行程花了五个小时。到杭州了,要穿过这个城市的主要干道天目路,虽路过多次,这却是我第一次进入杭州。道路中间有绿化带,感觉比上海清新。经过CBD地区,高层不少,看到在建的环球中心,以后的杭州地标吧,经过浙江大学校门,经过杭州人民政府那有点奇怪的建筑,经过星级酒店,经过建设良好的居住小区,不愧是主干道。
  游玩的地方全称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规划建设得很不错,建筑是统一的仿古风格,公园内保留了湿地的自然风貌,感觉不到后来的建造对景观的影响。我们不坐船的一行人自己走,没走完,全因堵车少了两小时。不过不紧不慢,观赏风景,也不亦乐乎。
  茂林修竹,清风鸟鸣,油菜花开了大片,是我最喜欢的黄。美丽景色不想去描述了。
  和大家一起有说有笑真开心。

研讨会与思南路

  今天被阿汤哥拉去听“大都市地区交通整合与无障碍环境设计国际研讨会”,可怜的我们是去撑场的,没我们台下太空了不好,呵呵。
  上海科学会堂在南昌路与思南路路口。报告没听多少,书倒是看得开心。不戴同声翻译接收器,听法语真有意思,只听得懂地名,哈哈。
  会毕,和安同学等一帮人去逛思南路,一条专业课上听过许多次的路,总算有机会逛一逛了,真是意外收获。其他的人坐校车走了,只剩我们五个,拿着相机一路拍过去,从思南路最北逛到最南。孙中山故居、周公馆都闭馆了,在外面转一圈也不错。很多联排的老式别墅,道路幽静。到8号桥时天暗下来。冷风吹,又冷又饿。换了两趟公车回到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