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初一,全家大团聚,吃饭坐满两桌子。二舅全家来我们家住。晚上十一点,二舅带领我和表弟表妹出去吃炒粉喝啤酒,漓泉果然比青岛好喝。听二舅讲他在越南的二十年生活,九年走私,十一年牢狱,有空我一定要写一写二舅的传奇生涯,《阿飞正传》。夜睡沙发。
  初二,热得可以只穿短袖。夜睡床。
  初三,来了一屋子人,吃饭到晚上十点。
  初四,遭比我小两个月在读研究生的亲爱的爱琴敲诈,送出人生第一份压岁钱。和阿磊一干人等半夜十二点去大排档吃牛腩煮粉,归其家,和阿撇还有盖在身上的棉被、外套、毛衣、牛仔裤、衬衣等取暖用品一起,夜睡阿磊的床。
  初五,贵港走一圈,步行街、码头、老街、广场。整个东湖被傻逼的领导给毁了,拉来华南理工建筑设计院编了个控规,把同济编的总规搞掉,赚大钱去了。回了趟贵高。路过地洞口,火车站已经被高高的带刺栅栏围住,无法再从旁边爬到铁轨上。贵高经过一个百年校庆面目全非,屎黄的假石头堆在校门口,中心花园边修了一条长长的难看的宣传墙,处处皆是水泥路面,物非人非,虚假、媚俗、矫情,唉。幸好还能找到不变的景和情,那些单杠我在上面做了有几千个引体向上吧,那白白的“白宫”又被刷过一遍了吗,那家属楼间的羽毛球场还总是被人晒被子呢,那尘土飞扬的煤渣跑道却终究还是被换成了塑胶的。走到主楼看08年高考光荣榜,一个清华、北大、复旦、浙大、南大、中科大都没有,学弟学妹你们也太菜了吧?学校大概也觉得心虚,旁边放了块历年考上清华北大的同学的展板,看着展板里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心里掠过一丝难受,成王败寇我倒不在乎,唯一问心有愧的是如果我选择出现在他们中间,妈妈就不用回答诸如“同济是什么学校”“同济在哪里”这类的问题了。
  初六,约了嘉嘉和丹艳在KFC见面。两个人从高三到现在,七年的感情坚持下来,真不容易,也真让人高兴。聊天间隙,看着他俩恩爱的样子,心里跟自己说:振作起来,不能对感情失去信心!
  初七,拿过年拍的全家福去冲印,忘了跟店里的人说不用帮我调照片的颜色,结果冲印出来的照片全部偏白,没办法,别人都喜欢照片里的人皮肤白白的脸白白的,可是这样的照片怎么会好看呢,一点血色都没有,假。
  初八,一个人在家,自己做饭吃。
  初九,两个人在家,做两个人的饭。再次去冲印照片,叮嘱不要调颜色,伙计奇怪我居然提这种要求,一再说“不调不好看啊”,我只得回答:“我就要不好看的。”
  初十,二舅全家再次驾到,夜睡沙发。
  十一,立春,阳光灿烂,风暖暖的。晚上两家一起去看炮龙。夜睡沙发。
  十五,看央视元宵晚会,朱军学小沈阳说话可把我恶心坏了。
  二十,情人节,在鸡肉鱼肉狗肉羊肉的包夹下,我差点把它给忘了。这天看到的翁美玲和听到的梁静茹让我十分想说两句话。其一,衷心祝愿天下的蓉儿都能找到自己傻乎乎的靖哥哥。其二,“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这句话说得真好!
  第二个本命年就这么过去了,还算平安,虽然我还能听到已经拆掉的石膏、已经偷掉的钱包在某两个不知名的角落朝我嚷嚷:“谁叫你丫不买红裤衩!”成,十二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下次爷买它十打红裤衩,从头穿到脚,走街上让见了我的人都激动地尖叫:“呀!快看啊,福娃欢欢!”



  1. rainbow:

    流水账都写得这么有意思
    其实就算买了红裤衩
    有些事还是想躲都躲不掉的

    裤衩可以辟邪,你看CCTV就搞了一个超大号的。

  2. decca:

    每次去冲印店第一句话,不要动任何色彩,第二句话经常是帮我重冲,废片价格不算,谁让你帮我调过了。伙计们真的对他们自己的品味很执着,难道不怕老板拍他们屁股吗,浪费这么多KODAK ROYAL PAPER

    液晶显示器的缺点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就算adobe gamma调过,还是有差别。不过就算是有差别,直冲出来也比伙计们调过颜色的好多了。

  3. 叶子:

    应该叫超人吧。

    哈哈,超人只是把内裤穿在外面,没有欢欢牛。

  4. Remedios:

    贵高今年不错啊,有8个上了清华北大线呢,我们去年就不怎么样了,俺们班的种子选手都没考好……

  5. Aaron:

    楼上LS,我是不是一直要在你后面留言。。。



给我留言

0+6=?

邮箱仅博主可见且不会被公开

含非个人网址的留言会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