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体育]

韩流

  不看韩剧、韩国综艺节目,不懂韩式服装饰品发型等等,韩国人唱歌听不懂,以为自己整一个“韩流”免疫体。
  直到有一天,问春燕同学“啊咋”是什么意思,因为看星际VOD时台下的女生们喊得厉害。突然想到,这款美国人开发的游戏被整个韩国所喜爱,星际也是韩流啊!
  智者千虑啊,还是被强大的韩流暗算了一把。

GG/GL

  StarCraft, you are part of me; [SvS]Aso, you are so yourself. You are a hero of silence.
  StarCraft, [SvS]Aso, GG/GL

猛男Sky

  中国人族Sky在昨天的WCG2006决赛中2:0击败Tod赢得他的第二个魔兽争霸世界冠军,卫冕成功,五星红旗再次飘扬,Sky,猛男!
  罗贤还是在实力上略输一筹,败给了韩国的midas,拿到星际争霸项目第四名。星际就是韩国人的项目,来参赛的三个韩国选手囊括前三名,真不愧是韩国国技啊。
  还有一件惋惜的事。前几天去我们西北三楼的218想去拜访星际达人(上学期去过一次,但他不在),结果碰到了大二的学弟,才知道整个二楼的人都已经搬到嘉定了。唉,没机会向这位达人请教了。星际打得好的都是人才,这次代表中国出征WCG2006的庄传海(Phoenix66)就是浙江大学的。这位达人是04级汽车学院的,上海So.K战队的选手,也属于半职业选手吧,曾打进全国星际16强。可惜,真想和达人打一场,看看被全国16强虐是个什么感觉。

狗改不了吃屎

  跟阿磊说我把星际卸了,他说:“愤青!”
  觉得没有星际真的不习惯,终于又装上了,真是的,何必……

 

别了,我挚爱的星际争霸

  1998年暴雪公司(Blizzard)发布了一款划时代的经典游戏--星际争霸(StarCraft),游戏史上最经典的即时战略游戏(RTS)。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星际争霸一直长盛不衰,特别是在韩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99年卖出100完套,以致后来被誉为韩国的“国技”。
  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游戏是在高一,假期在一家电脑室(不是网吧,只有一个局域网供人玩星际和红警的那种)里看到了别人玩。那时已是2000年,但星际争霸仍非常流行,周围的同学一天到晚都在谈论着,我终于弄明白了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在电脑室里看我同学玩,看了好几天,好像我也会了,掏出钱来自己玩。电脑室里只有五台电脑,我通常吃完午饭就去,这时容易占到机子。刚开始只会在单人模式下show me the money,后来我开始不用秘技与电脑对战,终于有一天我战胜了一家电脑,非常开心。开学回到学校后,我能听懂他们所讨论的东西了!和猪嘛等一帮子人每周周末去网吧玩星际,周五下午一下课就去,从网吧出来大约是晚上十一点,再吃晚饭,非常疯狂。段考结果出来,我和猪嘛都排在班里的前几名,更助长了我们玩游戏的信心。有时自习课都在想,在草稿纸上写下建筑顺序,琢磨新的战术。这时侯我沉浸于和电脑的对战中,从能打败一家电脑到能打败两家电脑。有一次猪嘛他们群殴,人不够叫我加入。第一次和人对战我很紧张,结果刚开始就被人端了老家。我输得很懊恼,以为打电脑厉害就是厉害,没想到的是电脑只会一成不变的按设定好得程序发展,而人不会,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对手在干什么。我不得不接受了我跟人玩对战很菜很菜这个事实。我试图改变这个状况,开始和人对战,可是从来都是被打败,让我渐渐失去了信心。我觉得我就是不适合玩游戏的人,手太慢,不动脑筋,心理素质差,别人打过来时心里乱成一团,再怎么练习也没有提高。我否定了自己,再加上当时主要是在网吧的局域网玩对战,盗版的星际(网吧里当然都是盗版的)上不了BN(Battle.Net),当时又没有国内的对战平台(诸如现在的浩方),和人对战的条件不是很好,后来主要都是和电脑打了。
  再后来,暴雪出了魔兽争霸3,猪嘛他们都去打魔兽了,我只有在假期回家的时候才能和阿磊、阿武打星际了。玩星际的人越来越少,在网吧里已经很少很少能看到玩星际的。那时的快乐是我们三个人与电脑之间的对战。
  直到上个学期,我自己有了电脑,对星际的热情又重新燃烧起来。星际争霸这个游戏占有了我的一部分记忆,我很难忘却它。这次我发泄似的倾注对它的爱,电脑硬盘里的一个分区装的都是关于星际的东西。重新练习,只和人对战,不和电脑打。在浩方上失败过无数次后,终于有一次,对手大势已去退出游戏,直到弹出"Victory!"的对话框我都不相信我赢了。我的星际水平有了长进,胜率能达到25%左右,不再是以前的可怜的0%。我体会到了游戏中的快乐,体会到了与别人的智慧过招的紧张和惊心动魄。我也知道了韩国最好看的原来不是韩剧,而是星际争霸的录像,像大片一样刺激而充满悬念。知道了一些很好的网站和论坛,知道了原来还有那么多人在一直默默地喜爱着星际,为星际做着努力。结交了很多好朋友,游戏中实力满满态度谦虚的作风永远值得我学习。无论你多么努力地练习、提高,面对任何对手你都不可能说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获胜,就算世界上最顶尖的星际选手,他们的胜率也都在50%左右,也许这就是星际争霸的魅力。不得不佩服暴雪的天才们,设计出如此平衡的游戏,简单中蕴含着无穷变化。也许它的画面已比不上现在的游戏,但它的可玩性使它8年之后还有如此强盛的生命力,今年WCG(World Cyber Games)的比赛上星际争霸仍是其中一个项目。
  现在,我决定和它告别一段时间了,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做点其它的事情,但我会想起它,以及包含其中的快乐伤悲。通过它我学到了许多东西: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坚持到最后一刻;尽力而为不要在乎结果;心态摆正;谦虚;有风度;临危不乱;多动动脑;该舍弃的就舍弃。
  我要离开了。我忘不了我和阿磊在惠聪电脑逼仄的二楼玩星际,是我们在贵港的第一次见面;忘不了在网吧一边玩一边叫骂的幸福时光;忘不了失败后深深的自卑,第一次胜利时的欣喜若狂;忘不了大学的慌乱中它带给我的安慰和不需思考其它的自由;忘不了和阿磊通宵玩星际后走在贵港空荡的街道上没有言语,天色欲晓路灯一刹那间熄灭时心里涌起的感情。
  我热爱这个游戏――星际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