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人不倦]

博客装腔指南

  博客,又称部落格、网志,英文Blog的中译名。Blog一词诞生于1999年,2005年博客在中文网络兴起,由盛到衰,不过短短几年时间。最近借着Google Reader关闭的东风,博客摇身一变成了古董,逼格行情也水涨船高。Ber们纷纷重拾博客,痛陈内心荒芜,他们爬上帝国大厦顶端,拍着胸脯向全世界呼喊:我要戒微博!我要写博客!啊啊啊!
  初级Ber聚集在新浪、网易等一干半死不活的国内博客网站,头像盖着“资深博主”的戳戳,背景音乐自动播放林志炫版《烟花易冷》或来历不明的外文歌,以博文被改头换面拉到首页站街为荣。Blogspot和fc2上崇拜哈耶克、看冷僻电影的文青只能算初级Ber Plus,舍得用blogbus的VIP服务,交百来块钱绑个域名的闷骚中产,那才是初B中的战斗B。
  可惜BSP永远不靠谱,莫名其妙的账号封禁和数据丢失,分分钟让你逼格碎满一地。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Ber,没有独立博客,你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独立Ber们最爱到处留博客地址,天天刷来访记录、查搜索引擎收录数。“玉米”一般在国外,但DNS解析用国内的DNSPod;空间也在国外,同时手里还攥着个备案号,黑白通吃。独立IP是标配,Whois Privacy、SSL证书加持更能彰显逼格。主题以简洁为宜,收费定制的尤佳。博客不用说必须HTML5 Verified,内页苦大仇深地挂上"Kill IE6"的Slogan,细节决定成败。
  科技Ber的博客千万不能用烂大街的WordPress和ZBlog,再不济也得是Movable Type日文版,能在GitHub上搭建更好,最理想的是自己开发一个博客程序(例如Typecho)。域名首选来自喀麦隆的.cm后缀,不为别的,单是那150美刀的年费,就足以让只买得起.com的穷逼博主们屁滚尿流;再加上页面底部"Hosted by Media Temple"(非合租)低调奢华的黑色Banner,一个高帅富HighTech系高智Geek的形象登时跃然屏幕上。
  门脸到底只是形式,内容才是博客的灵魂。写写流水账、发发嘟嘴自拍照就能点击过亿,人人叫你“才女”的美好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博客是展现实力的地方,须跨界,须牛逼。学理科的,要以文字见长;学文科的,要谈论贝叶斯公式和斐波那契数列;搞IT的,侧边栏要有安妮宝贝文集;搞理论物理的,要三天两头写现代诗。感情类博文,就以“讲个最近遇到的小事儿吧”开头,夹一肚子鸡零狗碎鸡毛蒜皮,最后放两个响屁。科技类博文,就用一千个字讲一百个字能讲明白的事情,点缀一些专业词汇但不包括“云计算”这种。书评、影评、乐评的诀窍是通篇闭口不谈要评价的书、电影和音乐,具体行文可参照感情类博文的写法。时事评论关键在于编顺口溜和用好谐音词。经济评论最简单,胡说八道就行。游记最好是国外的,言语间流露出“朋友,我去过的国家比你听说过的还多”的霸气。千万别发跟名人的合影,除非里面有前美国国务卿。可以贴两张自己写的毛笔字或是美酒配黑胶的照片,注意一定要假装不小心把旁边的LP唱机也拍进去。谈论GFW及辱骂方校长有助于提升逼格,但要注意拿捏尺度,万一博客真的被墙了,妹子们还怎么看你文艺?
  实在不会写文章,还可以在排版上下功夫。博客必须图文并茂满屏绿条,标题从1到1.1再到1.1.1,正文缩进缩进再缩进,图片标来源,引文注出处,观点垃圾不要紧,论文范最重要,时间久了,也能收获一卡车拥趸。
  混圈子不是必须的,但有几个时不时互访拍马的捧友感觉也不坏。大众化一点的去站长论坛,低技派只好四处流窜做人肉spammer,高学历人群可以选择WPG之类的小团体,文化界的就到老男人们的饭局上拜山头,如果能在把酒言欢之余睡上两打,下半辈子的博客内容就有着落了。除此之外,天敌也得备两个,以便人气低迷时使用。
  金钱即逼格是这个世上颠扑不破的真理,进阶Ber们写约稿、接广告、开淘宝,脸皮厚的直接挂出支付宝捐赠链接,不要脸的靠卖唱跌房价的书买房,只要踏实肯干,定能勤劳致富,AdSense月入上万、新书脱销。 
  高级Ber至少要喝过茶,写过装腔指南,在德国之声博客大赛得过奖,用空白主页调戏过路透社。头像一定是本人,或手搭凉棚,或目光如炬,眼里常含泪水。对访客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拽样:“本博客欢迎参观,但不建议留言。”“这里欢迎留言,但没有智力活动迹象的留言将会被删除”或“本人无兴趣接受任何人生观、价值观方面的指导”,把每一个来留言的人骂成傻逼、大猩猩,其实一天没人留言心里就难受得要死。
  顶级骨灰Ber喜欢宅在家里看中超,写的博客投到地方日报用马甲发表,低调是他们一贯的腔调。没事拍两张照片让马仔传到微博上,对焦准确,构图随意,秒杀新华社通稿。待到人声鼎沸之时悄然转身,打的远去,只留下全世界的媒体指天发问:Is China's mystery blogger Xi himself?

不想装逼的傻逼不是好二逼

  你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意无意间说起自己的大学,旁人无一例外纷纷投来艳羡目光。你工作光鲜,不是四大就是4A,不是垄断国企就是全球500强,在一个都是中国人的公司里互相叫对方英文名。你衣食无忧,三个月工资买一LV包;你生活清闲,上班时就像神九的航天员,明明啥事没干还要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你格调不俗,业余时间不是昆曲就是话剧,不是民谣专场就是妈妈咪呀;你善良正义,身处斗室,胸怀天下,每天吃饱饭就刷刷微博拯救中国。
  你用苹果,买个五千块的马脸iPhone,又是贴膜又是镶钻,十天换八个壳;你用谷歌,买个两千块的安卓手机,又是S-OFF又是ROOT,十天刷八个ROM。你关注互联网,精通电子产品,上机锋网威锋网雷锋网,电脑里永远装着十个GTD软件八个思维导图软件,用Instagram记录生活,对乔布斯比对你爸还了解,以果粉自居并喜欢到论坛上问:iOS6完美越狱什么时候出来啊?
  你发烧,你还发骚,出门带着IPC,用麻绳绑个随身耳放,再配一对ER4P入耳式耳塞,完全隔音,也不怕被车撞死。嫌不够惹眼?那就换一副时下最流行的魔声Beats Pro头戴式耳机,每一个苹果旗舰店的配件区里都有卖,它颜色鲜艳外形时尚,两个耳朵每边印着一个b,挂在你的头上,真是实至名归。
  你叫自己“吃货”,可怜的娃从小在城里长大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为了美食频道里推荐的坑爹路边摊,坐10块钱地铁从城南干到城北。你热爱美食,每次花十分钟炒菜,二十分钟摆盘,三十分钟拍照,拍好导进PhotoShop里用康熙字典体配上两句文言文,传到博客上豆瓣上微博上。
  你文艺青年,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格律没搞懂就敢写古诗词,最爱莎士比亚的英雄双行体。你只到电影院看电影,提到外国电影从不说中文名,也不说英文名,管《指环王》叫LOTR,《蝙蝠侠3》叫TDKR,倍洋气倍有面子。你一听到维瓦尔第的《四季》,就会想起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和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
  终于有一天,当你拿着一张音乐会赠票睡死在钢琴声中,当你附庸风雅跑去看毕加索画展却一张画也没看懂,你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没有金刚钻,怎装瓷器逼?没有付出,哪来收获?
  装逼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你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书,时间宝贵,你只看经典,抬手就是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各种珍本善本影印本,横排版的书不看,简体字的书不看。理论学习也不能落下,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买它个几十本回来,黄的绿的橙的蓝的,书架上一排彩虹。
  你偷偷把手机铃声从《我的歌声里》换成肖邦的夜曲,王菲、张国荣的CD扔掉,你万青,你痛仰,你Pink Floyd,你Guns N' Roses,你从流行听到爵士,从摇滚听到古典,别人问起你最喜欢的歌手,你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眼神虔诚地说出一句:“In Bach We Trust。”注意念到Bach的ch时上腭抬高,发成“喝哈”轻读加连读的效果,一口纯正的柏林口音,德味!
  数码单反是不能再用了,现在连旅游团的大叔大妈们都人手一只无敌兔了。相机一定得是胶片的,胶片一定得是120的,拉开你们家冰箱,啥吃的没有,满满的全是胶卷——还必须得是过期的。
  国内景点是不能再去了,水乡古镇全是搞一夜情的,西藏全是又酸又穷除了会辞职什么都不会的城市小白领。你背包,你户外,你特立独行无所畏惧,你穿Columbia防水鞋、NorthFace冲锋衣,你用GPS迷了路,在黄山的雨夜里发出求救信息。
  你张开双手去生活去爱,你受了伤害,你的小心脏扎满绷带。你痛不欲生,你长夜痛哭过人生,痛完哭完后你顿悟你看透你蜕变,你长了一分智慧叫阅历,你多了一分气质叫成熟。你情感专家,你麻辣教师,你知性姐姐。你豆瓣粉丝几万,微博粉丝几十万,你吊了个有房有车有钱的金龟婿,然后教小姑娘们什么是爱情;你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然后教小朋友们如何治疗拖延症;你做了个朝九晚五的无趣上班族,然后教大学生们别放弃梦想。你读书写字做主妇,你把体内毒素分泌成畅销书。你解答粉丝来信,聆听读者倾述,你款到发货,话到病除。你忙着生产一种叫“正能量”的东西,没有它,你的读者将无以为继,夜夜痛哭。
  你研习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植物学、建筑学、心理学,你掌握六门外语:英语、法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铁岭话,你知道康熙他小舅的二大爷哪年死的,你分得清古典柱式认得出欧洲广场,你叫得出路边一花一草的科属名字,你开口M2闭口流通性过剩,你和同好攒了个铅笔经济研究社,研究除了经济学以外的任何东西。
  只有门外汉才会在听古典音乐的时候想到什么画面,你谈论的是作品的母题、动机、织体、转调、升降、横向展开的层次与纵向展开的速度。你告诉还在听莫扎特“我不想不想长大”和贝多芬“当当当当”的新手:不妨尝试一下莫扎特和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尤其是莫扎特的K.491和K.595,贝多芬的Op.37和Op.73,精彩绝伦,不输给他们任何的交响乐作品以及歌剧。你对中产气味古典主义模仿者勃拉姆斯充满轻视,对婆婆妈妈的柴可夫斯基只有厌烦。斯特劳斯里面只能听听理查·斯特劳斯,他的艺术歌曲还算有那么点思想性;至于约翰·斯特劳斯,天啊,真不知道这个家伙除开写了几首平庸的圆舞曲外还干了些什么。
  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没事就到网上破解谣言。你三十好几找不到对象,去非诚勿扰相亲告诉人家“喜欢TBBT加分哦”,结果“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你在粉丝面前表演Name Dropping的把戏大秀才艺,隔天一觉醒来照旧要加班熬夜做苦力,供房养车还利息。
  你有知识有思想有文化有品位,唯独没有钱。你浑身上下散发着狐臭般无法抗拒的人格魅力,唯独没有活人鸟你。
  装逼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你苦心智、劳筋骨、饿体肤,长夜痛哭算个屁,未曾坐过春运绿皮火车者,不足以语人生。你比别人聪明你还比别人勤奋,你睡得比别人晚起得比别人早,你头发一天比一天少,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鸡鸡一天比一天软。吃得苦中苦,方装逼上逼,皇天不负苦心装逼的人,你行业老大了,你商界精英了,你社会名流了,Finally, You did it, You DID it!
  你实现了“财务上的自由”。你从不像其它男人一样热衷谈论好车,一般你的做法是:买一辆。不过,好车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车再好能好得过煤老板的?身为“中国知识新贵”的你,更喜欢邀请朋友到家里听自己两百万的Hi-End系统上播放的马勒和布鲁克纳。你听音室里的唱片的总价能买三辆奔驰,你用十三种工具调整自己唱机唱臂的位置,你告诉朋友,玩音响最关键的不是音源,也不是音箱,而是电:水电偏冷,火电偏暖,核电偏硬,你只用来自新疆阿克苏的风电,宽松醇厚。
  你从微软跳到谷歌,最后弄个创新工场,做出了市面上最好的安卓盗版装机软件。你是中国的雷布斯,三千块市价的手机你只卖两千块,除了一直缺货外,没什么不好的。
  你从英国回来,都不用做学问搞研究,把民主的细节背诵一遍就当上了副教授。你出国就去冰岛,斯堪的纳维亚那块,北欧冰冷的气质才衬你高洁的内心,哦,对了,出门前记得把所有微博删掉。
  你是央视主持人,你抑郁了,你又好了,你开着豪车到人民大会堂骂执政党的娘,骂完回台里继续主持读书节目;你血水盐水里泡过,说十句话引用八句名人名言,采访的时候总像只孵蛋的鹌鹑一样看着对方,你内心强大业务出众文笔一流,更要命的是,你还穷,谁敢不喜欢你简直天理难容。
  你文学青年,你杂志主编,你说看不懂你小说的人是傻逼,看不懂你小说的人就是傻逼;你说文学有金线,文学就有金线。你率性随意,什么都可以将就,但避孕套一定要用最薄的。
  你为民主民权民生摇旗呐喊,早年带老婆到天安门广场拍露逼照,直接对着城楼上的人像竖中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惜被查过一次账就痿了,回来后一副受尽人间辛酸的萌样,像闰土一样四处找粉丝借钱,谁看谁心疼。
  你老了,头发胡子花白,你归隐田园,深藏功与名。你心情不好就打个飞的去伦敦喂鸽子,去尼泊尔爬珠穆朗玛峰,心情好的时候就给干女儿做一盘难看但好吃的红烧肉。
  你会当凌绝顶,一览众逼小。你再也不需要装逼,因为,你就是逼。
  你安然地度过了一生,死后安葬在宁静的故乡,野花轻轻覆盖你的墓碑,上面镌刻的六个大字清晰可辨:
  “活过,爱过,装过。”

学习韩峰同志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局长,人们经过了他的牢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有一位局长,他有一些叛逆他还有一些疯狂;有一位局长,他有一些才华他还写一些文章。
  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尤为重要。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该学习韩峰同志高尚的情操。何谓高尚的情操?就是带着高尚的感情去操。
  韩峰同志是党和人民的好干部,不但能干,而且能干。他久经沙场,精液丰富,既善解人意,又善解人衣,说得服上级,睡得服下级,让上级交口称赞,让下级口交称赞。他为人干练,天天都干,技术熟练;他身体硬朗,时时都硬,心情开朗。
  一个人,记一天日记不难,难的是记一辈子日记。广大党员要学习韩峰同志,只更新日记,不更新女人,做思想上的杂家,生活上的杂交家,开房去国大,记得带部下。风声雨声叫床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房中事,事事关心。我来了,我操了,我征服了。绿树村边野合,青山郭外破鞋,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拿。
  韩峰同志与小谭有性,与爱妻有情,性情中人是也。中国是一个以德治国、以法服人的民主国家,每一个领导干部身体里都应当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跳动着性情的脉搏,学习韩峰同志,常出去干干,常回家看看,情中有性,性中有情,有了情就不算玩弄,戴了套就不算强奸。党员和群众情同手足亲如兄弟,本是同根生,相奸何太急?
  学习韩峰同志,凡事把握好一个度。受贿别嫌少,三五万就好;女人别贪多,两三个够摸。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但总有那么一小撮领导干部,过犹不及,玩火自焚,败坏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们对群众疾苦漠不关心,对个人利益莫不关心。白天群众找他办事,心里一阵阴笑:哈哈,关我屌事!晚上他找群众办事,心里一阵淫笑:哈哈,关我屌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若关己,高高勃起。开会代三个表,开房带三个套。以为手里有了人民币,就能乱操人民逼,干群过多,导致干群关系紧张。更有某些干部丧尽天良,猥亵幼女,败类!禽兽不如!不要脸的狗东西!也不想想,幼女是你们这些厅处级干部玩的吗?
  构建和谐社会,就是要让每个人都有得玩:领导玩,群众也玩;领导玩多,群众玩少;领导玩完,群众让领导玩完——都让领导的鸟玩了,群众还玩个鸟啊。领导一脱裤,谁都挡不住;干部懂房术,母猪也非处!领导们操来操去,群众们吵来吵去。群众们苦啊,都是被逼的;领导们更苦,都是被逼逼的。
  做领导难,做受群众拥护爱戴的领导更难,做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身陷囹圄无怨无悔而受全国人民群众拥护爱戴的领导简直难上加难。学习韩峰同志,把牢底坐穿,不到秦城非好汉。清者自清,情者自情,法院判我十三年,我笑法院太十三。学习韩峰同志,把群众当情人,把群众放心上,群众伤我千百遍,我待群众如初恋。金奖银奖不如群众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
  我们的事业是伟大的,我们的道路是曲折的,我们要学习韩峰同志,为社会主义奋斗终生,勤干多干巧干,狠抓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大干快上,为领导的幸福奋不顾身,为群众的性福奋不顾肾,把工作干好,把人民干倒,让领导高兴,让群众高潮。
  祖国大地阳光照,愉快人生没烦恼。刷着微博哈哈笑,收完快递逛淘宝。摇起微信去约炮,打开扣扣来裸聊。喝完牛奶能撒尿,吃着药片补明胶。精神病院服务好,看守所里躲猫猫。动车技术真可靠,管赔管埋还管烧。下了暴雨能泡澡,得了甲流有疫苗。犯了命案找顶包,玩了幼女算是嫖。二奶小三随意挑,红旗不倒彩旗飘。富二代们有车飚,官二代们职位高。胡吃海喝有发票,狂赌滥嫖能报销。就算经济再糟糕,别怕我们多印钞。独步全球谁最屌,无限风光在天朝。困难请找温佳宝,撑腰咱有胡紧涛!

空中非人

  去美国要坐飞机。去马尔代夫要坐飞机。就连去刘妮宝贝的冰岛,也要坐飞机。
  飞机,一个令人怦然心动、此起彼伏的词汇,摇曳着所有土逼。它锐利、准确,划破长空,刺破耳膜。它颀长的机翼,空气动力;它裸露的涡轮,自由呼吸。它是光,它是电,它遇到气流上下颠。它在翱翔,月亮之上,它要降落,风干忧伤。飞机啊飞机,由南飞到北,从东飞向西。
  飞机场,梦想开始的地方。在这里,打工仔叫“商务精英”,暴发户叫“成功人士”,IT流氓叫“天使投资人”。他们穿着当季新款的咋啦,面容精致,步伐沉着,手握爱凤,决胜千里:“喂,Tony啊,那个Mckinsey的Appointment麻烦你帮我Cancel掉”“喂,Allen吗?你Check一下我们的Account,看看Micheal的两千万到账没有”,巨大的落地窗勾勒出一个个野心勃勃、奋发向上的身影。
  空姐们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地道的伦敦城乡结合部口音。空姐们非常漂亮,更要命的是,她们都穿黑丝袜。穿黑丝袜的空姐推着小车来到我面前:“先僧,请问您喝点什么?可乐、橙汁、咖啡还是大碗茶?”我斜向上45度瞟一眼空姐,展现出对这些选项的不屑,同时舌尖轻扫上腭,吐出一句"Just water, please."
  商务精英们一上飞机就脱皮鞋,并且先铺一张报纸再把臭脚放上,显示出良好的教养。衣着入时的男女靠在一起,用iPad最大音量看电影,无私地和半个机舱的乘客分享。飞机刚降落,舱内一片啪啪啪解安全带的声音,宛如菜场。
  几万里路云和月,我遇到用四川话问候乘客的骚包机长,遇到主动借手机给我打、买票给他一百块找我十张十块的治愈系巴士司机,遇到去西安花两万块买了和田塑料爱不释手的老头,天地悠悠,过客匆匆,除此之外再记不住一张脸。
  成都双流机场总是人满为患,洛阳北郊机场永远只开一个安检口。绵阳南郊机场洗手间里装着长虹彩电,重庆江北机场航站楼间夹着长途车站。锦州小岭子机场就像旧仓库,贵阳龙洞堡机场犹如新厂房。南宁吴圩机场有真龙烟,桂林两江机场有三花酒。郑州新郑机场属金,泉州晋江机场属木,西宁曹家堡机场属土,泸州蓝田机场命中带水,傍晚降落时只见日落长江,一片澄黄,如在金山之上。
  空客把我坐成空壳,不读书,不拍照,不睡眠,不欢笑,我不再土逼,我苦逼,浦东机场空旷寂寥,虹桥机场人比花凋。
  协和已被和谐,波音快不过音波。这一飞,几千里,我合上为自己安排好的严肃文学作品《南音》,眼角划过泪滴。
  电影《在云端》的故事如果印在《知音》上,不过是《性感浪女背叛好家庭图出轨,飞机痴男梦断一夜情独心碎》,这部八个奥斯卡奖提名的烂片,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乔治·克鲁尼长那么帅,不也就是个打工仔?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有一张机票却被飞机放飞机。问君被放啥飞机,恰似波音787。

词语洁癖症

  水果中意西瓜,洗头还用蜂花,香皂首选舒肤佳,手机依然诺基亚。词语若是不喜欢,我会打上叉叉,踹它回老家。
  
直 弯 攻 受 基 腐
  外事不决问谷歌,房事不决问百度。大约我的确真是老了,经常遇到不认识的专业术语,需要用百度查;大约我的确真是老了,无法理解年轻人的想法和爱好。
  来自乌克兰首都的妖风吹遍神州大地,荤段子已过季,腐笑话才提气,“掰弯”随处见,“小受”挂嘴边。越爱宣称自己支持同性恋的人,越是喜欢拿同性恋当笑点。
  “基腐”是对男权社会压抑的消解,是穷极无聊,是剂量渐大的精神鸦片,是网络依赖人群日益麻痹的神经末梢最后一点点新鲜的刺激。
  
萝莉 御姐 人妻 熟女 大叔 正太 幼齿
  我们把经历了几十年经济衰退的日本流行文化照单全收,天天宅在家里、学校里,看漫画、看卡通、看连续剧、看AV,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头脑简单四肢麻痹,丝毫不见年轻人的健美和朝气。
  唉,没有日本人的命,却得了日本人的病。
  
菊花
  “什么菊花不菊花的,你中学老师没教过你那叫肛门吗?”
  偶像万峰老师的话,一句顶一万句。
  

  时过境迁,“文”早已不是“作文以记之”“文起八代之衰”的“文”,是“穿越文”“耽美文”的“文”,它闲散、亲民、低门槛,谁都可以写“文”,语句通顺一点的,那简直要称为“好文”。
  “文”是商品,待价而沽,出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容易:把博客文章集合起来,出书!把读者来信集合起来,出书!把旅游照片集合起来,出书!把微博段子集合起来,出书!把演讲字幕集合起来,出书!他妈的你们老说人家郭敬明老师是商人,你们能好到哪儿去?
  卖字是生意,谁都别牛逼。
  
春哥 曾哥
  世人云:“曾哥春哥二人,得一可安天下。”作为一个可爱多,我深深理解玉米们的感受。时代选择了我们,我们要坚强。
  春春的歌我听过几首,《下个,路口,见》《对不起,只是忽然很想你》都不错,歌名能少用点逗号就更好了,最喜欢的是《蜀绣》,郭敬明老师作的词很棒,很纳兰性德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们可爱多和玉米不要因为别人叫自己偶像“曾哥”或“春哥”就生气,“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信曾哥,不挂科”,这都是些玩网游、考试不及格的穷逼苦逼青年,卢瑟何苦为难卢瑟?来,可爱多、真汉子!来,脑残粉、矮丑穷!一起手拉手、心贴心,才能共创明天美好的生活啊!
  
芙蓉姐姐 凤姐
  “长得难看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不对了。”问题是,“出来吓人”有利可图,为什么不吓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啥样”,有毛病的不是芙蓉姐姐和凤姐,是我们。我们的偏见像肥沃的黑土,随便撒两把疯癫逆世的“吓人”种子,名啊、利啊就像雨后的春笋、中国的哈维尔一样,突突往外冒。
  芙蓉姐姐、凤姐这样的人,不是精神病,就是人精。芙蓉姐姐瘦身,凤姐出国,为了出名而失去的,她们会一点点扳回来。
  在人人平等、相互尊重的观念深入人心前,还会有下一个“芙蓉姐姐”,下下一个“凤姐”。围观“芙蓉姐姐”、“凤姐”,就是围观自己的狭隘、偏激和丑陋。
  
剩女 蚁族 凤凰男
  这些词是中国男权至上、集体拜金、城乡分裂的最好注脚。
  
杯具 洗具
  搞笑的关键在于出乎意料,抖包袱要不动声色。最好笑的笑话要用最正常的词语讲,如果想搞笑,最好的词语不是“杯具”而是“悲剧”。
  
草泥马 郭嘉 欺实马
  除自己博客外,我不在其它任何地方写东西,不用任何“通假词”。被过滤被审核被删帖,毋宁死。我没有天涯写手、豆瓣红人、新浪傻V们的二皮脸精神,天天被删,天天被骟,仍旧一副永不阳痿的表情,一写再写,一泻再泻。
  
沙发 板凳 地板 观光团 顶
  不卖家具,不搞房地产,不做动物园的猴子,不做去动物园看猴子的猴子。
  
神马 有木有 我勒个去 尼玛 乃们 内牛 闹哪样 屌丝 伤不起
  感谢CCTV,感谢马景涛,感谢黄晓明,感谢魔兽世界,感谢一夜情门户豆瓣网,感谢网络评论员之家天涯社区,感谢人人网、新浪微博、猫扑论坛、百度贴吧,感谢拼音输入法,感谢党。
  
给力 Hold住 真心
  “这家餐馆很好吃”“电影很精彩”“汇报很成功”“衣服很新潮”,其中“好吃”“精彩”“成功”“新潮”都可以换成“给力”。
  “待会上台千万别紧张”“分手了,要开心一点别难过”“淘宝商城打折千万要理智,别上老奸贼马云的当”,其中“别紧张”“开心一点别难过”“理智,别上老奸贼马云的当”都可以换成“Hold住”。
  “非常喜欢”“强烈推荐”“十分好看”“相当贵”,其中“非常”“强烈”“十分”“相当”都可以换成“真心”。
  网络热词最大的特点,无论人民日报还是地铁广告,无论说什么,三句话内一定能用得上,简单轻巧,不需思考,天天念叨,催蠢特效。
  
愿景 企划 渊薮
  别扭,无论书面还是口语都不好用。
  
纠结 兜兜转转 华丽丽 心心念念 残念
  我对“小女生词汇”皮肤过敏,看见就起鸡皮疙瘩:“LV他们家新出了一款华丽丽的包包,我心心念念纠结了好久,舍不得买,残念。”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有一天,我的一个腿毛很长的男同学在QQ空间里写道:“今晚加班看不了球赛了,纠结啊,兜兜转转,发现还是喜欢巴萨多过皇马。”我靠!你纠个屁结啊,你黄道婆纺线呢,还是蚕宝宝吐茧,你盘丝大仙啊你纠结?你兜个屁兜转个屁转啊,你开拉力赛过发卡弯呢,还是体操男团锦标赛转鞍马,你李宁啊你兜兜转转?
  
烧饼 雷 脑残 SB
  简单粗暴,人生之大境界。有话说话,有屁放屁。骂人好好骂,不弯弯绕(介于傻A和傻C之间、喝三鹿长大的),不搞人文关怀(兰州烧饼、氧化钙),不用奇技淫巧(雷、脑残),不弄赋比兴(猪头、脑子进水),不假借(艹、草泥马),不打马赛克(SB/TMD),就是对被骂者最大的尊重。
  骂人一动词“操”一名词“逼”足矣,道生一,一生操逼,操逼生万物。“你傻逼”“操你妈”,字不得减,乃知其密,见水还是水,骂谁还是谁,古稚简,厚朴拙,朝骂人,夕可死矣。
  
Niubility Zhuangbility Shability Geiliable Ungeiliable 恋爱ING
  你会英语单词,你会形容词变名词,你会动词变形容词,你会汉语现在进行时,也不能掩盖你是傻逼的事实。
  
控 吐槽 有爱 不能 的说 以上 の
有 没关西 酱紫 酿紫 赞
各么 呀 伐啦 一刚

  讨厌“吐槽不能”“可爱的说”。讨厌发帖子在末尾加个“以上”。看到别人写字用“の”代替“的”就想冲上去抓住他的肩膀摇晃:“的”字真有那么难写吗?有那么难写吗!
  讨厌台湾人在动词前面加“有”:“我有去过香港。”“我有给他简讯。”酱紫很没必要耶。你喜欢酱讲?没有关西,网路上的东西表当真,我只是在部落格里把我的想法PO出来而已啦,就像“简讯”,在我们乡下,叫“短信”,像我们酱讲也OK,像你们酿讲也OK啦。
  一种语言的词汇、语法、逻辑,只有放在这种语言里才最妥帖舒适。
  需要指出的是,“掺杂”和“口音”不一样。“今天竟然这么(了嗯)!”这是上海口音的普通话;“今天这么冷一刚。”这是掺杂了上海话的普通话。当然,许多时候“口音”里会带有许多方言习惯,我能接受,别太过分就行,不然,我真系顶唔顺啊。
  经常是这样,电梯门打开,两个上海小姑娘走进来,展开对话:
  “我跟他说了呀,客户没收到邮件呀。”
  “各么,你跟他说再发一次呀。”
  “说了呀,他不肯发呀。”
  “各么,跟他好好讲讲呀,这样总归不行的呀。”
  “他不肯呀!”
  “各么,你自己把单据拿过来自己发呀。”
  “我不知道是哪批呀!搞勿清嗓呀!”
  “各么,随便发发么好啦!”
  ……
  噢,册那!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各么,瓦达西已经吐槽不能了呀,求求你们不要再在普通话里夹日语、台湾腔、上海话了呀,你们造吗,酱很烦的呀,好伐啦?好哇啦?好疤瘌?
  
装逼
  摒弃“装逼”的理由罄竹难书。
  首先,“装逼”是天赋人权,别人装、怎么装、装到几成熟,那是人家的事,你管不着,也不必管。人在装,天在看,出来装,迟早要还的,就让恺撒的归恺撒,如花的归如花。
  其次,装逼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一装逼成千古风流人物,这样的例子我们见得还少吗?
  再次,“装逼”是个相对概念,你可以把任何看不顺眼的人和事称为“装逼”,太好扣的帽子不是好帽子。人家看安妮宝贝装逼,你看卡夫卡、莎士比亚就不装逼?人家听陈绮贞装逼,你听摇滚、古典就不装逼?人家小清新装逼,你女流氓、文艺男中年就不装逼?杀敌八百自伤一千啊,同志们。
  还有,“装逼”不易分辨,万一人家真牛逼,一秒钟变格格巫拍死你,那就尴尬了。
  另外,从技术上说,对付“装逼”最好的办法是不理不睬,把他们“求关注”的小心脏穿根竹竿晾成腊肉,羞着,臊着。
  最后,据我观察,内心越脆弱的人,越容易觉得别人“装逼”。你强大,你骄傲,你谁都不屌,任尔装逼亮骚,任尔得瑟蹦跳。
  
傻逼都是自证的
  “XX都是自证的”这种自扇耳光、自砸脚丫的句式,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用谁爆胎。
  和菜头老师说:“一切傻逼都是自证的。”
  方舟子老师说:“流氓都是自证的。”
  杀敌八百自伤一千啊,老师们。
  
秀下限 鉴定完毕
  尽量少用带有“优越感”的词句:
  
  “秀下限”(傻逼!懒得搭理你。)
  “民智渐开”(唉,老百姓真他妈傻逼。)
  “鉴定完毕”(棺材板我帮你钉好了,不用谢。)
  “认真你就输了。”(学学我,超然物外,多洒脱。)
  “我决定对你取消关注/再也不看你博客。”(后悔了吧?快求我!快求我!!)
  “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你说话的权利是我给的,我居然还让你发表反对意见,哇,我好牛逼!)
  “永远不要和傻逼争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一个档次上,用经验战胜你。”(我的档次是俏江南,你的档次是路边摊。)
  
  显摆“秀下限”“鉴定完毕”“永远不要和傻逼争论……”这种蠢话,跟显摆“世上又美又纯的女孩,如果我不算,那就真没有了”有什么区别呢?
  喜欢说“鉴定完毕”的人都是傻逼,鉴定完毕。说别人说“鉴定完毕”是傻逼的人都是傻逼,鉴定完毕。
  
猪毛 腊肉 太祖
  没有谁,比毛泽东更能代表中国。
  他是救星,他是魔头;他流芳千古,他遗臭万年;他被奉若神明,他遭众人唾骂——人们爱他,人们恨他,人们就是忘不了他。他征服了中国,他践踏了中国,他成为了中国。
  有人天天念叨“纯真美好”的毛主席时代,有人想把“腊肉”从水晶棺里拖出来五马分尸,有人每逢12月26日必上山烧香求官求财,有人听见“毛泽东”几个字就恶心……
  这个国家分裂、断层,自相矛盾,复杂无比。如果有谁告诉你“在这里读懂中国”,那他是在骗你。读懂中国,需要许许多多个势不两立的“这里”。倒毛的呼声越高,我对毛越感兴趣。我想从不同派别、不同立场、不同国籍的人们那里了解这个国家的过去,我需要比“七分功三分过”或“三分功七分过”更多的东西——三七开,你当历史是张学友的发型咩。
  读《毛泽东选集》时,我想起韩寒。韩寒跟鲁迅是两路人,韩寒像毛泽东(确切地说,是刨掉暴君成分后的毛泽东):他们老练、鸡贼,对中国的现实有踏踏实实的了解;他们四两拨千斤,善用最通俗的话语把自己推销给最广大的受众;他们臭屁自恋、目空一切、意志顽强,身上散发着理想主义光芒和浪漫主义情怀,令粉丝们如痴如狂;他们跑得快,能吃苦,马子多,会做群众工作;他们读二十四史,自己是知识分子,却最瞧不起知识分子,尽管吹捧他们最多的是知识分子。
  照理说,我们80年后出生的一代应该对毛的评价更客观、更深入(毕竟我们不属于毛时代),但事实好像并不如此,许多同龄人像7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用“猪毛”“太祖”“耄”表达着对毛的讥讽和不屑,肆意地谩骂攻击保守派、左派,并以此聪明自得和沾沾自喜,浑然不知嘴中所咒骂的独裁者,此刻已经悄然附身。
  专断、残暴、麻木、无情、好胜、记仇、狡诈、阴暗、自大、势利……越深入地了解毛的缺点,就越发觉得,毛像每一个中国人。“把腊肉分尸”的毛式暴戾能风行网络,正因为人们的体内还住着一个个小毛泽东。许多人言必“自由”、“宽容”,做派却十足的党同伐异,他们不“交流”,他们是来“说服”、“征服”的,最好所有人都变成他们那样,天下就大同了,真有意思。
  在“中国”这头大象面前,盲人们应该畅所欲言,握手并肩。这个国家太惨了,整风、大跃进、反右、文革,饿殍遍野,人伦崩坏,黑白颠倒,我们能不能不要再来一次了?除了把所有的罪恶清算,我们能否往前多走一步,让美好的时代更早一点点到来?我坚信有一种感情,比仇恨更宽广。
  
土共 影帝
  谁都不能超脱实实在在的阶级和物质对自己世界观的塑造,你喜欢朱镕基,因为下岗的不是你。我们含沙射影骂“土共”,我们嘲笑“影帝”,我们苦啊,官官相卫民不聊生,遇到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政客,我们就受不了了,“明君”一出,满大街的感恩戴德痛哭流涕,仆在地上高呼“朱总理,人民的好总理”“朱总理的照片,是中国人的就顶起”,读了十几年书就这点出息,满嘴巴民主自由,满脑袋君君臣臣。
  
天朝 屁民
  景德镇有一家人,爷爷是抢劫犯,孙子长大后不学好,成了杀人犯,仗着自己有枪横行乡里,杀人越货,逍遥法外。一天,街上的包子铺打出横幅:“抢劫的不得好死!”孙子见状,把卖包子的抓到自家地窖关了起来。几天后,卖包子的被放回来,乡邻们沸腾了,见面必称其为“英雄”,并且纷纷去买他家的包子以示支持。而卖包子的每每与人谈起理想、自由,掷地有声、慷慨激昂。卖包子的断不敢跑去大喝:“杀人的不得好死!”他也知道,曾有真的猛士这么做,皆被孙子当街爆头毙命,他们的血色淡漠、坟冢平塌,无人记起。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孙子仍然杀人,包子铺的生意一天好过一天。
  (观潇湘晨报《天朝垮台之前,利益集团已丢尽了它的脸》有感)
  
网友
  网友表示,网友同意,网友支持,网友热议,网友永远百分之九十五点七。
  
独立思考
  “独立思考”是个畸形的词汇,就像“女性孕妇”一样——思考本就应该独立,正如孕妇本来就是女的,没必要把这个属性单独拿出来强调。
  现如今,“独立思考”畅销不衰、泛滥成灾,牛皮癣般长满网络和报刊,仿如电线杆子上随处可见的小广告“祖传老中医,包治各类性病”,你们真以为听一帮“老中医”念一百遍“独立思考”的经,就能治好你脑子里的梅毒淋病?
  其实吧,思考是祖传性病,包治各类老中医。
  
自洽 颟顸 吊诡
  “逻辑是自洽的”“颟顸无能”“历史的吊诡”之类,浏览器里看得太多,想吐。
  
常识
  “回归常识”“不遗余力地传播常识”,“常识”是知识分子们挂在嘴上滔滔不绝务虚的利器。“常识”是奢侈品,不属于中国底层老百姓,他们讨不到工钱爬塔吊,伸不了冤屈跳大桥。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正坐在空调房间里高谈阔论“常识”呢,常识,常你妈逼识。
  
公共知识分子
  极权政府养活两种人:赞美政府的和咒骂政府的。一堆老鼠屎搞坏一锅汤,“公共知识分子”?别玷污这个词了,你们有绿卡,美国凉快去吧。
  
智识
  读李海鹏老师的《佛祖在一号线》,文笔漂亮,姿势牛逼,唯独这“智识”、“智识”的小兔子在书页里蹦蹦跳跳,梗得我胸闷。李老师科班出身,用词精准,这“智识”既不是“知识”,也不等同于“智慧和知识”,而是转化为智慧的知识,是一种认识和判断事物的能力,简单地说吧,像李海鹏老师这样的,就叫有“智识”了。
  可我还是喜欢“知识”。“知识”是个新词,由日文汉字形词而来,“知识”笨笨的,“知识改变命运”,一听就很挫,只配吊死在卫生间里。“智识”多有质感,渊博、正统、大气,李老师们都爱用。那些只有“知识”的可怜的年轻人,他们不懂“常识”不会“独立思考”,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万物之灵长”,不会在“梨树开花的时节”去丽江“搬一把躺椅,沏一壶茶,拿一本以前来不及读的书”,享受“梨花飘落的瞬间”,他们只会考研考公务员,矛盾、彷徨、无助。还有更多的年轻人,枯站在流水线前生产着以后将被放在“梨树下”的iPhone手机,每天十二小时,日复一日。他们大抵是要被牛逼而有“智识”的李海鹏、慕容那啥村们瞧不起的,可我分明觉得,他们才是我们,亲切而有血有肉,在黑夜来临之时,发出一声声微薄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