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月到九月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到了九月。一些记忆开始模糊,我要写下来。
  五月,英子江南行来到上海,背个很大很重的旅行包,已经好几年不见,还是高中时的感觉,那么上进那么认真。我请了顿失败的晚饭,菜都很难吃,骨头汤放了不知多少味精。正统的英子在餐桌上给了我很多人生的建议,哈哈,可爱的老样子。我给英子在上海的游玩推荐了线路,第二天下午收到她的短信“我太喜欢山阴路了”,哈哈。遗憾的是没能抽出时间,真要对英子说声不好意思了,下次来我带你钻上海的小弄堂。英子说我没变,我狡辩说内心成熟多啦。后来英子给我传了她走之前我们在图书馆拍的照片,天啊果然我还是像高中那么木,没救了。
  六月,想不起任何事情。
  七月,阿磊来上海玩,想想我们11年朋友,他可真算除了我妈之外最了解我的人了。上次他来玩是2005年的十一黄金周,我当了个彻底失败的招待者:他来的当晚我们吃的是学校边上现在早已倒闭的超难吃的盖浇饭,午饭吃方便面,愚蠢地在10月1日晚夹在人堆中逛了南京路和什么都看不见的外滩,受公交临时改线影响从城隍庙走到外滩再走到复兴东路。这次我不能允许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了。我们在赤峰路站碰头,阿磊虽然沧桑了许多,但潇洒倜傥如旧。在饭馆里他问服务员有没有漓泉啤酒,还告诉我退而求其次是百威,果然来上海4年我终于喝到了好喝的啤酒。第二天,叫上了居住于徐家汇天主教堂附近的纯洁的阿武,我们三人一起去复旦正大体育馆看WCG中国总决赛。下午一点半进场后我们郁闷地发现先进行的是魔兽比赛,星际比赛六点半才开始,于是看了两场Sky被虐的比赛后决定去K歌反正今天的比赛不是决赛。后来我们才知道星际比赛当天就决出了冠军,可怜我们手头上有全部三天的票只看到了两场魔兽比赛,很遗憾,阿磊放弃了去天津、杭州来上海看WCG结果啥都没看着。在五角场的包房里,当阿磊把阿信的歌K了一遍后,我和阿武震惊地发现《死了都要爱》不是阿信最高音的歌,更惊讶地发现阿磊暴力地把高音都唱上去了。唱完歌吃了顿KFC后,我们跑去玩了好久的汤姆熊,虽然被恶心的机器吃了很多币,但还是好开心。再后来回到学校,去网吧打星际,旁若无人地叫喊。第三天,送走他们后我因为昨天吃的KFC鸡腿有问题在床上躺倒了三天,是这几个月最难熬的日子。本想好好出去玩玩却病倒,无法弥补上次十一的遗憾了。
  七月,阿磊在上海的两天晚上,我们坐在窗前,聊这些年的日子,从凌晨一点到六点,天亮起来,阳光照进房间,我们各自爬上床睡觉。
  八月,奥运会开幕式,在大学生活动中心和上千人一起露天观看,相当有氛围,好看的前10分钟和后10分钟,大家疯狂口哨欢呼鼓掌。
  八月,还有打工生活和河南生活,八月真是好日子。
  九月,大一的小朋友在寝室楼旁的球场上军训,每天清早六点多被喊醒,食堂多了许多朝气蓬勃的脸。与看到新生顿觉廉颇老矣的大五同志们不一样,看着这帮小姑娘小伙子我心理完全没有劣势,一帮小屁孩有啥好羡慕的。
  九月,终于跑到环龙把佳能350D买了回来。寂寞时我可以表达自己了。
  九月,在张老板的带领下,第一次去按摩,和陌生的技师可以无话不说,
  九月,还有我的生日。感谢各位祝我生日快乐的大小盆友,特别感谢小张同学、小志同学、丽丽同学、爱琴表妹和风骚的阿磊。其实我希望你们都不记得我的生日,这样这个日子就只属于我了。



  1. 清风笑:

    下次建议这样子说“居住于纯洁的徐家汇天主教堂附近的阿武”
    以免以后你发现我不纯洁的样子时太过惊讶
    ^皿^

    哈哈。



给我留言

6+5=?

邮箱仅博主可见且不会被公开

包含商业链接的留言会被删除